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更上瘾[装死中,可能诈尸]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
有事可私戳,欢迎勾搭
适当的催更有助于治疗拖延症患者

主写主攻长篇,偶尔乙女短篇
杂食,乙女腐向,all婶(审),审all都吃
刀×刀看合不合胃口
爬墙刀剑乱舞中,全职高手暂时被扔在脑后,想写甜甜的伞修

一个正剧写手,想写段子,写不来QAQ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4.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4.

“清光带路。”赤霄仍依偎在小狐丸怀中,被小狐丸半抱半走地前往道具店。

长谷部在一侧时不时帮赤霄拉住裙摆,清光看着长谷部这副紧张兮兮的模样,脱下洋装外套,给赤霄围在腰间,做完这一切还挑衅地看了一眼长谷部。

这一系列的举动,更加让一旁的审神者骚动了,个别武系审神者已经抢过近侍的本体刀要拔刀了,被近侍拦住。

“姬君,冷静点。”其中一位审神者的近侍一期一振拿回本体刀,安慰着气到跳脚的审神者。

“我冷静不了,你看看那位审神者的一期一振,一看就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审神者绮月看着赤霄的一期一振不同寻常的装扮,问道。

她是个坚定的一期厨,不能忍受任何一振一期一振遭遇不幸,更何况在所有本丸的一期一振都遭遇过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就更加想要保护每一振一期一振了。

绮月见抢不到刀,跺跺脚跑出了冰饮店。

在座与之交好的审神者们看着她这副不顾一切的样子,有些头疼,幸好绮月的近侍一期一振在这时站出来,表示他会保护姬君的安全,同行的审神者们也就同意了。毕竟太多人一起去太过明显了,更何况在时之政府的管辖内,绝对不会出大错,便安心的放任他去保护绮月。

“你好,请问知道道具店在哪里吗?”赶上他们的绮月灵机一动,想了个撇脚的理由。

赤霄从小狐丸怀里出来,站起身,走到绮月面前顺水推舟道:“正好我也要去,小姑娘跟着,我们一起去。”

“好啊!我叫绮月,你叫什么?”绮月讪讪一笑,改为换取情报。

“你好,我叫红莲。”赤霄把之前在任务世界扮女装用的名字,重新拿出来使用。

“那红莲你要去买些什么?”绮月用自以为委婉的语气问道。

“姬君。”一期一振姗姗来迟,拉住绮月的袖子,给了赤霄他们一个抱歉的眼神,语言真挚,深深弯了个腰道:“对不起,我家姬君有些不太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关系,你家姬君很可爱。”赤霄头一歪,笑道。

看着一脸妖媚样的赤霄,一期一振警惕地将绮月拉到身后,赤霄看着这振一期一振的模样,拽了拽自家一期的军装披风。

“看看这另外一振一期一振的模样,再看看你……恩……”

一期无奈一笑,开口道:“我又怎么了。”

“哼,自己想去吧,绮月我们走。”

说完拉着绮月的手,走在最前面,绮月担忧的看着这振一期,没看出什么问题,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给了一期一振一个眼神,叫他盯着,看能发现些什么。一期一振绝对是最了解一期一振的存在!

一期一振看到自家审神者的眼神,只能默默抚额,绮月见一期一振没反应,威胁地瞪了一眼,一期一振只能点头答应了。

一期一振看着离得不远处的一期,加快步伐赶上,“你好,我是绮月的一期一振。”

一期一脸冷淡,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走。

一期一振面对一期的冷淡,不为所动,转而询问每振一期一振都会在意的问题,“你们本丸里的弟弟们还好吗?”

“弟弟?”一期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答道:“他们过得不错,审神者很宠爱他们。”

“宠爱??”一期一振瞳孔一缩,联想到这是座暗黑本丸,从陪同出来的付丧神们身上可以推测出……这大概是……全员寝当番!!!!

一期一振再也按捺不住,开口质疑一期,“你们本丸是全员寝当番?身为兄长的你居然不保护他们!”

“他们自愿的。”一期眼神复杂,声音凉凉的。

“他们是自愿的,你就可以让他们寝当番了?!”一期一振怒火中烧,拔刀的声音引得绮月往后看去,发现自家一期一振的异常,连忙甩开赤霄的手,跑到一期一振的身边,拦住一期一振。

“姬君,请走开!”

“一期尼,你怎么了?”绮月焦急的快要哭了,此时一期一振脸色发青,手上青筋暴起,汗如雨下,狼狈的模样一看就不正常。

清光撑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出好戏,甚至拿出了瓜子来分享。

一期一振没有任何预兆的昏倒在地,这下绮月更加慌乱了,手忙脚乱地想要把一期一振从地上拉起来。可是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不是她能够撼动的,在慌乱之中,她终于想起来可以叫本丸中的光忠来帮忙,连忙拿出通讯器打给烛台切光忠。

等她冷静下来,发现赤霄一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此时的她顾不了这些了,她自己家的一期一振才是最重要的。

赤霄带着七位付丧神招摇过市地来到道具店后,拿出七袋小判交到他们手上,“你们有什么想买的,自己去买吧,接下来就不需要你们跟着了。”

知道赤霄的决定,他们是无法反驳的,委屈地看着赤霄,赤霄丝毫没有心软,最后只能拿着钱袋离开了。

“萤丸,你怎么不去。”赤霄问。

“没有想要去的地方,主殿我可以跟着你吗?”萤丸表现得坦然自若,嘴上却把自己说得跟个可怜虫似的。

赤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萤丸心里一沉,怕是触犯到了审神者的底线了,表情有些不自然。

“想跟就跟着,一副我要吃了你的模样做什么。”赤霄故意慢吞吞地开口道,眼神揶揄。

萤丸抿唇,目光控诉,明知道他不经逗,可赤霄就爱逗他。

面对萤丸的控诉,赤霄哈哈一笑,突然将萤丸抵在墙角,看着萤丸惊疑不定的眼神,唇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不逗你了,我们走。”

萤丸面红耳热,脚下生根,不肯挪动半步。在赤霄的提醒下,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恨不得钻进地下把自己藏起来,太丢脸了,也不是第一次被戏弄了,怎么还是这副没出息的模样。

“你真可爱。”

——
为了避免弄混,本章里一期指的是赤霄的一期一振,而一期一振这全名指的是绮月的一期一振
对于赤霄的一期一振为什么会讨厌弟弟的原因,这章开始揭露了
我对一期一振的暗设终于可以拿出来溜溜了,大家可以猜猜所有本丸之前的一期一振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别的审神者的一期一振又是为什么变成这样

最后
萤丸超可爱,给萤总打call

评论(2)
热度(6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