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7.
  “主人~”清光欢快地飞奔跑向还在和三日月窃窃私语的赤霄,脚下忽然一个踉跄,直挺挺地就要摔倒在地上。
  赤霄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爱撒娇的刀子精,眼见着要摔,及时地单手揽住了清光的腰,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清光借助着赤霄的力量站了起来,欲盖弥彰地瞟了瞟度假山庄四周的风景,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清光突然想起了他来的原因,化解这尴尬的气氛转移话题,声调高扬地说:“太郎殿整理物品的时候,在汤池那边找到了一振属于检非违使的刀剑男士,主人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赤霄挑眉睨了一眼笑得开心的三日月,故作难过地问:“清光来找我就因为这个啊,主人好失望啊……”
  清光惊愕地抬头仰视着那个总是一副局外人模样的主人,身体发僵,一动不动,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牵起赤霄的手,十指交扣。

  “……清光最喜欢主人了!我想帮主人获得更多的刀剑男士,想让主人成为检非违使审神者中最出色的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清光的眼神处于游离状态,这句话说出来已经是耗费了他很大的勇气了。
  哪怕他明知道主人不过是一时兴起扮可怜,想要逗弄他而已,可他还是忍不住动心,安定已经回来了,他可以向主人诉说那些他之前不敢说的话语了。

  加州清光爱着赤霄,这一点毫无疑问。
  “恩,清光很有野心,成为最出色的存在听起来也不错呢。”夸奖完清光,紧接着话题一转“那么,清光知道那振刀剑男士是谁吗?”

  “没猜错的话,是五振初始刀中的山姥切国广。”清光略显迟疑的回答。
  从刀鞘来看,这振山姥切国广的刀鞘实在太过华丽了,不符合山姥切国广的人设,可其刀柄和刀身无一不说明了他就是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国广?据说是个很自卑的孩子呢。”三日月皱起眉头,他对于山姥切国广的印象就是常年披着一张被单,缩在角落里念叨着反正仿品也没有人在意之类的话,散发着和左文字一家不相上下的负能量。
  “先去看看,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了。”赤霄表情轻松,顺着力道拉住了清光,脚步平缓地走向了山庄中的汤池温泉。
  
  清光感受着赤霄冰凉的手掌,更加扣紧了他的手,哪怕知道是天生的,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甩了甩袖子,迈着不快不慢的步伐跟在了身后。

  大厅内聚集着闲着没事干来凑热闹的付丧神,大和守安定认真地用白布擦拭着刀剑上堆积已久的灰尘。太郎太刀一脸严肃地跪坐在榻榻米上,所有所思。
  “太郎,这振刀是在哪里发现的?”赤霄问。
  
  根据这振刀剑周边的磁力场来看,是不属于这个位面的存在,是被意外召唤过来的刀剑男士。
  太郎太刀微微抬头神情认真地直视着审神者,回答道:“在换衣间发现的。”
  
  “我知道,我知道,是被上任审神者遗留下来的?”今剑迫不及待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语气天真浪漫,长长的睫毛蝶翼挥舞着自己翅膀,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不是。”赤霄摇头,否认了这个猜想。
  
  “失去灵力支撑的叛逃者。”怕判断失误,萤丸在多次探测过后,给出了正确的答案,看了圈发现新人都一脸困惑,抿了抿唇,继续说:“如果没出错的话,这振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山姥切国广。”
  赤霄赞许地摸了摸萤丸的头,补充了他话语中的漏洞,“这是一振作为真品存在的山姥切国广。”
  
  大和守安定将手中的山姥切国广递给了赤霄,赤霄接过后输入灵力,唤醒了这振山姥切国广。
  “我是山姥切国广,国广的第一杰作!”
  
  出场时自带柔光特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标准美人长相的山姥切国广,在灯光的照耀下,纯金色如同黄金一般的短发闪闪散发着光芒,意外的没有披着那件总是让歌仙兼定纠结不已的脏兮兮被单,褪下纠结于仿品身份,常年自卑爱躲在阴暗的角落中的外壳,此刻的山姥切国广分外耀眼。
  
  “山姥切,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三日月第一个走上前来兴致勃勃地和山姥切国广打招呼。
  山姥切国广眼底闪过轻微的诧意,点点头道:“三日月殿你好。”

  看来山姥切的这个叫法并没有踩中这振山姥切国广的雷点,三日月联想到赤霄刚刚所说的话,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一点猜疑,同时对于这任主殿的好奇心更加旺盛了。

