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
  “萤丸,你也坐下吧。”审神者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塞给了萤丸一大包不明物品。
  萤丸听话地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审神者,又看了看手中的包裹,得到审神者同意后,他拆开了包裹。加州清光装作不经意般侧过身来偷瞄,发现是一个琉璃盒子,萤丸打开开关,盒子里装的是白色的骨灰。

  这是……爷爷……
  萤丸抬头仰望天空,可能是因为阳光太过刺眼,可能是因为审神者温柔体贴的举动,眼泪从眼眶中一滴滴落下,滑过脸颊,留下一道道曲折的泪痕,视线模糊,用手捂住嘴,不让啜泣声外泄。
  爷爷的骨灰他终于找到了,他可以送爷爷前往转生了,哪怕只有他一个人记得爷爷。只要他给爷爷下葬后,爷爷就可以离开囚禁着灵魂的那座本丸,不用被阴阳师用式神日夜撕咬折磨了,他终于做到了。

  审神者拿了一包纸巾出来,交到了加州清光手中,用眼神暗示加州清光带萤丸去外面平复一下情绪。加州清光接过纸巾,点点头,走到萤丸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句话,萤丸泪眼朦胧地看了审神者一眼,接受了审神者的好意,和加州清光一起离开了手入室。
  “一期一振,天下一振。”

  太刀双手捧着本体刀半跪在审神者的面前,审神者在接过本体刀的时候,太刀有那么一瞬间不肯松开本体,意外发现太刀竟然还残留着丝许神智,可惜不多。
属于这振一期一振的傲骨被折断了。
  审神者不再用敷衍的态度对待一期一振,打起精神来给这振与众不同的一期一振进行手入。

  审神者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以前做任务当魔尊时给佩剑准备的保养工具,用干净柔软的干布擦去杂物,棉纱沾少许剑油涂抹剑身,三分钟后用干布用力擦拭三分钟,一整套保养细致入微,同时发现一期一振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继续加大灵力的输出,果不其然一期一振的反应更加剧烈,他将一期一振和他拿回来的本体进行融合淬炼,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见一期一振痛得直不起腰,审神者仁慈地切断了一期一振和本灵的痛觉。
  结果很明显,这振一期一振有意识,而且在努力逃脱现在检非违使模样的状态,一定是有什么非要去做的事情。

  淬炼结束后,一期一振终于显露出了暗堕后的模样,长及腰间的蓝色长发,白色军装,黑色衬衫,外罩军装长披风,纯白的一身,反而比之前更像王子了。
  “我该叫你一期一振,还是天下一振?”暗堕后的一期一振觉醒了在大阪城被火焰烧毁前的记忆,在加上折磨着他的那段记忆,审神者轻笑一声,打趣地看着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神色不明地看了审神者一眼,很快收敛起眼神,温柔地轻声说道:“主殿,叫我一期一振就好,还有请不要把粟田口短刀交给我照顾。”轻垂眼帘的模样看起来还有些可怜。
  一期一振这一套又一套的手段,让审神者对于这振一期一振又多了些好奇。

*
  一期一振刚来到这座本丸的时候,这座本丸已经安然无恙地运营了五年,算得上是老资历的本丸了。他现形后,温柔中带着急迫地问近侍压切长谷部,本丸中的粟田口短刀都在哪里。
  “在审神者大人那里。”压切长谷部冷淡地回答道,看他的目光透露着同情,悲哀,十分复杂。

  一期一振对于与弟弟的喜悦盖过了疑惑和警惕,此时的他,没注意到这振压切长谷部与传闻中的样子不大一样,在时之政府给他们的记忆中,压切长谷部是绝对的主命,可这振压切长谷部却直接称审神者,而不是主上,只是这一点就存在很大的问题了。
  “那么就麻烦长谷部桑带我去粟田口的部屋了。”一期一振道。

  压切长谷部见他的劝戒没用,也不敢多说,熟门熟路地带领着这振一期一振前往粟田口部屋。
  “这间房间是你的。”压切长谷部带着一期一振来到部屋中一间偏僻阴暗的房间。

  他有些惊讶于压切长谷部的安排,但还是礼貌地和压切长谷部道谢。
  “你的生活用品等下烛台切光忠会送来,你先收拾一下吧。”说完,压切长谷部不多做停留离开了,对于这座本丸中一期一振的命运,他已经习惯了,房间也是审神者安排的。

