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
  “我并不认为作为刀剑的你们会畏惧所谓的寝当番,你们又没有人类的廉耻心。”言下之意就是拒绝了。
  “主……”压切长谷部看着审神者不善的神色,只能把到嘴上的话收回来,委屈巴巴地握着自己的本体,默不作声。

  “长谷部,我不需要寝当番,现在去给我到外面把那只野狐来抓。”审神者意有所指地望向窗外,长谷部顺着审神者目光看见了一只野狐正躲在窗外的一棵树后窥视着他们。
  “若主命如此。”长谷部推开刀鞘,泄出一抹冷光。凭借着他的隐蔽和机动走位风骚地避开了狐狸发现的可能性,悄悄地站在了野狐的背后,打算趁其不备一举抓获。

  野狐敏感地听到了身后衣服摩擦发出来的细微声响,灵活地一个跳跃,躲开了长谷部的攻击范围,迟疑了一会儿,听到主人的命令之后,野狐引诱着长谷部离开这座本丸。
  压切长谷部正打算放弃这次追逐,听到审神者要求他继续追的命令后,他不再犹豫,紧咬在野狐的背后,由于树木过多,几次放出攻击,可惜都只差那么一点,果然还是练度太低了。

  一刀一狐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森林的尽头,审神者看向一旁还没唤醒的小狐丸,决定等压切长谷部回来再唤醒,这次应该有意外之喜。
  “……”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加州清光忍不住站起身来,小步挪到审神者身边站定。

  “主人,你为什么把长谷部支开?”犹豫了一会儿,清光忍不住提出疑问,好像他大部分时候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撒娇的意味,看他此时的神态全然没有了之前防备。
  “他太吵了。”
  审神者语言很简单,内容很残酷。清光抽抽嘴角,在心里默默替长谷部的离去而庆幸,如果压切长谷部听到了的话一定会伤心,但是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主人,小狐丸他……”一直沉默着的一期一振终于开口了,神色自然,语气平缓。恩,是学厚黑学的一个好人选。
  “等长谷部回来。”审神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面露笑容开口道:“听说长谷部有个外号是梦幻坐骑?”

  在座的太刀、打刀、大太刀莫名感到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宗三左文字理了理发型,语气忧怨道:“压切长谷部确实有这个外号,主人,你是瞧不起身为笼中鸟的我吗?”
  “笼中鸟?”审神者问。
  “执掌天下之人的笼中鸟。”宗三左文字幽幽开口,又一次强调了自己的身份。

  “执掌天下之人?笼中鸟?”审神者嗤笑一声,对于宗三左文字的说法嗤之以鼻,“执掌天下之人就凭一个岛国的大名就敢这样妄称了,真是愚昧无知。你既然不想做笼中鸟,为什么不自己手撕鸟笼呢?作为刀剑的你是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可作为付丧神的你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不去尝试就选择放弃,呵呵。”说完,审神者还摇了摇头,不屑之情连掩饰都不愿意掩饰。
  “几次被磨短,烧毁后被修复,现在的我已经变得不堪一击了,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权,我又能做什么!”说到最后一句,宗三左文字的愤恨不甘已经压抑不住,大吼出声。

  “你是不能做些什么,但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啧啧……”审神者继续挑衅,他看不起这种没有努力过就放弃了的,作为刀剑的他们是无法择主,但是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锋利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宗三左文字面对审神者的奚落,拔出本体,刺向审神者,审神者不挡不避。风轻云淡的坐在沙发上高高在上的模样。落在宗三左文字眼中,让他更加不满,明明他已经足够努力了啊,可是就是不行,就是不能,审神者又怎么会懂得身为人类手中刀剑的无奈。

  加州清光出手打落了宗三左文字的本体,护在了审神者的面前,萤丸因为机动问题落后一步,将宗三左文字制服。
  “不错,就用你现在的姿态去手撕鸟笼,成为苍鹰啊,你看你现在不是做得很好吗?不过是几次磨短,烧毁后修复而已,又不是被折断了。”说到最后一句话,审神者言笑晏晏。

