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6.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6.
  长谷部在笔记本上快速记录着出行需要的物品,确认没有疏漏之后,扬声催促道:“都准备好了吗?”
  “等等,我还有一个东西忘拿了。”今剑挠挠头,突然想起了主人送给他的小天狗手办还没拿。手办是主人午后闲暇之余,按照他们的模样,捏出来的粘土手办。
  
  这是主人亲手做的~
  只有他和来派的爱染才有的礼物哦!三日月、小狐丸、清光他们都没有!
  长谷部瞅着还有几个老年刀还没来,便点头同意了,把手中的笔记本放进行李箱中,顺带提了句,“叫三日月和小狐丸快点!”
  把催促某位拖拖拉拉的老年刀的任务交给了今剑。
  
  “三日月!别乱动了!”
  今剑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小狐丸的一声怒吼,放轻脚步,偷偷扒着门缝,窥视里面的情况。
  三日月笑得花枝乱颤,把小狐丸给他穿到一半的狩衣又弄乱了,小狐丸抓狂地想要拿绳子绑住三日月。
  
  “你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在是……太痒了。”三日月断断续续地为自己辩白,他是真的怕痒。
  
  以往是今剑负责给三日月穿狩衣的,但是今天,今剑一大早就高高兴兴地收拾好了行李,拖着行李箱蹦蹦哒哒地离开了。
  没办法,小狐丸只能一个人给这个生活五级残废穿衣服。

  今剑突然推开门,跑进三条派套房中的客厅中,笑嘻嘻地说道:“我来帮忙~”
  “大家都准备好了?”小狐丸退后一步,腾出地方让今剑帮三日月穿狩衣。
  “都准备好了,就差你们了。”

  今剑相当熟练地隔着一点距离,给三日月快速穿上狩衣,戴上甲胄。三日月眯眼享受着俩位兄长的照顾,这次没有笑场,弄乱今剑给他穿上的狩衣。小狐丸见针插缝地给三日月戴上发饰,大功告成。
  
  今剑搞定了三日月的服饰问题后,急忙回到自己房间,在枕头下把手办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放进床头柜上的木盒子里,关上盖子,抱起木盒飞一般地离开了房间。
  小狐丸拎起放在门口的行李箱,暂时不想再搭理这个弟弟了,好气啊!
  
  三日月笑容暖了几分,拎着只放了几件衣物,连洗涑用品都没带,轻飘飘的行李箱,慢悠悠地走在最后。
  到时候需要用,就找长谷部好了,本丸管家一定有准备好这些,实在没有,可以到度假山庄在买。
  
  长谷部板着脸,懒得呵斥这把平安京老刀了,反正他也不会听。
  “主,都到齐了。”
  “那么出发。”赤霄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伸手推开了本丸大门。
  
  外面是检非违使制造傀儡检非而形成的鬼道,无数不甘死亡的付丧神分灵在哭泣着、怨恨着,蛰伏着随时准备将这些还能够呼吸,能够欢笑着的同源们拖入深渊。
  清光眼眸中泛起了一丝兴致,用高跟鞋踩在了想要攻击他的怨灵的手臂上。细细的鞋跟踩碾在虚化的怨灵身上,竟然给他带来了实质化的痛感。
  
  一声惨叫响破鬼道,周边的怨灵也不是没有脑子,意识到招惹不起,刷地一下全体消失了,只留下了被碾着右臂不能动弹的怨灵。
  “清光,别玩了。”赤霄的声音不急不缓,却有效的制止了他凌虐怨灵的行为。

  在怨灵以为自己谈过一劫,想要讨好这个愚蠢善良的人类,趁人类不注意夺取他的躯体的时候,人类接下来的话让他如坠冰窟。
  “你们知道暗黑本丸吗?”

  齐刷刷地点头,通过光脑在三方论坛在水贴子的他们,当然知道暗黑本丸的存在,更何况清光他们就是属于暗黑本丸出身的。
  “这些怨灵就是导致暗堕付丧神失去理智,无故攻击继任审神者,造成无人愿意接管暗黑本丸,最后因为没有灵力供取而变成原型,甚至消亡的罪魁祸首。”

  三日月眼睛半阖着,倒映着弯月的漂亮眼眸,那张精致的脸上,此刻透露着让人不能忽略的磅礴杀气,嘴角的笑容越发耀眼迷人,语气不急不缓:“原来是这样,真想毁掉他们的计划,如果毁掉了,会很生气吧。”
  “是会很生气,可那又如何?”赤霄反问回去,语气甜如蜜糖引诱着:“三日月想要试试吗?我可以帮你。”
  
  “那就拜托主殿了,我会支付足够的报酬。”三日月眉眼带笑,深邃的瞳孔中幽幽地泛着波光。
  赤霄伸手在三日月的脑袋上敲了敲,低头上即将碰触到的时候,停止了前行,调笑道:“我很期待三日月给的报酬。”

  “不会让主殿失望的。”三日月神情自若,像是没有察觉到这超过了主臣之间的距离一般,明明后退一步就能拉开距离,可他却选择了继续保持着这个暧昧不清的距离。
  “主人,我们到了~”走在最前面探路的鹤丸在清楚看到了度假山庄后,转身想要向赤霄分享喜悦的时候,却看到了这对于他来说格外刺眼的一幕,表面装作无所谓,心底的苦涩开始控制不住的泛滥翻涌。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种感受,喜怒哀乐全部由他掌控,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也是最后一次喜欢一个人。
  
  “鹤先生,你能帮我照顾一下爱染和小夜吗?江雪、萤丸和明石将他们托付给了我,去完成各自的任务了,我现在要去山庄的厨房看一下食材有没有送到。”烛台切光忠尴尬地请求道,因为他本丸之母的名号响彻了所有本丸,这座本丸里的一期又不会帮忙照顾短刀,所以这一类的事情,大家都默认交给了他。
  
  “好啊。”能有一件事情可以暂时转移注意力,对于现在他的状态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烛台切光忠放心地把短刀交给了靠谱的鹤丸,去检查这三天的食材有没有被万屋的工作人员及时送到。
  
  “……”
  小夜安静地吃着宗三留给他的柿子,爱染喋喋不休地讲着爱染明王的故事,小夜认真地听着爱染的絮絮叨叨,有时还会被爱染夸张的语气和动作逗笑。
  鹤丸虽然情绪低落,但还是陪着短刀嬉笑打闹,爱染脸上永远生机勃勃的笑容,和喜爱热闹的性格,使得他一直是所有本丸中的开心果。

——
度假内容重写。删除釜山行
再也不写副本了,综漫全部打酱油,重点刀男!
接下来要解锁新检非违使——真品山姥切国广

评论(1)
热度(9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