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7.

赤霄拿出六个耳钉式光脑,交到他们手中,道:“你们先挑选想要的装修风格,到时候选中了发到我的光脑上。”

“这个怎么用?”一期摸着那枚耳钉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他第一次接触高科技,在之前的本丸,审神者不会给他们接触电子产品,获得外界信息的渠道,就连生活用品都是审神者网上订购,送货上门,他们外出都是出阵,远征。

“……这就是光脑的使用方式。”赤霄讲解了一番具体使用方式,拿出打火机,给烟点上火,评价道:“一群没我年纪大的老古董。”

小狐丸抬头看天,今天的天真蓝啊,主殿有说什么吗,风太大,他没有听清。

清光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撒娇,拽着赤3霄的衣角不撒手,“主人~我在原本的本丸里只接触过平板,没有接触过光脑啊~”说道最后一句话,他还故作委屈的瘪嘴,红色的眼睛里好像下一秒就要落下眼泪了。

赤霄把烟随手掐掉,用大拇指在清光的眼角轻柔地擦拭着,擦完并不存在的眼泪后,赤霄双手捧着清光的脸,看着他这一刻莫名泪光闪闪的模样,低沉沙哑的低音炮在他的耳边响起,“是我不好,错怪清光了。”如同哄着撒娇的情人一样的语气,让人浑身发麻酥软。

清光的脸不负众望的涨红,任由赤霄在他的睫毛,他的泪痣,他的嘴角暧昧缠绵地一一摸过,赤霄轻笑一声,将快要原地爆炸的清光拥进怀中,挡住了其余刀剑意味不明的目光。

被拥进怀中的清光,听着隔了一层薄衬衫,听着赤霄沉稳而有规律的心跳声,闻着赤霄身上的淡淡烟草味,触碰到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膛,慢慢冷静了下来。

审神者真是迷人又危险,浑身上下散发着的神秘感,引诱着一个又一个的猎物心甘情愿跳下这座深渊,哪怕知道他并不会爱上自己,但是还是忍不住会被吸引,最后万劫不复。或许他们爱的就是这种在钢丝上行走的感觉。

他都快要忍不住心动了,可是还不行,安定他们还没有回来。清光控制着自己过于慌乱的心跳,却又舍不得离开这个拥抱,只能保持沉默。赤霄的手在清光的背脊处如同蜻蜓点水般掠过,为他此刻纠结的内心适当的加了一把火候。

对于面前这副缠绵悱恻的画面,鹤丸闷声不吭,宗三、小狐丸随时准备掺一脚进去搅混水,长谷部虎视眈眈。

一期、萤丸对于手中的光脑式耳钉充满了好奇,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键,光脑从耳钉变成了一枚戒指,萤丸惊奇地来回摆弄着光脑,一期看着萤丸的操作也跟着学了起来,俩刀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此刻的波涛汹涌。

良久之后,清光从赤霄的怀中离开,迎向神色各异的目光,清光轻描淡写地点头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主人,这座本丸中需要一些正常的刀剑。”

作为初始刀,他需要负责引导赤霄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审神者,当然第一步要让主人明白时之政府审神者的职业要求所在,可不能让时之政府发现他们的身份。

“恩,走吧。”赤霄懒洋洋的哼声应答,给了其他的刀剑一个眼神,示意他们一起跟来。

鹤丸大着胆子,开始小心试探起赤霄的底线,指尖触上赤霄的手掌,看了眼赤霄的神色,发现没有反抗的意识,双手交握牵住了赤霄的右手,在赤霄看向他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露出了一个让人心疼的笑容。

他并不单纯,适当地露出点弱点,可以降低审神者的防备心,但是,他确实是很害怕啊。

这样想着,鹤丸脸上的笑容越加可怜。

赤霄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明知故问:“累了吗?”

“有些。”鹤丸委屈巴巴。

“在等一下,我去锻刀,然后一起吃晚饭。”赤霄眉梢一挑,含笑宴宴,握紧了鹤丸的手,隔着一层手甲,手上的温度温暖着鹤丸冰凉的手。

到了时之政府本丸的锻刀室后,赤霄扫了一眼里面的环境,不出所料看见了一个刀匠式神昏昏欲睡地趴在旁边的小床上。

“你们有什么想要的同伴吗?”

“哈哈,主人我想要三条派的刀剑,一振刀有些寂寞。”小狐丸微笑着露出犬齿,抖了抖耳朵,看起来可爱极了,偶尔露出来的野性更是一个大杀器。

赤霄点点头,看向其他刀剑,一期摆了摆手,明摆着的不想要认识的同伴;鹤丸想了想,说出了烛台切光忠的名字,赤霄欣然同意;宗三提名左文字一家;萤丸提名来派;长谷部拒绝,再来一振刀剑争夺主上的注意力,这种蠢事他是不会做。

“主人,我等你。”清光道,明显还惦记着之前本丸里的安定他们。

赤霄对于他的想念也是知道的,开口道:“等明天就带你去解决这件事情,解决的方式你来定,你可以选择改变历史,或者是复活。”

清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得到准确回复的他开始忧心于安定他们复活了之后,该怎么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毫不犹豫地开口道:“复活就好了,这件事情是已经发生过了的,我不会去逃避,我会向安定他们解释的。”

“好,我答应你,明天早上八点来我房间找我。”对于清光不逃避的心性,赤霄非常满意,也不吝啬于赞美之词,夸奖了一番清光。

解决了这件事后,赤霄把小床上的刀匠式神拎起来抖了抖,闻到了刀匠式神身上浓浓的酒臭味,嫌弃地撒手扔下了刀匠,刀匠垂直掉落在了堆积如山的冷却材上,疼痛使得它立马酒醒,茫然地注视着面前的审神者。

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已经去外度假了许久了,空荡荡的本丸空只剩下它一个刀匠,无聊得它天天借酒消愁,如今审神者回来了,他又有工作了,真是令人身心愉悦。

在这座本丸刀匠的记忆中审神者只是出外度假了,赤霄改掉了这座本丸的刀匠,和知晓本丸存在的审神者和付丧神的一切记忆。

“审神者大人,请吩咐!”刀匠式神从冷却材中艰难地爬出来,几次惊险地差点失足再一次掉进去,最后还是叫它爬了出来。

——
更新了
在这里问下大家能不能接受主角一行队伍碎刀,因为主角他们毕竟是检非违使啊,不碎刀不太可能啊
这章写得好腻歪暧昧啊,我大概是疯了,莫名有种宫斗的感觉_(:з」∠)_
三日月他们可以出场了,这几章都是日常了,还有安定复活的剧情
等走完日常,就进入综漫剧情,我要补番了,忘光剧情了[幽灵

评论(2)
热度(9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