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5.
  分散后,一期和小狐丸主动前往之前那些审神者所在的冰饮店,为审神者获得情报。
  刚进入冰饮店,审神者们齐刷刷地看着他们,小狐丸眉梢一挑,笑眯眯地一个个看过去,问道:“请问各位审神者大人,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听到他们的质疑,审神者们收敛起过于明目张胆的眼神,故作姿态地拿起咖啡、冰饮专心致志地用心品尝。
  一期不为所动坐到靠窗的空位中,也不点单,只是坐在那里,听着周围审神者们的窃窃私语。

  “你们需要帮助吗?”其中一位审神者流光站出身来,附近的审神者们故作镇定地竖起耳朵来听。
  “哈?帮助?”小狐丸表现的非常不可思议,良久微微一笑露出犬齿,道:“当然不需要。你说呢,一期殿。”

  见皮球被踢到自己身边,一期皱眉道:“不需要。”
  “可……你们审神者那么对你们!你们不反抗吗?如果不敢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去向时之政府举报!”
  小狐丸摸摸下巴,头一歪,含笑问道:“为什么需要举报?我家主殿又对我们做了什么?”

  “就是那个……那个……”流光羞红了脸,半天憋不出来一句话。
  “你们审神者是不是对你们强制全员寝当番?”和她同批的审神者流月看不下去了,主动帮流光说出她说不出口的话。

  “寝当番?我求之不得呢。可惜主殿不允许啊,哪一日主殿允了,我愿毛遂自荐。”小狐丸野性十足地舔了舔唇。
  色气满满的样子让周边的审神者们面红耳赤,流光看着小狐丸舔唇的模样,头一栽把自己塞进了后面胸大的审神者怀中,胸大的那个审神者梨白笑着把流光的脸埋进了自己的胸里,流光惨遭埋胸杀,浑身燥热。

  最为理智的流月,看着不靠谱的俩个同伴,摇摇头,继续她的话题,“你们确定吗?”
  “确定啊。”小狐丸坦然万分。
  成功打消了大部分审神者们的质疑,少部分审神者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对于他们你情我愿的事情,她人怎么插手都是错,只能静观其变。

  “那么这振一期一振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十年前那件事情的后遗症?”梨白把快要窒息的流光拉起来,回归正题。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和流月都是五年前加入时之政府的审神者,总是听前辈们提起这件事,可每当她们主动去问,前辈们却是避如蛇蝎。

  “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吧,记得今天的事情不能传出去,否则后果自负,时之政府早就将这件事情封锁了。”梨白认真戒告。
  “梨白姐,你说出来会怎么样?”流月注意到这个细节,能够被时之政府亲自封锁消息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还差一个月我就卸职了,时之政府又能将我怎么样,更可况……”她手中有足够的底牌,时之政府绝不敢轻举妄动。
  听见梨白这样说,流月流光也就放心了。

  “那件事发生在十年前,是一个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我如同往日一样安排当天的内番出阵远征,粟田口一如既往的热闹……”梨白喝了口杯中的柠檬水。
  “我刚安排好一期一振出阵作为队长带短刀们去往池田屋出阵,结果在本丸内一期一振准备好出阵所带的物品时,一期一振他……碎刀了……在一片混乱中,我叫了几个擅长照顾人的付丧神留下来安抚粟田口短刀,带着赋闲在家的几位付丧神去时之政府索要说法……”说道这里梨白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

  “在时之政府的大厅内,我看见了几乎所有拥有一期一振这振刀剑男士的审神者们都在,和他们交流了一番情报之后,发现她们所有人的一期一振都无故碎刀了。这次来时之政府也是为了索要说法。
  拖拖拉拉了一个小时后,时之政府的高层才姗姗来迟,他们的说法是一期一振本灵发生了问题,他们正在紧急修复,让我们先回去等消息,承诺一定会还给我们一振一期一振。
  审神者们当然不愿意,还给她们的一期一振,已经不是她们的一期一振了。最后高层们蛮力镇压审神者们回到本丸,这段时间内高层断网,不让我们去万屋,几乎无所不做,在一个月后高层如约还给了我们一振崭新的一期一振,我们闹过,最后无济于事,只能接受事实……”

  梨白没有停留地说完这段话,看着在座审神者们的神色,叹口气,继续喝她的柠檬水。不能接受又能怎样,已经过了十年了,她已经不是当年的不顾一切的少女了。
  “时之政府太过分了!”审神者们异口同声,小脸上满是愤懑。

  “现在大家的一期一振和最初的一期一振性格有不少差别,你们难道不觉得你们的一期一振对于弟弟太过保护了,以前的一期一振不是这样的。”梨白问。
  “我早就觉得一期尼对于短刀太过紧张,我看大家的一期一振都是这样的,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流光似懂非懂。

  “那么是什么让一期一振变成这样的?”流月理智,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梨白摇头,道:“我不知道,所有审神者都不知道,只有时之政府高层知道。”
  如果她知道就好了。

  一期冷着脸,想到了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冰饮店。小狐丸见状无奈地叹口气,跟了上去。
  审神者们见一期离去,摸不着头脑。

  “那我们回去问问各自一期一振,看下他们知道些什么。”流光提议。
  “没用的,我问过我家的一期一振,他听到这个问题就闻之变色,你们看着一期尼苍白的脸色,舍得继续逼问下去吗?”梨白一看就知道这些后辈的小心思,她这一届审神者们都尝试过各种办法了。

  “那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

——
现在很明显了,友情提示赤霄的一期回忆杀就发生在十年前,一方是对弟弟太过保护的一期一振,一方是厌恶弟弟,能够亲手杀死弟弟的一期
以及时之政府和检非违使都不清白

评论(6)
热度(10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