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8.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8.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我,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怎样,厉害吧!”
  “在下江雪左文字。直至何时,战争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关照。啊,还请别要求得太严哦?”

  “我是爱染国俊!我可是有爱染明王的庇佑的哦!”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

  “我名为数珠丸恒次。在世人的价值观数次改变的漫长时间中,一直在寻找佛道究竟为何物。”
  “……哦呀。居然被召唤至尘世了。我是太郎太刀,人类理应无法使用的实战刀。”

  赤霄看着拥挤的锻刀室,太郎太刀倍受瞩目的身高首先拉住了他的视线,高高束起的长马尾,神圣冷淡的金瞳,眼尾的红胭脂为他点缀上了些许媚意,一身庄重的神官服,十指涂着金色的指甲油,手上拿着一振金红镶嵌的大太刀。
  个子比他高了一些,但是长得很符合他的胃口,性格粗看有些不讨喜,不会说话,根据已知信息,这是一把神刀,被供奉在神社,不知变通倒也不意外。

  对于将他召唤出来的审神者的打量,太郎太刀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有无不妥之处,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便开口道:“主人?”
  赤霄移开视线,偏头看向一旁的江雪左文字,哼声疑惑:“恩?”

  “主人,我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需要审神者看这么久,一定是有什么非常不对的地方,难道是因为他的身高?太郎太刀默默想着。
  “没有。”赤霄笑了笑,就是不告诉他在看什么,任由这振不熟悉尘世的神刀独自纠结。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主殿,锻刀室有些拥挤呢。”究极的自我主义者三日月宗近开口就是一串魔性的笑容,敏感的注意到了这座本丸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打断了太郎太刀的纠结。
  这时的太郎太刀才想起自己的窘境,因为房梁太矮,不得不微微弯腰,蜷缩在这个小空间中,可审神者的身高也不矮,却不见半分窘迫,身姿挺拔地站在中心位置。

  赤霄注意到太郎太刀纠结的小眼神,笑容满面地回视过去,他当然不会告诉太郎太刀他使用了空间术法,增加了他所在地方房梁的高度,日式庭院的房梁有些矮,等下用通讯器告知时之政府来增高房梁好了。
  “主殿?”被无视的三日月宗近不甘寂寞,再次开口强调自己的存在感。

  “那么,都跟我出来吧。”这次赤霄没有无视三日月宗近,锻刀室确实太过拥挤了,有些事情等出去再说吧。
  “主人,我是小天狗哦~很厉害吧~”今剑蹦蹦跳跳一马当先占到了审神者身边最好的位置,拉着审神者的手,露出满脸笑容,再次开口自我介绍。

  “恩,很厉害。”赤霄一把抱起今剑,带着今剑先走出了锻刀室,身后跟着十几振刀剑。
  哎呀……这位审神者不简单呢。居然没有被老爷爷的美色所惑,不过,审神者大人长得也不错,看审神者大人刚才对于太郎太刀的关注,恩……审神者大人喜欢这种长相啊。

  三日月宗近慢悠悠地走在队伍最末,看着审神者的背影,笑容灿烂。小狐丸狐疑地看着三条派最小的弟弟——三日月宗近,想看看他准备搞什么事情,这座本丸的鹤丸桑乖巧懂事,可不要让三日月在他的眼皮底下搞出幺蛾子,主人可是不会放过他的。

  烛台切光忠敏感地注意到时间已经不早了,该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不知道这座本丸里有会做饭的刀剑吗?
  长谷部忧心忡忡地紧跟在赤霄身后,不知道主人有没有饿了,他想要去帮主人做晚饭,虽然知道主人不需要进食,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忧心于此。忧心到一半,得到赤霄的命令,要求他们之前来的几振先去准备晚饭,长谷部带着其他刀剑半路和部队分道扬镳,前往本丸的厨房。

  左文字一家齐聚一堂,宗三关切地抱着小夜,开始引导弟弟和哥哥的心理状态,务必让左文字家远离不开心家族的称号。
  江雪.不高兴.左文字捻着手中的佛珠,安静的听着来自弟弟的唠叨,不反驳也听不进去,宗三看着自家哥哥固执的样子,明白一时改变不了哥哥的想法,不再念叨,转为询问他们的经历。

  小夜左文字拿着手中的柿子,不动如山地被宗三抱着,对于俩个哥哥的现状,轮到他开口的时候才说话。
  明石.国行一副稀奇的模样看着比他高一个头的萤丸,“萤丸,你怎么长高了?”

  爱染国俊看着高大的萤丸,拽了拽他的衣角让萤丸把他抱上肩膀,坐在萤丸的肩膀上看世界,大部分刀剑都矮小了许多,听见明石的问题,也将目光投向了萤丸。
  “发生了一些小事。”不想让明石、爱染担心,萤丸选择忽悠过去,他不说明石、爱染也没有办法。

  数珠丸恒次不紧不慢地走着,长发拖地,带起一阵灰尘,赤霄看着发尾被弄脏,忍不住用了一个漂浮术,让数珠丸恒次的头发不再拖地当扫把。
  数珠丸恒次错愕地看着漂浮着的长发,有些摸不准审神者的意思。

  “头发太长了,容易被弄脏。”赤霄指了指那头黑白渐变的长发,接着道:“你的头发洗起来应该挺麻烦的。应该能用光本丸的洗发水。”
  数珠丸恒次对于审神者最后的冷笑话,回以冷漠脸,“我便接受吧。”

  “主人,有什么事情吗?”今剑从审神者的怀中下来,踩着高高的木屐,活跃着气氛,一派天真可爱的小天狗模样。
  “你们应该也意识到了这座本丸和正常的本丸不一样,我是检非违使的审神者,名为赤霄,从此也是你们的审神者,放心,时之政府不会察觉到的。”赤霄说完这句话,环视着刀剑们的神色变化。

  三日月宗近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吃惊,时之政府给他们的记忆中,并没有检非违使有存在审神者的讯息。如果检非违使存在审神者,那么时间溯行军呢。

——
开头那几句全部出自百度百科,就不一一标注了
药研他们碎刀的那一章,按照初版设定其实是一期亲手碎的刀,后来考虑到我会被喷,改掉了设定
人物一多就容易拖章节,鹤丸才来了一天,时间线是傍晚,晚上要不要继续写拉长战线呢,现在是赤霄上任的第八天
求奶珠子,活动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捞到,心死如灰了,最后一天了_(:з」∠)_

评论(5)
热度(10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