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
  加州清光半跪在地上,茫然地睁开眼,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手指张开,阳光从头顶上散落下来在指间绽放,原来不知何时手入室的屋顶消失了,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新生的付丧神身上。
  地狱中生活的那段时间没有阳光,只有无边的黑暗与凉,他第一次觉得原来阳光是这么温暖,他还活着。

  意识到这点,加州清光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我还活着?”

  加州清光低头打量着手指上崭新鲜艳的红色指甲油,身上妥帖合身的洋装,脚上的新高跟鞋,“……我还是被爱着的吧。”

  审神者身姿挺拔地站在清光的面前,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能够安抚情绪的精神力,“清光,你当然是被爱着的。”
  加州清光循着声音泪眼朦胧地看向审神者,审神者穿着一身明显来自海岸的另一端的唐风服饰,宽衣广袖,仙气飘飘。

  长发用玉冠一丝不苟地束着,样貌是典型的东方长相。
  此时那双含情的桃花眼关切的注视着他,“清光,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主人你……”愿意接受一个手刃同伴的加州清光吗?

  “我愿意……接受这振独一无二的清光。”审神者露出一个在希伯来神话中被无数天使称赞为明亮之星,早晨之子的笑容,郑重地许下了承诺。
  加州清光红色的瞳孔中漫延着黑丝,转瞬即逝,审神者仿若毫无察觉地继续给加州清光顺毛,用于传播神学的神圣光辉一寸一寸地照耀着加州清光。

  *
  加州清光,河原之子。
  渴望被爱,认为唯有把自己装饰得足够可爱才能得到主人的喜爱,毕竟他是河川下游的孩子啊,喜欢的东西不去争取,会被抢走的。

  “清光……”伴随着一阵冷香,女性审神者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往在认真做近侍工作的身边贴近,在他的耳边说着悄悄话,“想要得到独一无二的喜爱吗?只是帮我去做一件小事。”
  “什么?”加州清光停下整理这一个月的出阵整理,疑惑不解地看着女性审神者。

  “呵呵……帮我杀一个人。”女性审神者气若吐兰,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面部扭曲,兴奋地每个细胞都在加速分裂。
  加州清光看着女性审神者不正常的模样,退后一步离开桎梏,问:“主人?你要杀谁?”

  “陆奥守吉行。”女性审神者慢慢地说出这个名字,每个音节在舌尖缠绕着,声音越发缠绵入骨,“陆奥守他代表的维新派和你们新选组关系一向不好,他刚来的时候你们也不是闹得不可开交嘛,杀掉他也没问题的吧,清光?”
  “陆奥守吉行?”加州清光瞳孔一缩,猛地抬头看向女性审神者,看见女性审神者脸上愉悦的笑容,他退后三步,表情不可置信,大声喊道:“主人,他是我们的同伴啊!”

  新选组固然和维新派的关系不好,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们现在是付丧神,有了共同的主人,有了新生,主人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难道是被溯行军控制了?
  “加州清光!你难道忘记了冲田君了吗!”女性审神者气急败坏地质问道,加州清光的反应真的是出乎意料,她认为加州清光得到她的允许,应该是开心地拔出本体刀去执行命令。

  “我没有忘记,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现在我和陆奥守都已经是主人你的刀剑付丧神,冲田君也不会希望我杀害自己的同伴的,主人你是不是被溯行军控制了,我帮你去找时之政府。”加州清光语无伦次地说道,对于主人的变化,他本能的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主人的本性,将一切的错全部推倒了溯行军身上。
  刚拉开门,审神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我没有被溯行军控制,你知道的,清光……我现在以主人的名义!命令你杀掉陆奥守吉行!”女性审神者高傲地命令着加州清光,假象被撕破后,原本可爱温柔的面孔在此刻变得狰狞可怕。
  “不!我拒绝!”

  女性审神者拖拽着加州清光,在这一刻她的力气大得惊人,没有了之前原本连一壶水都提不动的娇弱模样,用灵力大张旗鼓地侵入加州清光的本体刀中,准确无误地控制住了加州清光的要害,开始大肆改造他的身体。
  加州清光无能为力地看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成了比溯行军更可怕的模样,女性审神者将他的灵魂强行从付丧神身体中剥离,这一刻的疼痛让他额头上,手上的青筋暴起,有那么一瞬间他就想这么解脱了也好,可是不行啊……他加州清光……可是河原之子啊……他还告诉安定他们女性审神者的真实面孔,如果他不告诉他们,谁又能告诉他们。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撑了下来,灵魂和肉体被撕裂的剧痛过后,加州清光睁开双眼,惊讶地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漆黑的小空间内,仅有一个白色的窗口散发着光芒,无论他用身体怎么冲撞都无济于事。
  “加州清光,手刃陆奥守吉行!”女性审神者看着傀儡,蛮横无理地命令道。至于加州清光,就让他看着自己怎样亲手将同伴一个接一个地碎刀吧。

