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
3.审all,准备开车中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1.
  刚把钢筋扔下去的长谷部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重新戴上手套,回到了赤霄身侧。
  “第一部队派一振刀去通知他们快些。”赤霄看着下方单方面的屠杀,半点不觉得让藤四郎短刀碎在一期手中,是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哟西~加州清光出击。”清光把自己的小辫放好,一个轻盈的跳跃站在了天台的栏杆上,直接跳了下去,走楼梯远不如这样方便。
  和清光同批的付丧神,丝毫不觉得赤霄毫不掩饰的对生命的蔑视有什么不对。
  
  可在不明真相的三日月、江雪左文字、烛台切光忠等付丧神看来,这位主殿有些太过冷情了。
  漠视同样身为同类的审神者的死亡,同意一期一振的请求,让他去亲手将短刀碎刀,这些事情都有些然后他们无法忍受。

  “三日月,你要记住我们是检非违使,主人是检非违使的审神者,我们的责任是击败斩杀任何妄图篡改历史的人。不要在继续站在作为时之政府付丧神的角度上去看待现状,惹怒主人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小狐丸看着三日月他们不赞同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出声警告了他们,尽快认清自己的立场和身份,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也帮不了他们。
  
  鹤丸看热闹不嫌事大,想要下去加一把火候,可惜没有主人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主人对他的容忍度,还没有高到能够容忍他打断主人的计划。
  听到了小狐丸说话的声音,鹤丸凑热闹地也开始劝戒;“小狐丸说的没错,你们需要看清自己的立场。”
  
  注意到这边小群体的骚动,长谷部不客气地直接开口道:“如果你们不能看清自己的立场,我不介意帮主人让你们看清自己的立场。”
  宗三没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个病态疯狂的笑容,身后几欲实质化的樱花盛开的越加颓废糜烂。
  
  江雪左文字盯了一眼宗三,想要叫宗三不要再吓唬其他刀了,小夜还在旁边看着呢。
  一期收回刀,看着由他一手制作出来的血腥暴力的现场,面色平淡地环视了一眼身后一脸无辜的队友,最后看向了萤丸。
  
  高跟鞋踩在建筑材料上,发出一声响声,从高空跳下来的清光,走到空旷处,声音闷闷不乐:“任务完成了啊~主人还叫我来叫你们快些呢。”
  “嗨,任务完成了。”萤丸作为队长站出来应付清光的抱怨,“主人应该也要下来了。”
  
  话音刚落,赤霄正好落地,黑色的风衣带起一阵灰尘,“这个任务已经汇报给狐之助了,又颁发了新任务。相关资料已经发到你的光脑上了,接下来就交给第一部队了,清光。”
  “哦哦,出阵啦——!”
  新选组其他的付丧神听到了赤霄发布的新出阵任务,自觉地停下了勾肩搭背的各种小动作,集体看向清光。
  
  刚才的任务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一期一振刀进行单方面的屠杀,对于一期全方位碾压时之政府付丧神的实力,他们表示适当的惊讶,然后就是非常想要去战场上试试融合本体后的实力。
  
  心大如长曾祢虎彻、陆奥守吉行并没有在意三日月刚刚的言论,毕竟这位审神者看起来可是比前任好多了,加州清光也很喜欢,那肯定没问题了。
  清光兴致勃勃地领了时空转换器,熟悉的金光后,新选组消失在了原地。
  
  赤霄又交给了刚刚结束战斗的第二部队来自时之政府的任务,笑得如沐春风,“这是魂之助刚刚颁发给我们本丸的任务,大家务必认真完成。”
  萤丸抽抽嘴角,知道主人又在打坏主意,说白了就是想要借做任务为名,把时之政府的浑水搅得更浑些。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萤丸表面上还是一脸严肃,一语双关地回答道:“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
  萤丸的聪明让赤霄很是满意,交给了萤丸时空转换器,又目送着一支队伍出阵。
  剩下来的九人面面相觑,等着赤霄把他们打发走。
  
  果不其然。
  “你们回本丸。”赤霄干脆连理由都不给。
  赤霄给不给理由,他们都会老实听话,主人(主殿)在外面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不是主人(主殿)虐他们就不错了,这样想着小狐丸放心地带着剩下的八振刀回到本丸,忙碌的往返着俩个本丸进行内番工作。
  
  在所有刀剑男士都被打发走后,赤霄离开了工地,进入灯火辉煌的市区中心,自然地融入进了拥挤的人流中。
  “源君。”来人拍了拍赤霄的肩,亲昵地给了赤霄一个拥抱,一如既往的灿烂又温暖,“几年不见了,你去了哪里。”
  
  赤霄停下想要杀死这个人的动作,眉头紧皱,看来主神是给了他一个有些麻烦的身份,自然地跟十束多多良打招呼,“好久不见,多多良。找了份工作,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所以不能和你们联系。”
  十束多多良没有把赤霄之前皱眉的神情放在心里,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理由,露出了如同小太阳一样的笑容,热情地邀请着赤霄去他现在工作的地方,“我现在在吠舞罗工作,源君要来看看吗?”
  
  几年未见,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位好友身上巨大的变化,身上的气势和血腥味重得他在十米外都感觉到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是好友啊。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变化。
  
  赤霄看着纯良无害的十束多多良,回了一个笑容,“恩,我刚回到东京,那就拜托多多良带路了。”
  “嗨嗨~”十束多多良元气满满地回答道,领着赤霄来到了吠舞罗的门口。
  
  从外面来看吠舞罗就是一家酒吧,酒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位金发,戴眼镜,穿着酒吧侍应生服装的男人站在吧台,用干净的白布擦拭着玻璃杯。
  “草薙,我带朋友来了~”十束多多良一边拉着赤霄,一边靠在吧台上,示意草薙出云看看他。
  
  “权外者?”草薙出云扬眉,问把人带过来的十束多多良。
  “没错啦,呐呐,源君你要喝些什么?草薙调的酒很棒呢。”十束多多良敷衍着草薙出云,笑着转移了话题,触犯好友的秘密,后果会很严重的。

——
解决一下三日月他们这类新来的由时之政府军培育出来的观念问题,下章还没想好写什么
接下来的休假,检非违使审神者大会都是无大纲裸奔,开始放飞自我,随时打算去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里搞事,搞什么事暂时没有灵感_(:з」∠)_
卡文啦卡文啦,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写好!
求一个源姓日本名,作为赤霄现世的名字

评论(7)
热度(9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