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8.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8.
  山姥切自我介绍结束后,大厅瞬间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碰——”重物高空重重落地的声音。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门外,侦查出色的俩振短刀看清了外面的情况,其余的人在同一时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今天真是热闹啊。”宗三眉眼带笑,语气嘲讽。
  一期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当他看见赤霄脸上的神色后,心中各种情绪都翻涌了上来,片刻后,沉声道:“是来自藤四郎的短刀。”
  
  主殿不可能不知道门外有其他人,放任藤四郎短刀进入这里,只可能是主殿想要新的短刀了。
  一期控制不住脑内对于那振藤四郎短刀的各种恶毒想法,蜜金色的瞳孔幽幽地泛着波光,大力握紧了手中的刀身。刀身在他大力的握紧之下逐渐弯曲变形,感到身体上的疼痛后,一期这才收敛起了自己嫉妒的情绪,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假笑。

  “就由我来查明他来到这里的目的。”
  他主动走上前来,地上趴着一个狼狈不堪,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雪白的大腿上,秀丽精致的脸上,粟田口军装上布满了新鲜的血液。
  
  药研藤四郎粗喘着气,动弹不得。
  一期半蹲下身,粗暴地拽住他的头发,随着他蛮力的拉拽,药研藤四郎抬起头来,深不见底的幽紫色瞳孔直视着一期一振,语调生硬:“一期尼,有什么事吗?”没有半点尊重和亲昵。
  
  他从朝生的口中得知了这位审神者身边的一期一振是完全暗堕状态,暗堕原因还是由藤四郎短刀造成的。他的暗堕间接导致了时之政府内所有的一期一振的碎刀,而后,政府重新送回来的一期一振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和一期一振朝夕相处的短刀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变化。他药研藤四郎不承认重新回到本丸中的‘一期一振’,还是藤四郎短刀们原本的一期尼。

  不是所有的一期一振,都是他们的一期尼。
  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振一期一振对于藤四郎短刀还会存在喜欢、宠爱之类的情绪,因此,他也不会对这振一期一振有什么好态度。
  
  “说,你来这里是想做些什么?”一期眉宇间满是厌恶,语气恶劣的质问道。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要成为有主的付丧神。”药研藤四郎坐了起来,嚣张地笑了笑,挑衅着这振完全暗堕,却又刷着一层极具欺骗性的白漆的一期一振。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一期的第一反应就是将目光投向新来没多久的付丧神们。
  “不是他们。”药研藤四郎直接否定了一期一振的猜疑,“……是时间溯行军的那位审神者——朝生。”
  
  他一字一顿地说出了那位审神者的真名,不过是临时达成的合作关系,现在出卖起来,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更何况那位审神者也不是什么好人。
  
  “嗤。”赤霄嗤笑一声,稍微提高了音量,确保在座的所有付丧神都能听到,“他是不是说我愿意接收流浪的付丧神。”
  “确实如此。”药研藤四郎应声道。
  
  时之政府属于一些资深地位高的审神者和付丧神的小团体中,暗地里一直都有时间溯行军和第三方检非违使都存在审神者这一谣言。
  通过这几天跟在敌审神者朝生身边随行出阵的经历来看,确实如此。

  时之政府出阵时,常遇见的敌刀都是底层的炮灰,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只是机械的出阵,直至碎刀。五图、六图、七图的敌刀都是有审神者的时间溯行军,并且都是由时之政府原本的审神者带着付丧神暗堕而来的。
  
  之前的这些猜想在之前只是他的推断,当真正见到这位来自检非违使的审神者时,一切困惑都迎刃而解。
  “清光,你先带他去清洗一下。”赤霄抬抬眼皮,收下了来自药研藤四郎的自荐。
  
  他不在乎药研藤四郎究竟有什么目的,左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清光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看到药研藤四郎只剩下一口气,再不手入就要碎刀了。撇了撇嘴,最终决定遵从赤霄的命令,带着这振脏兮兮的药研藤四郎去清洗,然后让主人替他手入。

  “清光桑,谢谢。”药研藤四郎礼貌又不失亲切的和清光道谢,和本丸中审神者颇为喜爱的初始刀搞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清光微微点头,指甲在本体上抠出一道道刮痕,第一次被这样郑重的道谢,让他对药研藤四郎的好感度一下子上升到了20。
  
  一期注意到赤霄的目光几次有意无意地扫到了他手中有点弯曲的本体,偷偷地把本体挡在了身后,自欺欺人的假装主殿没注意到他对于自己本体的暴行。
  “你们还有谁需要手入?”赤霄声音凉凉的。
  
  一期感到背后一凉,心脏几乎要破膛而出,低垂着头从队伍中站前一步,含糊不清地说:“主殿,我需要手入。”
  “没有出阵受伤,为什么会需要手入?”赤霄十指敲着桌面,打趣道。

  鹤丸兴趣上来了,脚步轻快地走上前来,把一期藏在身后的本体抢了过来,趁着一期不敢抢回来,赶紧递给了赤霄。
  “鹤丸,你觉得一期的刀为什么是弯的?”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一期,赤霄询问着在打着坏主意的鹤丸,对一期开始了公开处刑。

  “应该是一期桑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弯,想让自己更弯一些吧,没错,就是这样~”鹤丸用诡异的目光扫在了一期的身上,露出了一个让刀毛骨悚然的笑容。
  “……”一期秉着沉默是金的道理,不搭理赤霄和鹤丸的调侃。

  慢半拍如陆奥守在同伴们的解释中,都明白了过来,又掏出了十几个红薯和同伴们分食,做一个伪不明真相的吃薯群众。
  “一期桑,我能试下吗?”天然黑大和守安定雀雀欲试,歪头询问安静如鸡的一期。
  
  “不能!”看到几位平安老刀都打算掺上一脚,一期不再沉默,语气万分的诚恳:“主殿我错了,我不该用本体发泄。”
  三日月大失所望,幽幽的叹了口气,还是不死心地想要上前。一期抬腿挡住了三日月,不让他过去。

——
你们期待的暗堕藤四郎和一期的会面,火药味十足,emmmmmm也是意料之中
诡异的变成了隔日更,努力恢复日更的状态。昨天写到800,被打断了思路,脑袋一片空白,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这章打算写什么,就干脆不码了

开始存稿,目标为每天多写500,国庆节出去玩四天,没有存稿的话……

评论(9)
热度(7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