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19.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19.
  “主人,那么一期殿他们是……?”烛台切光忠惊疑不定,根据他刚才的观察,并没有看出他们的不对劲。
  “他们是检非违使。”赤霄笑着扔下了这个炸弹,观察着刀剑们的神情变化。
  
  “可清光桑他们是时之政府军的模样啊。”今剑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反驳道。检非违使和溯行军都长得差不多丑,而刚刚的清光一行刀剑和时之政府刀剑长得一样的!
  “我帮他们换了一个身体。”赤霄不负责任的甩锅。

  “那么,请问我们是作为哪方存在,主殿?”三日月宗近一针见血,道明了现在的重点。这与时之政府交与他们的任务有所冲突,检非违使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修正主义者’。
  “你们啊……”顿了顿,“作为间谍。”

  “欸——”今剑惊叫一声,声音里是控制不住的兴奋,“感觉很有趣呢,三日月,是不是?”
  “哈哈哈哈哈,是很有趣。”三日月宗近魔性地笑了起来,默默盯上了正在走来的小狐丸的狐耳、狐尾上,“小狐,你的耳朵?”

  今剑等刀剑现在才发现小狐丸竟然有狐耳狐尾,这可真是一个惊人的消息,难道暗堕还要变异?真想试试能不能变成天狗呢。
  “是主人帮小狐做的一些小改造。”小狐丸义正言辞地推开今剑想要揪尾巴的手,“你们想要也可以叫主人帮你们。”

  被这样一打岔,气氛不复之前的沉重。
  “我的真名是赤霄,对外自称红莲,恩……是一个女装大佬。”说着劲爆的话题,赤霄脸上不见半点羞涩,凌然正义的模样倒是唬住了今剑和小夜左文字。

  “主人!是和乱藤四郎一样的女孩子吗?”爱染国俊莫名激动,小脸通红可爱,拽着明石.国行的衬衫下摆皱巴巴的。
  赤霄:“是的。”

  “好厉害啊。”“真酷。”“哈哈哈哈,主殿这可真是吓到爷爷了。”“会被吓到,真是太不帅气了。”
  几振神刀、佛刀安静地沉思,明石.国行仍旧昏昏欲睡。

  小狐丸见局势快要不可控制了,连忙道:“主人,长谷部已经做好晚饭了。”
  用过晚餐后,赤霄简单交代了一下明天的行程,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鸟居。
  打理好个人卫生后,赤霄打开了今天一天都没开启的通讯器,发现小组里的审判者果然在找他,随便敷衍了几句,他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小憩一会,虽然他不需要休息,还是需要入乡随俗好。

  凌晨三点三分,赤霄听到了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甚在意地继续闭眼养神。门被拉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轻盈的脚步声,赤霄放缓呼吸、心跳,假意熟睡,来者小心地触摸着赤霄的脸。赤霄坏心眼地拍掉他的手,来者一个后退,感到撞翻了后面桌子上的水杯,堪称惊险的接住了即将掉落的水杯,这一连番的动作动静不小。
  来者僵硬着身子,回头望向赤霄,惊喜地发现了赤霄没醒,悄悄地松了口气,坐到了床边躺了下来,赤霄适当地翻身腾出了一块不小的位置,来者怔然,悬着半边身体往里面挤了挤,一夜好梦。

  “主人。”长谷部敲了敲房门,在门外端着一盘粥和配菜,蹲坐在地上。
  “进来。”
  长谷部进来时,赤霄早已穿戴整齐,正拿着一本书在翻阅。长谷部正打算整理床铺,抖了抖被子,发现被子下面藏着一个付丧神——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你怎么在这里?!?!”长谷部一声怒吼,打破了这堪称美好的画面,将鹤丸从床上揪起来,鹤丸在怒吼声中惊醒,又被猝不及防地拉下床,正打算发火。
  他也是有脾气的,不能看他乖就这么欺负他啊。
  “都别闹了,今天我们还有正事要做,长谷部你去把他们全部叫到庭院,鹤丸你也回去换身衣服。”赤霄眼皮都不抬,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长谷部停下拔剑的动作,狠狠地瞪了眼鹤丸,大步离开了房间,至于鹤丸手入室见。鹤丸不畏惧于长谷部威胁的眼神,先是整理好身上穿着的睡衣,和赤霄聊了几句,然后继续保持着乖巧宝宝的模样,离开了房间。
  庭院中是早已等待着的刀剑们,三日月宗近还在努力地摆正头上歪歪扭扭的流苏,在艰难地穿好狩衣后,他又陷入了怎么也摆不正流苏的怪圈中,还固执的不愿接受小狐丸和今剑的帮助,站在一边的小狐丸、今剑看着三日月折腾的模样都替他心累。
  
  赤霄走上前,拂开三日月的手,接过了这个重任,将流苏拆下来,找准位置系上发绳,轻松地解决了这个困扰三日月已久的问题。
  “哈哈哈哈哈,麻烦主殿了,我不擅长打扮,一直都是由别人帮忙。”三日月半阖着眼,说明了他半天摆不正流苏的原因,即便如此,神色仍不见半点羞愧。

  刀账上面是有说这振刀不擅长打扮,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到了这种程度,赤霄抽抽嘴角,指了指旁边的俩个三条派,“今天怎么不让今剑,狐球他们帮你了?”
  “老爷爷也是想要在主殿面前留个好印象,没想到,居然搞砸了。”三日月笑着,松了松束得有些紧的护颈,袖子上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摇摆。
  
  单纯的三日月并不知道审神者存在的时间比他久远,自顾自的给自己安上爷爷的名号,知情的刀剑们面色复杂的看着三日月,三日月面对聚集过来的目光,好似没察觉一般,继续整理自己身上的不妥之处。
  赤霄:“原来是这样。”
  三日月:“嗯嗯~喜欢被照顾。”
  
  “都准备好了,清光你去定位那个本丸的所在。”清光心脏几乎要破膛而出,颤抖着双手打开了时空转换器,输入那段早已熟悉的坐标。
  一阵金光过后,他们来到了一个似乎被废弃已久了的本丸,荒草丛生,没有其他本丸中标配的长年不败的樱花树,所有的房屋鸟居都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因为在这座本丸居住过的的审神者,都长年遭到时间溯行军的敌袭后,时之政府忍痛放弃了这座本丸,将坐标抹去,只有这座本丸原先的付丧神,还记得这座本丸的存在。

——
卡文卡到生不如死,凑活看吧,有问题等修文吧_(:з」∠)_
这段剧情,明明有细纲还卡文,果然不应该断更,一断更就卡文,但我还是要断更[理直气壮

评论(4)
热度(10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