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更上瘾[装死中,可能诈尸]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
有事可私戳,欢迎勾搭
适当的催更有助于治疗拖延症患者

主写主攻长篇,偶尔乙女短篇
杂食,乙女腐向,all婶(审),审all都吃
刀×刀看合不合胃口
爬墙刀剑乱舞中,全职高手暂时被扔在脑后,想写甜甜的伞修

一个正剧写手,想写段子,写不来QAQ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
  “宿主0826号,你的积分已到达上限,请确定是否回归现世。”
  冰冷的电子音不厌其烦地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重复响起,一副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青年置若罔闻地继续着手上的打油处理,为人偶的关节处进行润滑保养,这是他刚从上一个任务世界里拿回来的艺术品,为此他花了一个星期才制成的人偶,现在又恰好是在他最为喜爱的阶段中。

  “宿主0826!”脑海中的电子音不复之前的冰冷,如同火山喷发前的宁静,“我命令你立即返回现世!”
  “哦,你好吵。”

  青年满不在乎地开口,视主神的威胁于无物,手上细致地为人偶擦拭湿透的头发,他和主神的对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他开始对人偶进行日常保养的时候,主神就在喋喋不休地温柔劝戒,到现在的怒火中烧。
  主神的脾气真是一次比一次大,他也并不在乎,打横将人偶公主抱起,动作温柔地放进水晶棺材中,他如同对待恋人般轻声道了句晚安,然后缓缓合上半透明的棺材板,手一挥放进储物空间中。

  “说吧。”勉强抽出时间的他,态度显得尤其不厌其烦。
  “只要你愿意离开主神空间,你可以提任何要求。”主神自信满满地开口道,他相信没有人会拒绝。
  “任何要求?”青年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趣。
  “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主神见青年还是不乐意,下了一记猛药。

  青年走到主神所在的桌子上,不顾主神的奋力反抗,拿起主神本体鸡蛋在手中把玩,时不时捏一捏、挤一挤,“不知道会不会爆掉。”
  “主神我怎么可能会被捏爆!”被质疑,被随意玩弄的主神不满地一蹦几米高,逃出了青年的手掌心。

  “那就是可以捏爆你了。”
  “不!不可以……这样会破坏主神空间的稳定。”主神仓惶地悬空飘着,在看到青年饱含威胁的眼神后,气势又瞬间消失了,怯怯地解释道。
  这个宿主捏得主神好疼啊QAQ

  “哦,我不走了。”青年索然无味地看着主神本体,不能被捏爆的鸡蛋,存在的意义等于无。

  “你可以带你在主神空间获得的所有道具返回现世。”
  回应它的是青年的冷漠脸。
  “你可以选择想去的世界,况且主神空间你已经玩遍了。”鸡蛋主神一个激灵慌忙改口道,事到如今,只要能送走这个大魔王,其他的都不是事儿。当初他挑选宿主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注意到这是个危险人物,现在流的泪是当初脑子进的水。

  主神空间他确实已经厌倦了,青年当机立断,打算走至少狠狠敲诈一笔,“我要带走之前就选中了的那几个道具。”
  “好的~”主神荡漾着波浪线,激动地转了个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送走了青年。

  一阵熟悉的眩晕之后,青年镇定自若地睁开眼,扫视了一番四周的情况,确定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生物后,百无聊赖地正打算拿出光脑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

  就在这时,一只黑红俩色的狐狸蹲坐在不远处的地上,一本正经地讲着早已设定好的台词,“初次见面,您好,审神者大人,吾是检非违使的狐之助,那么请由狐之助来带领您做新人培训。”
  青年垂眸看向地上的狐之助,这是一只肥嘟嘟的狐狸,正在故作高深地忽悠着在它看来无害单蠢的人类。

  “……”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狐之助摇摇尾巴,开口道:“审神者大人,你听见了吗?”
  “你叫我?我可不是什么审神者大人,小狐狸。”青年露出笑容,不动声色地收敛起周身的杀气,露出一副无害的模样迎合着狐之助的猜想。

  “没错,您就是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点点头继续维持一本正经的模样。
  “审神者?检非违使?”

