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4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45.
  回到本丸的第一时间,长谷部就去把窝在壁炉前的狐之助逮到外面来。狐之助睡眼朦胧地被长谷部拎着犬科动物最敏感的后颈,从温暖的巢穴中来到被切换成冬景的冰天雪地之中。刚走出城堡内,身上残留的些许暖意立马就消散了,不由打了个激灵,立马清醒了,蜷缩着身体,整只狐都被冻到瑟瑟发抖。

  等稍微适应了外面寒冷的环境之后,狐之助正想发脾气,骂那个不由分说就把它弄出温暖巢穴的人,扭脖子回头一看,整只狐都惊恐得毛刷地一下全部炸起来了,呆滞了片刻,慌乱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

  外面站着的所有刀剑男士,都不是检非违使模样的暗堕刀剑男士!
  “狐之助,好久不见。”长谷部用力地把手中的狐之助甩了起来,直把狐之助甩到眼冒金星。
  
  狐之助悬在半空中,等待眩晕过后,以倒挂金钟的姿势发现了这座本丸中的所有检非违使都是未暗堕的模样,被吓到浑身冒冷汗,“你们……你们……”
  “我们怎么了?”小狐丸蹲下身,摸着小狐狸的毛问道。
  
  “你们不是都暗堕了嘛!怎么还是未暗堕的模样!”狐之助声音不由得尖锐了几分,语气中的质问意味格外明显。
  “小天狗才没有暗堕!”今剑大声反驳道。

  “爷爷也没有,哈哈哈哈哈……哎,这种时候不该笑呢。”三日月附和着,在看到狐之助眼底噙着泪水的模样,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慈祥的老爷爷还是不要在狐之助的伤口上撒盐了。

  狐之助再被接连的嘲笑戏耍后,心底的委屈快要淹没再也憋不住了,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接二连三地掉了下来。
  它只是个那位大人身边的狐之助的一缕分身式神而已,它真的不知道更多的情报。

  “别欺负它了。”大和守安定看不过,从小狐丸手中抢过了狐之助,然后……他玩起了狐之助的肉垫。
  “狐之助这个蠢货怎么可能知道重要的消息。”明石.国行躺在走廊上,半眯着眼强打着精神说了一句话,尽快收集到足够的情报才是当务之急,早点解决他也能够早些休息。

  “狐之助才不是蠢货,我知道你们审神者是被检非违使总部从时间隧道里面召唤出来的,作用是炮灰!”狐之助被激将法一激,直接把它所知道的最重要的消息说了出来。
  和泉守兼定看得直摇头,还说不是蠢货,被这种低级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激将法气到跳脚,啧啧……
  
  过了一会儿,狐之助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恍惚间它好像说出了不得了的大秘密。它小心翼翼地看向了赤霄所在的位置,心底一阵发虚,莫名怂了起来。
  意外的发现赤霄面色如常,并没有在意自己炮灰的身份。在它那个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脑子里,寻常人发现自己被当做炮灰利用了。第一反应绝对是暴怒质问,再是发现事情没有转机的泄愤行为,最后要么是认命,要么是殊死一搏。

  可赤霄的反应完全不在它设想的几种情况内。
  ‘寻常人’赤霄弯着嘴角,笑意蔓延到了整个面部,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大和守安定身旁,弯腰伸手把忽然变成小小一只的狐之助放在了手掌心,一支手指弹了弹狐之助,狐之助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手掌正中央。

  “明白了吗?”
  看着赤霄脸上和善的笑容,这一刻狐之助终于明白了这座本丸究竟有哪里不对的地方,夭寿啦!辣鸡总部,你们看错人了!

  这个审神者哪里是什么炮灰!明明是和其余大人们一样的大魔王啊!!!!小动物的直觉并没有骗人!
  狐之助内心的咆哮被赤霄有意地放大,让在座的所有付丧神听到了。

  “噗嗤……哈哈哈哈哈……”长曾弥虎彻、陆奥守吉行俩人同时发出爆笑
  在俩人极具感染力的笑声下,小狐丸等人也绷不住笑出声,只有江雪左文字、数珠丸恒次、太郎太刀勉强还保持着端庄优雅的模样,眼底的笑意倒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狐之助被这笑声搞得脑袋超荷运转,一脸懵逼地看着笑成一团的爱染国俊、今剑;肩膀一颤一颤躲在宗三左文字怀里偷笑的小夜左文字;借机缠着赤霄撒娇的加州清光、小狐丸、鹤丸国永……
  
  狐之助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绝望,这个本丸里没有一个付丧神是靠谱的!
  在大家笑完中场休息的时候,赤霄看着狐之助问:“说吧,你来本丸是有什么事?”
  
  “咳咳……总部发来消息,审神者大会提前一天举办,也就是明天,所有审神者皆可带三名检非违使随行……”狐之助清了清嗓子,打着官腔说起了它今天来的目的。

  说完注意事项,狐之助就想溜,它要回到总部去告诉所有大人们这个秘密,仗着迷你的体型离开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然而就在它即将踏出本丸大门的时候,直接被结界弹了回来。
  
  “竟然来了,就别走了。”鹤丸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拎着狐之助的尾巴,招呼着同样露出迷之微笑的同伴,“我们一起好好招待招待狐之助。”
  喜欢热闹的付丧神在鹤丸的带领了走了一半,只剩下撒娇粘人的和性格沉稳的还在原地呆着。

  清光、小狐丸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面面相觑后,决定放弃去玩弄狐之助,留在赤霄身边,未来玩弄狐之助的机会肯定不会少,不差这一次。
  现在最重要的当然是争取名额!

  “明天的审神者大会主人会带清光去吗?”清光先声夺人,眉眼弯弯,笑靥如花,嘴角的红痣配着红色的眸子,兔子一般无害。

  “不行,明日的随行人员分别是药研藤四郎,山姥切国广,宗三左文字。”果断地拒绝了清光的请求,赤霄说出了早就确认好了的人员名单。
  
  清光泪眼汪汪地看着赤霄,试图让赤霄改变主意。
  “过几天时之政府举办的审神者大会再带你去。”赤霄说。

  听到这句承诺后,清光的脸上立马晴转多云,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主人最好啦,清光最爱主人啦~”声音里拖着长长的尾音。
  “没有别的事情了,都散了吧。”

——
我又水了一章……明天一定写减肥的审神者大会!!
码完今天的更新了,撸点文去了,存稿什么的我不管了_(:з」∠)_

我果然不适合扩列,因为单独聊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会显得很高冷,非常尴尬……
群聊有话题可接,就会变得特别话唠,三次元朋友们对我的第一印象要么是高冷,要么是温柔,俩个极端(手动再见

评论(8)
热度(7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