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有时候爱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是,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而是爱上了你浑浊不堪的内心。”

突然觉得这样的爱情写起来也不错,马住这句话留底

我无法抑制自己不去爱你。      ——早有预谋

有人说过最绝望的爱情是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候,遇见了想要保护一生的人,比这悲哀的是还来不及成长到能够保护爱人一生的时候,爱人就走了。         ——尘埃

听着一首歌,突然好想把早有预谋完结,好想把尘埃写出来,写作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你知道,宋声声吗?”

“你们说永远守护我?”
“是啊!”
“因为我比较帅,所以还是让我来守护你们好了。”
“桀骜、放纵、理所拥有火一般生命的宋声声,他充满斗志他从未放弃。”
“嘿,我这么骄傲,怎么可能向命运这种狗屁玩意低头呢,我永远不会向命运低头!”

我生于长空,长于烈阳
我翱翔于风,从未离去
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我怎么可能向命运低头。”

在四声的故事里完全把主角的光芒盖住了,无论看几次都忍不住泪崩。

上了俩天班,今天第三天,辞职不干了!mmp 一开始说好的是收银员,结果做了几天仓库也扔给我了,单纯仓管也不累,但是又扔给我一堆杂活,包括体力活。

台账收钱充卡整理仓库,进货点货,出库填单子全他妈归我管,我有句mmp一定要讲,做仓管第一天就想辞职了。我妈非要我继续干,说能学管理,爸妈轮流上来说服我,也就忍了。

今天第三天,我不干了!谁拦我都不听,经理主管还说叫我继续做几天,做白工吗?我看起来像傻子吗???充卡的工资上俩天班的工资十有八九都不会给我,叫我继续做几天等招到人

科科

诈尸了诈尸了,别问车去哪了,换微博了,那个微博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换了个微博,老微博清空了
指路新微博:不羡长歌
老账号等明年改过id〔穷,买不起会员〕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2.

032.

  解决完跟踪者之后,金木研掩盖掉自己攻击的痕迹,匆匆带着压切长谷部他们离开了这里,前往安全地域。

  他回来的事情还不能让现世里的人类或喰种知道。

  门被推开惊起了一片灰尘,金木研用手捂着鼻子,待灰尘重新落回地面才松开手。

  “就是这里了。”金木研望着门内的场景无悲无喜。

  客厅里房间里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里面的所有摆设都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餐桌上摆放着残留的外卖盒子,沙发上的抱枕被随意扔在地面,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访了。

  “阿鲁吉,我来打扫。”压切长谷部望着脏兮兮的室内,眉头一皱,在金木研开口前先发...

〔审all 〕出轨010.


010.
  第二天,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想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迟钝的和泉守兼定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三日月他们利用了。自从早上起来后,脸色就一直难看,找到机会几次想要亲近审神者,却又被审神者冷淡的目光逼退。
  
  他沮丧的坐在最偏僻的角落,内心满是委屈不平,又不敢放肆,只能时不时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几眼审神者,以期得到审神者的怜惜。

  可惜他瞪酸了眼睛,也没有换来审神者的一个回眸。

  “兼先生……”堀川国广跪坐在榻榻米上,担忧的看着落寞的和泉守兼定,想要安慰又不知怎么安慰,就差抓耳挠腮了。

  就这样,一个暗自神伤,一个安静陪伴,窝在偏僻的角落里,相对无言的呆了三个小时。

  和泉...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1.

031.

  这顿饭吃得不太愉快,待月山习吃饱喝足后,佣人们手脚干净的收拾好了餐桌,顺便端来了俩杯咖啡,五杯茶水。

  人类们有的餐后甜点,喰种也有。只是月山习怕惹怒金木研,就没让厨房准备。

  喝了咖啡,勉强压下了反胃想吐的感觉,金木研开门见山的问起现世现今的势力分布和重大事件。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月山习自然事无巨细,一一跟金木研说了。

  金木研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声提出疑问。月山习一一解答。

  从月山习那里大致了解了现世的状况,金木研提出辞行,月山习劝阻了几次无效,最终金木研领着压切长谷部,药研藤四郎他们离开了...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0.

030.

  “这是哪?”金木研皱眉,这四周的环境他完全不认识,狐疑地看了又看月山习。

  月山习迎着他怀疑的眼神,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家。”

  “……!”

  “外面不安全,只要金木你一出现在人群里就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你别无去处,而我家足够安全。”月山习厚着脸皮道。

  只能这样了,金木研点点头同意了。

  月山习抬眼一看,果然同意了,忍不住露出了得逞的笑容,稍纵即逝。

  “阿鲁吉。”一直沉默着的压切长谷部终于忍不住了,望着月山习的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自从来到现世后,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审all〕出轨09.

09.

  “分手吧。”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邱余的表情变了再变,先是错愕,不了相信,最后慢慢变成了愤怒,盯着三日月宗近的眼神里满是戾气,语气却意外的风平浪静。

  在一夕之间脱下了平日里全部的伪装,露出了内里的狰狞。

  三日月宗近叹息一声,换了个说法:“让我们退回君臣的位置吧,主殿。”

  死一般的寂静。

  邱余猛地一下掀翻了茶几,面目狰狞地看着如月般皎洁的新月,钳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给我再说一遍!”

  三日月宗近沉默又冷淡地注视着处于暴怒中的审神者,像是在看不懂事耍赖皮的小孩一样。

  这样的反映令邱余心里一沉,立马改变了对策,挪了几...

1 / 1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