  宗三左文字在被制服后,从愤怒中清醒过来,对于审神者的话,敏感地抬头注视着审神者的眼睛,放下了抵抗。萤丸见他眼神清明,松开了制服他的绳子。
  就在这时,门外出现压切长谷部的身影,他的手上抓着一只抵死反抗的野狐,野狐的爪子时不时招呼着往他身上糊,他身上的神官服有些凌乱,煤色的短发被风吹成了一个鸡冠型。
  “主,不容使命。”压切长谷部半跪在审神者面前,神情骄傲自满。

  “溯行军的狐之助?”审神者问,脚下是瑟瑟发抖的野狐,野狐和之前检非违使的狐之助不同,感受到了这位审神者的威胁性。
  “这位审神者大人您好,我是来自溯行军的魂之助。”野狐战战栗栗地抖着四条小短腿,夹紧尾巴,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活像是被班主任上课时逮到玩手机的学生一样。
  “你家审神者有什么事?”审神者问。

  魂之助勉强站稳脚跟,语气谄媚:“我家主人派我来是为了和您结盟的。”
  “结盟?”
  “是的,我家主人说了三方高层都在做小动作,可能会影响到各家本丸的正常运转,所以我家主人打算先下手为强。”说起正经事,魂之助努力控制住打颤的四腿,拿出溯行军魂之助的尊严来面对这位大人。

  时间溯行军的审神者与其付丧神大部分是从时之政府军叛逃的,因为暗堕的后遗症,无论审神者还是付丧神大多都变得面目丑陋,性格扭曲。只有少数实力强大的审神者、付丧神才能够保持美丽的外表,心性的坚定,这只魂之助所在的时间溯行军本丸就是其中之一。
  “不。”审神者继续笑,双腿交叠换了个姿势坐着,加州清光若有所感,退出了手入室,没有惊动魂之助,审神者在加州清光出去的时候给了个眼神,加州清光点头,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为什么?!?”魂之助尖利的嗓音在此时安静的环境中,无比刺耳。
  “不过我可以帮你的审神者做一件小事,只是……”顿了顿,审神者看着魂之助笑而不语。
  “审神者大人您需要些什么?”魂之助十分上道,他家主人有些门道,从检非违使的其他审神者那里得知了将会有一位新任审神者上任,就派出他在此地蹲守,果不其然,这位审神者大人非常强大,是个非常不错的盟友,主人在他出门就嘱咐过了,即使达不成目的也不要恶化关系。

  “你们本丸的小狐丸。”审神者稳操胜劵地坐在沙发上,笃定了魂之助和他背后的那位主人会答应。
  “这……请让我向主人汇报。”魂之助显得尤其为难,折出一只千纸鹤向主人报信,主人很快回复可以,魂之助不再犹豫,开口道:“主人同意了,请稍等一会儿,我回本丸将小狐丸殿带过来。”

  审神者闭上眼睛养神,萤丸乖巧地给审神者捏肩,加州清光拿着一截树根回到手入室,审神者睁开双眼,加州清光将树根递上,伸手接过树根,审神者用灵力进行一片洗刷,交给了加州清光,加州清光拿出盒子密封起来放在了茶几上,退回了原地。
  “审神者大人,小狐丸带到了。”魂之助带着小狐丸来到手入室门口,不肯再进来。

  小狐丸双手空空地走到手入室内,毫不畏惧地与审神者对视,他在那座本丸早已没有了牵挂,三条家的其他刀早已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只剩下了他,这次被更换主人,也是一个恰好的机会,再晚一点他就要完全暗堕叛主了。
  审神者拿起茶几上的盒子,准备无误地扔在了站在门口的魂之助,魂之助叼起盒子撒腿就跑,不给任何人留下叫住它的机会。

  审神者捡起放在角落里被人遗忘的刀,将小狐丸的本体拿来,重铸,一系列动作如云流水。完成后,小狐丸理了理汗湿的头发,站在一边回味带给他无穷乐趣的手入,眯起眼睛笑,看来这次不会太无趣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就由我来自我介绍,我是赤霄,帝道之剑,你们的审神者。”

——
主角这把赤霄剑是已经学坏了的,所以可能看不出帝道之剑应有的模样

以及晋江乐乎下面的评论都有人跟我说长谷部的人设和龟甲重了,当时没想到,可是我真的超喜欢抖m狂犬版的长谷部,所以龟甲看下面剧情的发展再决定写不写吧_(:з」∠)_

2017.08.10修

评论(3)
热度(13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