  “审神者是审判神明,聆听神音的人。检非违使是守卫历史,驱逐一切可能影响历史发展轨迹的正义人士。”说起检非违使的责任,狐之助一脸骄傲。
  “听起来不错呢。”可惜他手上可是有不少所谓神明的亡灵,青年笑着蹲下身,伸出手技巧高深地顺着狐之助的毛。
  青年一边摸着狐之助的毛,听着狐之助口中的动人蓝图,配合地露出了被忽悠得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

  同时在窃取着狐之助的所有记忆,基本了解到关于审神者、溯行军、时之政府、检非违使之间的消息后,青年松开狐之助的脑袋,三方比较了一番,愉快地决定选择检非违使阵营。
  这样才符合他混沌黑暗阵营的身份,不过检非违使还是太丑了,嫌弃。

  “那么麻烦狐之助就带我去本丸了。”
  “交给狐之助,审神者大人请跟我来。”
  对于审神者从哪里知道本丸这一词没有半点疑惑的狐之助点点脑袋,离开审神者的怀抱,带头前往本丸。

  果然是量产式神,智商水平只限于忽悠一些正处于中二期的叛逆少年、少女们。
  检非违使的本丸,于他在狐之助记忆中看到的时之政府本丸完全不一样。

  不同于时之政府日式庭院的风格,这里四处弥漫着如蛆附骨的魔气,为守到猎物而不得不蛰伏,一座黑暗哥特式的建筑静静地坐落在四处环绕着几欲现形的魔气中,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黑蔷薇中夹杂着黑玫瑰的大片花田。

  真是酝酿邪恶的好地方,审神者看着这一切满意地微微点点头。
  在狐之助的角度看来,这位无害的审神者并没有发现围绕着的暗堕气息,毕竟从这个审神者身上不强不弱的灵力波动来看,不过是检非违使总部为了权宜之计,而临时拉来牺牲的炮灰而已。

  “审神者大人,这里就是您的本丸了,请选择一把刀剑男士作为您的初始刀。”狐之助轻松地爬上了每座城堡内都会放置五把作为初始刀剑的刀架上。

  审神者没有伸手去摸,虽然从狐之助的记忆中,知道了所有刀剑的基本资料,这和亲眼看见是俩码事,根据观察发现这五振刀剑不过是凡铁俗物。
  实力太弱了,他有些意尽阑珊,审神者随手拿起一振红色刀鞘的刀剑,对着狐之助道:“就这把了。”

  “接下来,请审神者大人使用灵力为刀剑召唤人身。”狐之助看着审神者不敢碰触的模样,目光轻蔑的看了看审神者,照本宣科。
  “吾乃加州清光,或云川下之子、河原之子。不易为用,然卓尔不凡。欲觅明主,惜吾之才,饰吾以华彩。⑴”

  一副标准浪人模样,带着斗笠,右臂长满骨刺衣衫褴褛的检非违使付丧神念着出场台词,斗笠下的眼睛闪耀着红色的光芒。
  审神者面色苍白地看着狐之助,被吓到不能言语的模样成功逗乐了狐之助。

  狐之助忍住笑意,并不理会审神者的求助,“审神者大人,接下来就随狐之助前往锻刀室锻造新刀。”
  审神者胆怯地跟在狐之助身后,和打刀红保持着一段足够远的距离,他们来到了一间地方偏僻的房间,上面的挂牌歪歪扭扭的写着锻刀室二字。

  “审神者大人,放置一定材料交给刀匠就可以获得刀剑,这是整理好的各式锻刀公式。”
  审神者看着本子,犹豫不决,最后下定决心对打刀红道:“清光,所有材料各取350交给刀匠。”

  打刀红加州清光在主人的命令下,动作僵硬地拿着成堆的材料递给刀匠。
  刀匠接过材料,一阵敲打后,一边的牌子显示的时间为三小时二十分钟。

  “看来审神者大人的运气不错呢,在初期会是个不错的战力,那么审神者大人请尽快集齐一支六人队伍为总部带来胜利。”狐之助说完就消失在了本丸中。

注:⑴出自加州清光百度百科
2017.7.30修文

评论(6)
热度(16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