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2.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2.
  检非违使总部现存在100位通过精挑细选的审神者,其中超过半数是从时空乱流中选中的高灵力能力者,如果有人自愿加入,也可以,只要通过测试,就可以留下。
  平常时之政府的审神者所遇到的检非违使,大多是总部随意派出没有审神者,没有神智的实验失败品。据最新数据显示,仅有万分之一的检非违使拥有神智和记忆。

  审神者注视着狐之助突然消失的地方,露出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笑容一转即逝,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也幸亏周围出了一个刀剑傀儡再无他人,否则会被活活吓死。
  他走到一旁未激活的锻刀池旁,开始挨个输入灵力,一口气凑足了六个之后。他像是拎起一个玩具一样,拎起静坐在一旁乖巧的刀匠,拆开研究了一下结构,发现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式神而已。漫不经心地抽出检非违使总部控制刀匠的灵力,重新注入属于自己的灵力。最后加一层伪装,全程没有引起检非违使总部的半点注意力。

  “清光,去拿六份材料放进锻刀池。”
  打刀红听话地把六份锻刀材料扔进锻刀池,刀匠打铁的声音响起。打刀红僵硬地站立在一旁,没有察觉火焰蓬发快要烧到他的头发了,闪烁着红色的眼睛没有一丝波动。

  审神者凑近打量打刀红,不管怎样蹂躏,哪怕是他用力捏碎了打刀红的右手臂,都没有一点反应,“一点灵魂波动都没有,做得真绝。”
  先不急,问题还是要一起解决得好。

  审神者根据狐之助的记忆找到放置在抽屉里的刀账,根据自己的喜好找到付丧神的编号,在脑海中捏造出想要的刀剑的形状特征,最后在成型后的一瞬间他扔进去了一张符纸。
  最后拿起一旁作为新手福利赠送的十个加速符,这次不用看,都知道是一个对于他来说简易粗糙的新手作品,聊胜于无地用了六张加速符。

  “阿苏神社的萤丸。锵!所谓的压轴登场呢!⑴”
  大太刀是五大三粗的形象,凌乱的中长发,面目狰狞的面孔,背后盘踞着一只巨大的骨龙。

  “虽然个头很大但我叫小狐丸。不,这不是玩笑。⑵”
  标准乌帽子、甲胄的日本武士形象。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⑶”
  和加州清光相差无几,不过眼睛闪耀着的是蓝光。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⑷”
  看来太刀都是这个形象,恩……眼睛的光芒是黄色。

  “……我是宗三左文字。您也,想让王者的象征来服侍吗……?⑸”
  打刀,眼睛的光芒是粉色。

  看着这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检非违使,审神者抽抽嘴角,它们的眼睛怕都是装了LED灯,他默默掏出墨镜戴上。
  审神者就这样戴着墨镜,端着一杯茶水,淡定地坐在原本不存在的桌椅上,细品清茶。

  在审神者慢悠悠地喝完茶后,终于抽出时间来处理这些面目狰狞的检非违使了。
  “你们先去找个房间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一小时后在议事厅集合。”

  审神者吩咐完后,留下茶杯和桌椅,回到卧室。
  到达卧室后,审神者确认了一下检非违使们都有乖乖地回到房间,连同他留下的残局都收拾好了。

  才找到在储物空间中被压到最下面的玉扳指,为了低调,暂时还是不要引起检非违使总部的注意好,虽然拥有空间能力的玉扳指也没好到哪里去。审神者戴在手指上,启动瞬移功能到达检非违使总部。
  审神者走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中,毫无紧张感地悠闲漫步,汉服的衣摆随着他的走动无风自舞。检非违使总部工作人员毫无所觉地穿过审神者的身体,在穿过的一瞬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急忙用灵力探查又没有发现什么,只以为是出现了错觉,继续大步行走,再不把资料送到那位手中那可就不妙了。

  审神者不急不慢地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
  就是这里。
  审神者不费吹灰之力撕破了这个低级幻象,原本看起来生机勃勃,姹紫嫣红的植物园逐渐变成了一座贴满了符咒的仿造剑冢的存在。同时幻象的破灭引起了检非违使总部的震惊,监管部门急忙发布各项指令,要求各部门迅速前往植物园所在地,探查情况。

