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6.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
  “接下来的一起解决。”审神者笑得意味不明,俩条大长腿架在茶几上,一副风流潇洒的作派,摘下一期一振的手套,把玩着一期一振的手指。
  一期一振笑容僵硬地坐在审神者身侧,再也保持不下去之前温柔的假象,抽回手,一脸冷漠地注视前方,审神者又伸出手来揉捏他的后颈。

  一期一振只是在刚开始觉得不自在,过不一会儿,反倒享受得眯起眼睛贴近审神者的手索求更多。眼尾暼见了一脸雀雀欲试的加州清光,挑衅地看了一眼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刚安慰完萤丸,回到手入室就看见了一期一振这副奸妃的模样,连忙抛下萤丸,跑到了审神者身边,挤坐在审神者的左侧,撒娇道:“主人~你看我的指甲油都不鲜艳了。”

  审神者见他这副邀宠的小模样,停下了手上对一期一振的顺毛抚摸。转而,看向加州清光手上闪闪发光,崭新鲜艳的指甲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恩,指甲油真的有些不鲜艳了,等午睡后,我帮你做指甲。”

  在他离开主神世界前,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在那个时间扮作女性一百年,虽然他只装了十年就不干了。但是,秉着十全十美的做事风格,所有女性会的不会的,他都学了,做指甲这点小事,他曾经仔细地研究过一天,正好他之前在那个世界做的寇丹没有用完,可以用到加州清光身上。

  “谢谢主人~”加州清光趁一期一振一个不注意心满意足地挤掉了一期一振,心满意足地抢到了座位,享受着一期一振原本的待遇。

  被遗忘的萤丸将剩余的三把刀剑放到审神者面前,迟疑了片刻,开口道:“主上……”
  “恩?”
  “可以进行重铸了。”萤丸抿唇,眼眶还带着些许红痕,但是明显开朗多了。

  审神者这次一次性给三振刀剑一起进行淬炼重锻,三振刀剑根据审神者的灵力注入先后现形。
  首先是宗三左文字,他与一般的宗三左文字一样都是幽怨的宠妃作派。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后有着一对白色羽翼,笼中鸟这一词到真是在这一振宗三左文字身上实现了。
  感受到审神者晦暗的目光,宗三左文字低垂着眼睛,收拢羽翼,想要将身后的羽翼收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羽翼还是在身后大肆张扬着自己的存在感。

  大慨又会被骂是怪物了吧,真可笑啊……明明是付丧神,却落了个神不神妖不妖的模样。我现在就是真正的笼中鸟呢,人们得到我并非为了使用,而只是对我的存在趋之如骛……
  “不用藏。”故意不让宗三左文字将羽翼收起来,在审神者欣赏完宗三左文字越来越幽怨的眼神,终于良心发现打断了宗三左文字的自艾自怨,“和我曾经看到的一个同样有羽翼的物种,一样漂亮。”

  “好,我明白了。”宗三左文字垂眸应道。
  “我看你的模样可不像是明白了。”审神者一针见血的戳破了他的伪装,借着道:“被第一任审神者作为研究对象,不得出阵,不得远征,被审神者用鸟类的基因在身上融合改造,改造到一半,审神者突然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艺术品,以资金不足作为借口,送到现世被转手卖人。之后的每个买家都是一开始悉心呵护,厌倦之后又再一次转手卖人,直至……”

  审神者接过萤丸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继续说:“直至检非违使总部高层人员在现世的拍卖会上,发现你的特殊将你买下来,才安定下来,为检非违使总部工作,定下一份不平等条约。可你万万没有想到在战场上的你没有神智,这样敌我不分的杀戮,造成了你之前被第一任审神者融合的鸟类基因被快速激活,真正长出属于鸟类的羽翼。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开始为之疯狂,偏偏又无法停止杀戮,最后完全成为了你自己所说的怪物。”
 
  “最后,检非违使总部决定把你的所有分灵抽去神智,本灵进行封印。这也是导致你们二十振叛逃时之政府的付丧神,被集体封印在坟墓里的原因。”封印的理由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他只是说了表面的一层,但是对于宗三左文字来说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宗三左文字不可置信地猛抬头,即是惊讶封印他们的理由,又是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他的过往的,除了第一任审神者知道一些他的经历之外,检非违使总部的人都不知道。
  “你们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审神者神色自然,抛下了一个炸弹。
  加州清光等人听到此言,皆脸色一变,不再假意亲近,面色各异地看向审神者,防备抗拒全部写在了脸上。
  审神者摇头,还是太嫩了,有什么想法全部表现在了脸上了,难怪会落到这种下场,人心莫测,可不是他们的这点小心机就能忽悠得了的。

  唯独萤丸当机立断地坐到审神者身边,表达自己的立场,他对于审神者并没有太多恶感,更何况审神者帮他找回了爷爷的骨灰。在他的经历中,第一任,第二任审神者都是很好的审神者,虽然第三任是个心思深沉的人。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他们的责任不应该由现任审神者来承担。
  “主上,下一个可以先召唤压切长谷部吗?”萤丸问,身为主厨的压切长谷部,绝对比这些付丧神好,还能帮他保护好这位审神者,审神者看起来太弱了,需要好好保护起来。

  审神者同意了,先唤醒了这振压切长谷部,等待他的现形。
  这振压切长谷部现形后,看着他的目光平淡冷静,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对于主命的执着没有半点在意。

  “压切长谷部,我是你的审神者,也是你的主人。”审神者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扫了压切长谷部几眼。
  “主,呼唤我有什么事。”嘴上虽然叫着主,脸上却没有半分尊重,连腰都不曾弯下半分,压切长谷部表现得十足桀骜不驯。

  审神者对于他的桀骜不驯,表现得很是蔑视,“居然被前任审神者宠成看不清形式的废物了。”说完,审神者还摇了摇头,拉稳了仇恨。
  “主,那位并不符合我对我主的期待,完全是个废物。短短一年,竟然就被我给宠成了一个无法独立生存的垃圾,这样的主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给予他死亡是最完美的结局。”压切长谷部没有被激怒,而是冷笑一声,傲慢意味十足,“居然还妄想与我结缘,废物没有生存的价值。”

  “那么我的完结结局是什么?”审神者微微抬手,放出的威压让压切长谷部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其他几刀正好站在他的面前,萤丸对于这振长谷部不按套路出牌,十分错愕,可是已经召唤出来了,只能这样了。

  被迫跪下的压切长谷部完全没来得及在意自己对着清光等刀下跪的事情,此时的他正为审神者的强大而着迷痴狂,一脸狂热的想要对着审神者献上忠心,碍于威压无法开口,但是他疯狂的模样与狂犬无异。
等到可以开口了,他立马道: “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火攻寺庙?请随意吩咐。无论敌方是何人,斩杀即可。”

  “作为刀剑的你做这些,又不会有任何愧疚心。更何况你说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需要你做什么。”审神者不为所动,一脚踢翻了压切长谷部,脚踩在了压切长谷部的脸上。
  “用力些……只要是主,哪怕是寝当番我都可以接受!”压抑不住的喘息声从唇齿中溢出,即使是这样,压切长谷部还是继续表达着自己的期望。

  审神者被他的言行恶心到了那么一瞬间,正打算抽回脚,谁料压切长谷部挣扎着拽住了审神者的脚不放手。
  “这就是你敬遵主命的行为吗?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闻言立马松开审神者的脚,审神者看着这振压切长谷部通红的面孔,沉醉的眼神,微微皱眉,正打算开口驯服这只狂犬。

——
计划删除魔界三章,内容在后面穿插
2017.08.07修

评论(15)
热度(14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