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2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
3.审all,准备开车中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
5.三观不正

027.
  太郎太刀对于自己竟然也被点名了,有些讶异,金色的瞳孔看了看赤霄,将未动的肉排推给了萤丸。
  萤丸叹气,对于同为大太刀,却不熟悉尘世的太郎太刀多了一些包容,小声地跟太郎太刀讲解着切肉排的小技巧,太郎太刀一脸严肃地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示明白,气氛十分融洽。
  
  旁边的数珠丸恒次暗含期待地将肉排递到一期面前,一期不甚明显地轻笑一声,放下自己的刀叉,开始为数珠丸恒次切肉排。
  他早就注意到了这振佛刀暗戳戳的眼神了,只是碍于数珠丸不说,他也不好直接问。
  
  一期把切好了的肉排推回数珠丸恒次面前,含笑道:“吃吧。”
  “谢谢。”数珠丸恒次拿着叉子叉起一块大小适中的肉,喂进嘴里,细细品尝这来之不易的食物。
  
  赤霄喝完高脚杯中最后一口红酒,放下高脚杯,站起身来:“你们继续吃,我先走了。”
  “主人,等等我。”
  清光慌乱地吃完最后的甜点,扔下叉子,拽着赤霄的袖角,亦步亦趋地跟着赤霄上了楼。
  
  “一期桑,小狐丸桑,萤丸桑,宗三桑,清光他已经去主的房间了,我们不需要去跟他说明今天的考察任务,但是,我们也要尽快赶到主的房间进行考察了。”长谷部严肃地提醒赤霄之前发布的任务,见被提到名的付丧神都点头,并加快了用餐后,脱掉出阵服配套的手套,开始收拾桌上已经用餐结束了的刀的餐盘,放进洗碗机清洗。
  
  “我呢?”鹤丸听见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停下吃东西的动作,问长谷部。
  “鹤丸先生,才来没多久,对于修炼的事情才刚刚入门,所以不用去了。”一期用餐巾擦了擦嘴,解释道。
  
  “欸~萤,主人他上任几天了?”爱染国俊也吃得差不多了,拉着身旁萤丸的披风问。
  “今天是第九天,有七天不在本丸中,第一批被主人锻出来的刀剑就是第二天开始修炼的,鹤丸桑是昨天来的。”萤丸放任着爱染拉拽他的披风,一本正经地回答着爱染的问题。
  
  “第九天?哈哈哈哈哈,主殿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呢,居然已经有了二十一振刀剑男士。”三日月宗近终于吃完了由烛台切光忠为了照顾老人家,而特意切地小小的肉排,插进了他们的话题。
  新任审神者居然有七天不在本丸,根据主殿他在时之政府也有一个本丸的线索,难道主殿他在时间溯行军也有一个本丸?三日月宗近眯眼笑着胡乱猜测。
  
  既然主人没有告诉弟弟他不是人类的事情,那么小狐也不告诉弟弟好了。
  小狐丸愉快地下了这个决定,看着三日月在主人的面前倚老卖老也是个不错的体验呢。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那么就去午睡吧,下午主人会安排出阵任务,大家请务必养好精神。”宗三拿起桌上洗干净了的柿子交给小夜,安排起了大家接下来的任务。
  小夜接过柿子,犹豫地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没有立即就吃掉,留着等午睡后在吃。
  
  “欸欸欸,作为检非违使出阵?”陆奥守吉行豪爽地喝完一大杯红酒解渴,听到宗三的话,随手将高脚杯搁在桌子上,激动不已地凑到宗三身边,手舞足蹈地就要抱起宗三。
  宗三被陆奥守吉行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险险躲开了陆奥守的熊抱,“陆奥守吉行!你冷静一点。”
  
  有些醉意的陆奥守完全不听宗三的话,又是一个熊扑,想要抱住宗三,宗三拉过旁边的长曾弥虎彻为自己挡过了一劫。
  被拉过来当挡箭牌的长曾弥虎彻笑了笑,任由陆奥守吉行熊抱,宗三歉意地说了声对不起,长曾弥虎彻摆摆手表示这是小问题。
  
  “等下午的出阵任务发布之后,确实是作为检非违使出阵。”宗三面对新人的眼神,临危不惧。
  “以此类推,如果是在时之政府本丸那么大家是作为时之政府军出阵。”烛台切光忠成功捉住了重点,以肯定的语气问先来的前辈。
  
  “是这样没错。”一期肯定了这个说法,重新带上了他的手套,在腰间佩戴他的本体。
  “那么……”
  “这是中立阵营吗?很有趣呢,哈哈哈哈,你说是不是,鹤丸桑。”三日月打断了和泉守兼定的话,说完自己的看法,把问题抛给了鹤丸。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啊。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鹤丸一脸正经地回复三日月的问题,检非违使和时之政府的双重身份确实是一个足够惊吓的消息,每一振‘鹤丸国永’都会喜欢的。
  萤丸在收到赤霄的短讯后,推醒了身边的来派昏昏欲睡的大家长,把爱染国俊交到了明石.国行的怀中,简单交代了几句。
  
  萤丸出声打断了新人们越来越离谱的猜想。
  “你们快点,主人在催促我们了。”
  
  听到萤丸的催促,宗三他们终于想起了正事,刚才被三日月带跑题了,一个个急忙走向顶层。
  顶层静悄悄的,只有正午的阳光在长长走廊侧面的窗户中洒下来,赤霄的房门紧锁,一期在门外敲了三声。
  “进来。”
  
  赤霄带着点沙哑的嗓音在门内响起,一期拧开门柄,从外看见,微微的凉风吹动着落地窗。赤霄拿着一本书在翻阅,清光膝枕在赤霄的大腿上安然入睡,桌上摆着新鲜采下还带着露水的玫瑰,清扬悠长的小提琴曲,阳台外争奇斗艳的各色花朵,这一切都像是一副经久不衰的油画一般。
  
  “你们开始吧。”赤霄拿起桌子上的书签夹在书中,放下厚重的书,看向迟到的几位刀剑男士。
  小狐丸最先站出来,盘坐在赤霄身边温顺地任由赤霄探查他的识海,予给予求。
  
  赤霄的识海毫无障碍地进入小狐丸最为隐秘的识海深层,小狐丸的识海没有抵触,就算有抵触对于赤霄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赤霄的识海中接收到了许多对于小狐丸来说最重要,不能割舍的记忆,惊讶地发现小狐丸的记忆中有许多是关于他的记忆。
  
  他觉得自己之于小狐丸来说,应该没有这么大的份量,他接收小狐丸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他的记忆中也从来没有小狐丸这振刀剑的存在。

——
这俩章感觉赤霄的存在感不强啊,我需要继续丰富他的人设_(:з」∠)_
人物一多我要一一写下他们的性格特征,感觉我快要把握不住了
明天应该可以进入东京吃货剧情
今天出了爷爷三号机,依旧懒癌不出货的一天

评论(7)
热度(91)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