  “是!”
  他看见自己僵硬地服从着审神者的命令,拿出因为要出阵,而佩戴在身上的本体,步伐僵硬地走出了女性审神者所在的部屋,借着夜色,悄无声息地走向陆奥守吉行所在的部屋。
  他还记得,他在做池田屋出阵准备的时候,突然收到审神者的传讯时,雀跃赶到审神者身边的心情,真可悲啊,加州清光。

  现在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努力得想要逃出女性审神者布下的结界,可是每一次都已被结界反弹回去为结果。
  五十次,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直到他遍体鳞伤还是没有冲破结界,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他听见了自己的高跟鞋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发现主人本性的悲伤,远远不及此刻主人要他亲手将陆奥守碎刀的痛彻心扉。

  最终还是来到了陆奥守吉行所在的部屋,因为陆奥守吉行喜欢偏僻无人的地方,所以他居住的地方周边原理了人群,诺大的部屋内也只有他一个人居住,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能够及时发现并且救治他。
  “清光桑,这么晚来找俺有什么事吗?带着本体来,是想找我手合吗?”陆奥守吉行带着土佐腔的声音非常爽朗,见加州清光带着本体,还兴致勃勃地打着招呼。

  不要!!!!
  加州清光看着自己的身体本能地举刀攻向毫无防备的陆奥守吉行。陆奥守吉行虽然惊讶,还是反应迅速地一个打滚堪堪躲过了一击。
  “清光桑!你怎么了?大半夜拿着刀,这可一点也不有趣!”
  傀儡见一击不成,再次攻击陆奥守,一番缠斗后,陆奥守吉行碎刀。

  “清光你做得很棒呢!果然我还是最爱清光了!”女性审神者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傀儡的身后,亲昵地在傀儡怀中撒娇。
  加州清光看着女性审神者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意,打破了对女性审神者的最后一点期待。
  “那么接下来是谁好呢……有了……就和泉守,堀川好了。”

  傀儡温顺地接下了女性审神者的命令,再次拿起本体刀,前往和泉守和堀川所在的部屋。加州清光作为初始刀,练度最高,远超于其他刀剑30级,刀装也是远程特上,他以为这是女性审神者喜爱他的表现,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他想起陆奥守吉行碎刀前的眼神,想起他们一起做内番,他随口抱怨着会弄脏衣服,陆奥守则把他推到一边说都交给他;出阵时被溯行军偷袭濒临碎刀,陆奥守替他挡了致命一击,导致重伤;平常生活相处之间的细节在这一刻全部被想起,他都以为自己不记得了。

  这是个不眠夜,他沉浸在和同伴的回忆中,精神恍惚地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将同伴碎刀,几乎快要麻木了。
  反正,不论他怎么挣扎都是无用的……

  “都杀掉了啊,还剩最后一个了,清光加油。”女性审神者笑着,在傀儡脸上轻轻落下轻轻一吻,如果忽略掉傀儡身上的血迹,那还真是一个无比美妙梦幻的场景。
  “清光!你怎么浑身是血,是出阵受伤了吗?我带你去手入!”此时,已经将近黎明破晓之时,大和守安定刚走出房门,错愕地看着血迹和伤疤满身的加州清光,快步走上前来,

  最后一个是……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猛然从麻木中惊醒,在结界中大声喊道:“安定快跑啊!安定!”
  可惜不论他怎么叫喊,声音都无法传递出去,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困兽之斗。
  加州清光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体,拿着已经卷刃破败的本体刀,毫不犹豫地斩向了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碎刀。
  这一刻,他的世界中仅剩的一个角落也崩塌了,无尽的绝望和自我谴责将他淹没。

  第二天,女性审神者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急忙跑到了时之政府大楼,悲痛欲绝的跟工作人员,说明她的本丸在昨晚被溯行军袭击了,三十振刀剑碎刀,仅剩近侍刀加州清光。
  时之政府潦草地看了下现场,盖章说明这是一场溯行军敌袭引起的意外,给这件事情下了定论。

明明现场还有很多异常,只是仔细点就能发现,工作人员对此视而不见,赔偿了女性审神者一笔资金用作重建本丸,就匆匆离去。
  女性审神者很快又重新锻造了刀剑,一次又一次,让他重复着将同伴碎刀的这个过程。
  自此,他的世界只剩无边的黑暗。
——
清光小天使的黑泥太美味了,建议看文的时候配合东京吃货op更美味哟
新添清光的心理描写

评论(7)
热度(15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