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9.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9.
  “哦。”赤霄架起双腿搁在桌子上,一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胡扯的模样。
  “……”一期挪开视线,面色凝重,开口道:“请主殿为我手入。”

  赤霄嘴角微挑,握住刀柄将刀拔出刀鞘,五指在刀身上轻柔的抚摸,适当的添加了一些灵力。
  被掺着灵力的抚摸本体所带来的快感直接反应到了付丧神的身上,一期倒抽一口气,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呻.吟,原本清明的眼瞳开始泛起雾气,面色潮红,瘫软在了沙发上。
  
  赤霄眸光一沉,加大了灵力的输出,一期赶紧低垂着头,咬住下唇,不让呻.吟声溢出来。指甲不自觉地在沙发的扶椅扣出了一个洞,里面的海绵碎屑在一期的蛮力之下飞扬了起来。
  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快要飘起来了。属于主殿的灵力同时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上面亲吻、舔舐、抚摸,一层又一层的快感在他的身上叠加累计,每次即将到达高.潮就被主殿恶劣的打断,没有宣泄的出口。
  这一切都快要将他逼疯了。
  “好了。”
  
  轻飘飘的俩个字在此刻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
  一期暗自松了口气,松开了紧咬着下唇的牙齿,刘海滴滴答答地流着汗水,模糊了视线。

  捏住他的下巴,拨开他的刘海,赤霄满意地看见了一期泛红的眼角,轻声道:“舒服吗?”
  衣料被汗水渗透紧贴在肌肤上的感觉,让人难以忍受。一期强撑着一口气,为这次手入做了一个评价,声音有些沙哑,“很舒服。”
  
  确实很舒服,他没有隐瞒的必要,有那么一刻,他认为自己会在这无尽的快感中碎刀。
  赤霄打横抱起浑身无力的一期,扔下了大厅里的其他人,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大厅右侧的楼梯,随意推开了一间房间,动作轻柔地把一期放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临走前说了句:“你先休息一下,午饭我要叫人送来。”
  
  一期点点头,心跳漏了一拍。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赤霄早就合上了房门,离开了。
  没有犹豫,赤霄径直走向了药研藤四郎所在的浴室。
  浴室外,清光纠结地看着被扣花了的指甲,保存了十天依然崭新的指甲,今天被他无意识中扣花了,这可是主人亲手给他做的指甲,好心疼QAQ

  抬头时,余光看到了赤霄的到来,泪眼汪汪又惊喜万分的叫了声:“主人~”
  声音甜得好像是吃了好几罐蜜一样。

  “恩?”赤霄和颜悦色地应了一声,刚刚玩弄了一遍一期,现在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指甲花了,主人能帮我再涂一遍吗?”清光期待地眨眼看着英俊的审神者,使用撒娇这项终极技能。

  “恩,清光你去收拾东西,我先给药研手入。”赤霄宠溺地刮了一下清光的鼻子,脸部的线条柔和了几分。
  清光瞬间眉开眼笑,变脸功夫一流,脚尖时不时的点地,发出滴答的声音,“主人你能不能低下头。”

  赤霄依言低下头,还是差了点高度,清光踮起脚尖,在赤霄的脸颊上落下了轻轻的一个吻,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赤霄摸了摸右边被清光亲吻过的脸颊,挑了挑眉,摇了摇头,只感到了一阵好笑。

  就在这时,药研藤四郎推开浴室门,喊了一声:“审神者大人,我洗好了。”
  “跟我来。”赤霄收起笑容,带着药研藤四郎来到了度假山庄中配置的手入室,语气中没有半点起伏,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躺下。”

  药研藤四郎没有反抗,将本体放在了手入室的桌子上,然后乖乖地躺在了手入室中的床上,双手搭在腹部,直视着赤霄。
  赤霄的那张脸上波澜不惊,再也不见他刚刚看见的宠溺笑容,只有纯粹的冷漠。他看见那双握住他本体的手,是那么的指骨修长,厚重有力,握刀的姿势十分标准,虎口却没有半点老茧存在过的痕迹。

  药研藤四郎对于这位审神者的戒备又加上了一层,成为了第一危险人物,肌肉一瞬间绷紧,过了一会儿,又主动解除了戒备的状态。目前他还需要这位审神者作为助力,完成他的计划,不能惹怒这位据说,实际上也就是任性,心情不定的审神者。
  
  刚说明自己放下了警惕,赤霄嘴角的微笑令药研藤四郎又重新恢复了高度警惕的状态。
  “这么紧张?”赤霄调笑道,手上没有停下拆卸刀的动作。
  
  药研藤四郎嘴唇绷得紧紧的,眉头深锁,手在赤霄不注意的时候戳了下伤口,面色迅速变得苍白,开口否认:“失血过多导致的肌肉紧绷。”
  这句明显是随口瞎扯的理由,他也没有指望能够骗过这位审神者,但只要猜不出他来这里的目的就足够了。
  
  “哦?”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赤霄只是意味不明的反问了过去,用着不同于刚才给一期手入的方式,给这振需要调.教的药研藤四郎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
  “嘶……”药研藤四郎倒抽一口凉气,吃痛得弓起背,多年在原本本丸呆得经验让他立马调节好了表情,恢复了原本的躺姿。
  
  莫名的不安涌上了心头,在药研藤四郎感到不妙的同一时间,赤霄的灵力渐渐输入超越了他能够承受范围,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药研藤四郎一时忘记了防备赤霄对他本体下手的可能性。
  疼痛蔓延至身体的每一处,药研藤四郎粗喘着气,撑着床板想要爬起来抢回本体,可下一波疼痛再次席卷而来,手臂失去支撑的力量,砰的一声躺回了床上。

  赤霄单手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御守扔在药研藤四郎的手上,冷淡的说:“御守的使用方式不用我教你,快碎刀的时候用上。”
  药研藤四郎握住手中的御守,心猛地下沉,碎刀他并不陌生,他在本丸中见过不计其数的刀剑男士一个个游戏失败,被审神者惩罚碎刀。
  
  他没有硬气地扔掉御守,而是更加用力的抓紧了手中的御守,至少他不能在还没有完成任务的时候就碎刀,他还要找到‘大将’好好报答她的厚爱!
  在濒临碎刀的那一刻,他使用了那枚御守。

——
开了趟假车,手入约等于开车,没毛病。
给清光吃了个糖
接下来主要写咪酱,太郎,被被,药总,其他的暂时可以退场了,下章药研回忆杀

评论(4)
热度(7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