  傍晚时,一期一振将房间清理干净之后,准备出去熟悉一下日后生活的环境。
  “大家快看一期尼来了。”见到一期一振,鲶尾藤四郎先是目光阴鸷地瞟了一眼,随后一副惊喜若狂的模样。
  “真的是一期尼啊。”乱藤四郎笑得别有深意,“一期尼你总算是来了,我们大家都好想你。”最后的三个字拖得老长,配上乱藤四郎怪异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一期一振注意到了俩个弟弟的不对劲,没等他细想,粟田口短刀们就七嘴八舌地围了过来,将他淹没。
  “大家都别闹了。”乱藤四郎大声制止短刀们的行为,短刀们避如蛇蝎,安静了下来,乱藤四郎转身对一期一振笑道:“一期尼快点走啦~咪酱今天准备了好吃的刺身噢~去晚了就没有了!”
  乱藤四郎粗暴地扯着一期一振的袖子向外面拉去,其他藤四郎协助。

  春来冬去,一期一振同往常一样做完今日的马当番,回到部屋拿换洗衣物,好去沐浴。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他悄悄地藏在了衣柜里,他的房间本就阴暗,倒也没被发现。
  “乱,一期尼来了俩个月了,主人他又要抛弃我们了,之前都是这样的。”

  是前田的声音,今天不是他和乱手合吗?
  “如果主人又抛弃乱的话,乱会生气的,就全是一期尼我也会亲手斩杀。”乱藤四郎语气娇俏,手不停地卷着披肩的长发,还跺了跺脚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

  “明天就是厚的寝当番了,想杀掉厚,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前田拽着军服的小披风,碎碎念道,如果忽略了他所说的话,还是挺可爱的。
  “哎~那就杀掉好啦~”乱附和着前田,鼓动着前田和暗处的几振短刀的情绪,“那么我们这次要怎样杀掉厚呢……上次用厚的本体把厚一片片削成肉片实在是太好玩了,这次该玩什么新花样呢……想不出来了……好烦啊!”

  “做成人棍好了!上次厚也把我做成了人棍……好疼啊。”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五虎退皱着脸,给了正在纠结的乱、前田一个完美的建议,敲定了厚这次的死法。
  “退酱真有你的!那么这次就麻烦退酱加入我们了,做成人棍我们不熟呢。”话锋一转,“但是和主人寝当番的机会我是决定不会让给你们的!”

  “这样,厚就至少一个星期不能执行寝当番了,等玩腻了,再把厚碎刀,主人需要厚的时候再重新锻出来好了。”
  听着藤四郎们用天真无邪的语气,讨论着如何杀掉自己的兄弟,态度好似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一期一振第一次体验到何为如坠冰窟,他这才发现这么长时间里,自己竟然从来都没有看清过自己的弟弟,他们往日的天真可爱都只是为了麻痹自己的假象。

  脑袋一阵疼痛过后,他想起了前几次被弟弟们折磨至碎刀的记忆,每次都是不同又残忍的死法,还有在一次又一次面对死亡前,对弟弟们居然向他向他举刀相向时的不可置信。
  这座本丸是座正统不过的黑暗本丸,男性审神者是个恋童癖,喜欢看短刀们为了争宠,而互相残杀。当他感到无趣时,他会故意唤醒、亲近一期一振,激起短刀们的愤怒与嫉妒。然后功成身退,短刀们紧接着就会一齐把他们最亲爱的大哥用各种方式折辱后碎刀,审神者有时还会亲自上前给藤四郎提建议。

  “退酱,前田,乱,你看我发现了谁?”秋田指着一期一振所在藏身地,推搡着一旁的乱,乱被秋田推搡,心情不爽。
  “一期尼,你都知道啦~”乱抽出本体短刀,一步步迈向屏风后,退、前田、秋田紧随其后,把对于厚的嫉妒情绪在一期一振身上发泄。

  “一期尼,如果痛得话告诉我。”五虎退害羞紧张地拿着本体刀,却是第一个拿刀捅向一期一振的。
  “疏忽大意了呢。”
  “看穿了。”
  “倒下吧。”

——
关于一期本丸的锻刀池是审神者做了手脚的,本丸有刀碎了,可以从锻刀池锻到和之前同一振刀剑,除了一期,所有的刀有过碎刀的经历,而且他们都记得。其中粟田口的短刀们是其中最不正常的,被婶婶恶意扭曲了,或许有一天除了短刀都会反杀吧

最后打滚卖萌求评论,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大家留个评嘛_(:з」∠)_

2017.08.06修
前面的剧情都改了,一期的回忆杀加了些细节

评论(6)
热度(15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