  剑冢上的蛮横符咒镇压着里面的刀剑付丧神,周边的灵压时不时四处外泄,偶尔还有几声惨叫声突兀响起,十足的恐怖片现场。
  符咒对于一般人来说大概很难解决,可对于审神者来说,不过是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事情。

  懒得亲自动手,审神者指尖燃起一束苍白色的火焰,火焰亲昵地跟审神者打着招呼,审神者顺势握在手中摸了摸火焰表达喜爱,火焰激动地从一小团变成了一大团,在审神者掌中翩翩起舞。
  “去。”

  火焰眷恋地停留了一会儿,听从主令,开始焚烧这一片荒芜的土地,短短一秒方圆几里寸草不生。
  审神者脚不沾地地走近剑冢旁,剑冢这种地方在他初生剑灵时也呆过不少,不过环境可比这好多了。他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拿起因为剑冢破坏后,暴露在外的简朴剑盒,打算亲自打开。火焰一看主人打算自己动手,急忙飘了过来,一把火烧光了剑盒,心知主人此行的目的,没有伤及其中的刀剑付丧神。

  随着剑盒的消失,在这二十多振刀剑要落下时,审神者伸手接过刀剑,确认无误后,收入小世界中蕴养。
  “回来。”

  火焰乖巧地回到审神者的眉心,等待下一次的召唤。
  接下来,应该去时之政府接手剩余的刀剑本体。

  “该死,你们这些蠢货还不赶紧。”
  一阵急忙的脚步声远远传来,来的也算是速度了,不过,还是慢了一步,真可惜。

  审神者坏心眼地补了个高级迷宫阵法落在这里,如雾般消散在了原地。
  这个迷宫就留给他们慢慢享受了,这可是他的一片真挚的心意。

  在时之政府藏放刀剑的地方,整齐摆放着现已实装的69振刀剑。
  审神者抽出剩余的刀剑本灵,这次好心地留下了相对数量的复制体,顺带走到资料库,给自己注册了一个在时之政府作为审神者的身份证明,深藏功与名地回到了本丸。

  “主人,午餐已经准备好了。”打刀蓝恭敬地垂着脑袋,机械地说着检非违使早已设定好的程序,作为消耗品存在的他们只设定了一些基本的生活尝试,不具备灵活性。
  “你们先去,我等会儿就来。”

  审神者将本丸中已有的六振刀剑本体从小世界取出来,佩在腰间,前往餐厅用餐。
  餐厅内鸦雀无声,检非违使们各自坐好鸦雀无声。
  审神者坐到主位上,宣布可以用餐后,才有检非违使们使用餐具时发出的细微声响,检非违使所食用的食物不是人类的食物,而是补充能量的代食品。
  “吃完之后,全员到手入室来,我在手入室等你们。”

  检非违使们齐声道:“是,主人。”
  审神者走出餐厅,拿出之前去时之政府顺手拿来的整套手入工具,他留下了足够的小判,在桌子上一一摆好,再给自己倒一杯茶水,等待着检非违使们的到来。

  “主人。”
  “把你们的本体给我。”
  检非违使们递上本体,即使是被掌握着生命还是无知无觉。

  审神者拿起打刀红的本体,看不出原有的本体模样,他拿起工具,用打棒粉在刀剑本体外表上保养,灵力加以辅助。
  打刀红无知无觉地跪坐在一边,审神者面不改色地开始加大灵力的输入,在即将碎刀的一瞬间,解下腰间的佩刀,一起揉成一团废铁,用高级灵火淬炼重新锻造,铸造出一把全新的加州清光。

  还差一个用来给刀剑开锋的生物,审神者从小世界里随意捞出一只小恶魔用于开锋。
  加州清光慢慢恢复了意识,身体被撕裂重造,锥心刺骨的痛意,一阵阵疼痛接连袭来,加州清光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上。
  “站起来,加州清光。”

注:⑴⑵⑶⑷⑸出自百度百科。
检非违使形象有参考刀剑乱舞neta屋

2017.08.03修,加了设定

评论(3)
热度(18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