  “主人说你是从平行世界过来的,而且还是个叛逃者……那么,你在时不时有审神者前来度假的温泉山庄中呆着,是想做些什么呢?山姥切国广。”宗三用他特有的如同吟咏的腔调,质问道。
  “呵呵……”山姥切国广冷笑一声,语气僵硬,怼了回去:“只不过是失去审神者的灵力支持,而变回了原型而已。”
  
  对于他来到这个世界叛逃离开审神者身边之后的经历只字不提。
  “我看你是妄图改变历史失败暗堕了吧……”宗三不甘示弱,继续戳他的痛处,“被称为仿品的屈辱,退治山姥的名号被长义所掠夺,啧啧……”
  
  面对宗三的嘲讽,山姥切国广握紧了手中的刀柄,眉眼不善地怒视着他,凛声道:“‘山姥切国广’在这个世界被称为仿品又如何,只要还是国广的第一杰作就够了,退治山姥的名号……”
  “恩?”宗三用鼻子哼出一个字,表情及其不屑。
  
  “我不稀罕!”
  “!?!?!?”
  这四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响彻云霄,对山姥切国广这振刀有所了解的清光瞪大了眼睛,哆哆嗦嗦地伸出食指戳了戳身边大和守安定。
  “安定安定,你拍一下我,我不是没睡醒吧,山姥切有这么帅吗?”
  
  大和守安定僵硬地用力拍了下清光的背,同样还有从山姥切国广的霸气宣言中醒过神来。
  “哎呀!安定你力气太大了。”清光吃痛地惊呼出声,反手捂着背揉了揉。
  
  “你……”宗三拧眉,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人打断了。
  “山姥切加油!俺看好你!”陆奥守吉行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红薯,边吃边为山姥切国广打气,俨然一个小迷弟样。

  “山姥切国广灵刀的名号真是名副其实。”赤霄真心实意地为这振山姥切国广鼓掌,难得有一振看得清的刀剑,可是要好好夸奖一番。
  “退治山姥的传说被刀顶替了,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难道不是吗,山姥切?”
  
  山姥切国广露出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笑容,骄傲地回答道:“确实如此。”
  “山姥切先生~你在另一个世界还有过别的传说吗?”爱染国俊抱住了山姥切国广的大腿,翘首以盼。
  
  虽然总是披着被单的山姥切先生实力也不差,但是另一个世界的山姥切先生真是太棒了,想要听山姥切先生讲故事!
  “当然。”山姥切国广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眼神中的锐利有所缓和,看向抱着他大腿不撒手的爱染国俊,柔声道:“现在不方便给你讲,睡觉前可以来找我。”
  
  “谢谢山姥切先生~”今剑虽然没有和爱染国俊一起去抱大腿,但他可是有竖起耳朵听的哦~
  小天狗的名号也是名副其实的!
  
  “如大家所见,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我是真品——山姥切国广,而不是受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讬所打的刀。”山姥切国广郑重地自我介绍了一遍,眼睛扫过四周,嘴角上扬,继续道:“被意外召唤来到这个世界,无法忍受那个审神者想要让我成为‘真正’的‘山姥切国广’,而选择叛逃。”
  
  意外来到这个世界,意外被审神者唤醒,然后被敏锐的审神者发现了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故意在他当任近侍的那一天,将‘山姥切国广’的资料摊开放在桌面上,说要去试吃光忠新做的甜品,只留下他一个人呆在书房里,
偷偷躲在书房的暗阁里,想要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
  可他的反应却令审神者大失所望,他只是随手翻阅了一遍‘山姥切国广’的资料后,然后放回了书桌上。
  
  没有暴怒,没有惊讶,只有平淡和安静。
  经过这一次试探后,审神者变本加厉,想要将他变成和这个世界的山姥切国广一样。审神者开始用所学的心理学,试图诱导他,让他认为自己是个无用的仿品,只配在阴暗的角落里生活。
  
  他对于审神者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忍无可忍,最后选择了离开本丸,成为没有灵力供给的流浪付丧神。至于本丸中那些已经被洗脑成功的其他付丧神,他无法帮助他们。
  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莺丸……在他来到本丸之前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了,每一批都因为无法忍受审神者的洗脑,而毅然选择了离开本丸暗堕,或者从容不迫的迎接死亡。
  

——
对于外貌描写好词穷啊
被被的回忆杀就不详写了,因为不虐没有黑泥,懒得写|・ω・`)
找不到当初写玻璃渣的感觉了,都怪最近看多了傻白甜,我要去重温十大酷刑找找被虐得肝疼的感觉,然后写玻璃渣

希望大家喜欢这只被被(´∀`)♡
虽然和我原本的设定有出入,但是被被好帅啊!!为被被打call

评论(10)
热度(8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