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更上瘾[装死中,可能诈尸]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
有事可私戳,欢迎勾搭
适当的催更有助于治疗拖延症患者

主写主攻长篇,偶尔乙女短篇
杂食,乙女腐向,all婶(审),审all都吃
刀×刀看合不合胃口
爬墙刀剑乱舞中,全职高手暂时被扔在脑后,想写甜甜的伞修

一个正剧写手,想写段子,写不来QAQ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2.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2.

“嗨,主殿。”清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走到之前被随手扔下地女人身边,蹦哒着跑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清光……唔……放过我……我最疼你的不是吗……”女性审神者缓过劲后,哭着哀求,声声哀怨,想要唤醒加州清光的同情心。

清光笑着看这个女人怛然失色的模样,恶意地用高跟鞋踩在她的眼睛上,就在快要踩上去的时候,女人一个闪躲避开了,“还敢躲啊,看来还是不够痛啊。”

这次清光风驰电掣地一脚,高跟鞋鞋跟狠狠在踩进了女人的眼睛里,听见女人凄厉的惨叫,犹觉不够地用鞋跟在眼眶里打了个转,“疼吗?真可怜啊。”说着清光笑着摇了摇头。

“疼……好疼……求求你放过我……”女人声音微弱地为自己求情。

“啊……还不够疼啊,放心交给我了。”清光从指环中拿出牛奶和蜂蜜,“我记得主人最喜欢吃这个了,呐,这次一定要多吃点啊,吃完了我就不踩你了。”

女人半信半疑,可是遍体鳞伤的她怎么也不能从地上爬起来,几次挣扎之后,打算放弃,反正她已经跟三方高层通讯过了,过不了多久,就有人回来救她了,他们是不会放弃她这个业绩第一的三重间谍的,只要多拖延一点时间就好了。

“我帮你。”清光拎着女人做起身来,将一大罐牛奶,蜂蜜一比一掺合好扔给女人,看着女人狼吞虎咽的模样,满意地点头称赞道:“乖孩子。”

女人艰难地吃完一大罐后,坐在地上根本动不了,就算在喜欢吃一次吃太多也会受不了,无意中看到,清光笑眯眯地又拿了一罐比先前大不少的蜂蜜牛奶出来,女人惊恐万状。

“还有哟,放心就还有这一罐了,吃完了就放你走。”

为了拖延时间,女人只能忍住肚子的不适继续喝。该死的,怎么一个都没来,都是一群废物!

过了好一会儿,女人终于喝完了这一罐,期间无数次偷偷吐掉,又被清光添回去,只能老实地喝完,“可以放我走了吗?”经过一段时间休息,她的体力灵力都有恢复,虽然腹痛难忍,但是可以随时逃跑了。

她逃出去后,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垃圾。

“不可以。”

“出尔反尔!”说完这一句后,女人不受控制地昏倒在地上。

清光在女人十指上踩了一脚,确定已经昏过去后,用本体刀砍向一边的球,把树干挖空后,闭着眼睛嫌弃的用他的初级灵火烧光女人的衣服,操控着女人放进挖空后的树干后,用绳子绑了个死结,头、手、脚从树干内伸出来。

最后拿出一大罐蜂蜜撒在女人的每寸身体上,扔在太阳底下,静静等候一段时间,有窸窸窣窣的昆虫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清光跳到不远处的树干上,给食客们留出空位。

乌乌泱泱地蚂蚁循着甜味赶来,遮住天空嗡嗡作响的蜂蜜闻声而来,清光甜蜜一笑,他知道这是主殿弄来的。

昏倒的女人感到身上到处传来瘙痒感,睁开眼发现身上到处都是蚂蚁,蜜蜂之类的昆虫,她不可置信地张开嘴要大叫出声,可她刚张开嘴蚂蚁便钻了进去,最后她是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中死亡的。

“居然这么快就死了,我还没玩够呢。”清光拿出一块奇怪的石头,驱开昆虫走到女人惨不忍睹的尸体旁,塞进女人的嘴里。

女人很快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还活着的她茫然地四处张望,看见清光正打算教训他一顿,却发现那一大群蚂蚁、蜜蜂又在朝她靠拢,她拼命地挣扎着,理所当然地又一次活活被昆虫蚕食而死。

连续几十次后,清光终于玩厌了,走进提取出女人的灵魂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摇了摇盒子,放入扳指中的储物空间,在一旁的小溪内洗去身上的血腥味,换上新的衣服。

“主殿,我回来了,烤肉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呢。”清光毫无阴霾的回到赤霄身边,看着用盘子给他切好了的烤肉,对赤霄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看来玩得很开心,慢慢吃,回本丸的事情还不急。”赤霄宠溺地笑道,跟清光说笑了好一会儿。

“主,还剩一把三日月没有扔出去。”长谷部见赤霄终于抽出时间闲聊了,才禀告战果。

“三日月?随便扔在哪个地方都行。”天下最美?他才是天下最美!

“是!”长谷部激动不已,本来他还有些担心的,他的主果然是不被美色所惑的大人,他错怪了主,需要去给本丸上下清理和做所有内番来处罚自己。

赤霄看着飘的樱暴雪的长谷部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宗三左文字夺走了。

“主人能为我洗去这个魔王的印记吗?”宗三少见的没有幽怨的模样,意志坚定地向赤霄提出问题。

看着宗三不再一副病弱宠妃、男宠模样,赤霄欣然同意了,“是在这里,还是去帐篷里,过程可能会有些难受。”

宗三拿出本体刀交到赤霄怀中,“主人,就在这里。”

赤霄从怀中拿出打刀,用灵力洗去印记,“准备好。”

宗三点头,赤霄见他点头,开始冲洗印记,灵力在他的胸膛畅游,一开始甚至是有些舒服的,过了一会儿疼痛向全身漫延,汗水打湿了他的发丝衣服,宗三依旧一声不吭地承受着疼痛,等习惯后,他开口道:“主人,你能为我打上属于你的印记吗?”

被放置在大名豪杰身边的宗三,很清楚人性,这位审神者啊,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接受他们,被抛弃的经历,他不想再度重温。

赤霄褪下表面的温柔,冷漠地审视着宗三,气氛一时沉重,赤霄突然笑出声来,“真是勇气可嘉,那么我答应你。”

赤霄用灵力如宗三所愿的打上红莲花样,人形的付丧神身体一颤,脖颈处一朵妖艳夺目的红莲缓缓绽放。

宗三摸了摸那朵栩栩如生的红莲,松了口气,这样审神者就不会抛弃他了,以审神者的霸道来说,对于他的所有物,绝对不会允许他人染指,哪怕毁灭也只会毁灭在他自己手中。

——
答应你们的给粪婶的酷刑,用到的是船刑,这次详细写了,另外几个不会详细写了,这章主要是给你们解气
接下来的几章日常和剧情同时进行,不过是先写万屋,还是复活安定他们还没有决定好
如果是万屋的话,我打算让赤霄我的亲儿砸,穿女装,扮女人还是妖艳大美人的那种!带上几个付丧神耳鬓厮磨地去万屋![突然兴奋.jpg

评论(3)
热度(7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