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隐审all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缘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
  金木研坐在本丸的走廊尽头的角落里,双手撑着头挡住了他如同死水一般的眼神,走廊的另一侧传来走路声,他循声望去。

  “主人,第一部队准备出阵。”烛台切光忠有些担忧地看着这位相处了一个星期的审神者。

  这一个星期内,审神者除了完成日课,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呆在偏僻的角落里,跟山姥切国广、大俱利咖罗一样令人操心。

  “恩,我这就来。”金木研单手撑住地板,站起身来,走出阴暗的角落,血红色的赫眼冰凉入骨。

  在审神者上任后的这段时间里,烛台切光忠从来没有看到过审神者的模样。审神者总是戴着面罩,露出一只血红色的眼瞳,将头发梳成大背头,一丝不苟地身穿黑色打底衬衫和白色西装,双手带着纯黑色的皮手套。

  来到本丸的大门口,金木研的目光扫过今日出阵的六位时间溯行军,语气不容置喙,“我和你们一起去。”

  他需要去进食了。

  知道没有拒绝的权利,以烛台切光忠为首的付丧神都没开口,付丧神们在穿过时间隧道之后自动变成了敌刀的模样,第一次出阵的信浓藤四郎新奇地借着溪流看着苦无模样的自己。

  “要稍微加油点了~”七图可是苦无的主场呢,主人就在旁边看着呢,如果输了的话那就太丢脸了。

  改变历史什么的可不需要他们这些时间溯行军亲自动手,他们只要等着那些最低级的时间溯行军去做,然后引来时之政府方的审神者们得到消息派出付丧神,守株待兔就足以。

  “来了来了~好兴奋~好兴奋~”乱藤四郎尾音上扬,一兴奋就想要原地跳舞,可当他想到他现在不是漂亮的付丧神模样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副模样跳舞可就不漂亮了。

  “是平均四十级的极短呢,有点棘手,是要全部碎刀,还是放走几个,啊……好难选……”乱藤四郎用尾骨拍了拍旁边的信浓藤四郎,示意他帮忙选一下。

  信浓藤四郎同样兴奋地用贪婪的眼神看着不远处被传送来的时之政府军,语气坚定地回答道:“当然是全部碎刀!”

  “咪酱就留在这里,战场就交给我们藤四郎吧。”厚藤四郎健气满满地给在七图用处不大的烛台切光忠分配了任务,语气一变,温声细语地对金木研说:“大将就留在这里,等我们为大将获得胜利吧!”

  藤四郎短刀们兴致勃勃地一起冲向了战场,在战场上用着绚丽的特效,向金木研展示着他们的实力。

  “恩。”金木研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鸟居的最顶端,四处打量着周边可以食用的食物,十天没有进食了,再不尽快进食就……

  “主人,是在找什么吗?”烛台切光忠明显感受到了身边审神者的急切,便试探着询问道。

  “没什么,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离开一下。”金木研置口否认,在不远处的巷子角落里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说完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烛台切光忠刚想开口喊住审神者,可审神者的身影在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经过这段时间他做近侍的经验,可以得知审神者不是一个空有灵力的废材,所以审神者的安全没有保证,但……审神者要去找些什么?又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够知道的?

  金木研来到好似人间地狱的阴暗小巷中,无数躺在角落里的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想要拽着他的裤脚发出求助,金木研眼睛都不抬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小巷中,最终在一个巷口停下了脚步。

  金木研的血红色赫眼和黑暗中一双眼睛四目相对,无声的对峙,最后那双眼睛支撑不下去了,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金木研走进黑暗不见光的角落中,蹲下身开始进食,这个食物没有疾病,没有家人,是个被抛弃的政治牺牲品。

  咀嚼食物,吞咽食物,牙齿在充满劲道的肌肉组织上咬下一口,金木研眯起赫眼不紧不慢地吃着,直至胃中充满了饱腹感。

  用水清洗满是人类血迹的双手,湿巾擦干净嘴角的血迹,拉上面具的拉链,重新戴上皮手套。

  不远处有酒鬼步履踉跄,大喊大叫着,显然是通宵在酒馆消遣的酒鬼回来了,回家的必经路就是这个巷子。

  释放出赫子快速离开了现场,酒鬼在迷茫之中被绊倒在地,气势汹汹地破口大骂:“ばか。”

  在地上摸索了片刻,想要爬起来,触手摸到了一个温热黏稠的液体,旁边是温热的属于人类的肉体,意识到这点,酒鬼一下子就惊吓出声。

  金木研早就回到了鸟居的屋顶上,听到酒鬼惊恐的尖叫声,眼睛眨了也不眨地注视着战场上碎刀无数的藤四郎们,短短的几分钟内,是指政府派来的付丧神已经是第十二波了,而藤四郎们也越战越勇,彻底杀红了眼。

  “主人,你的面具上有血。”烛台切光忠掏出西装裤里的湿巾在皮质面具在擦拭,既然审神者不想说他也不会去问,这是一名合格的属下应该懂得的基本礼仪。

  金木研微微抬头,方便烛台切的擦拭,烛台切光忠细心地擦完血迹后,帮金木研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

  最终得出的结果是审神者依旧是帅气的模样,比他还要帅气。

  “大将,我很厉害吧?凯旋归来哦。呐,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在解决完这一波敌人后,信浓藤四郎找到机会冲到金木研面前撒娇。

  “可以,信浓很厉害。”想到了已经死去的所有同伴们,金木研点点头把喜欢撒娇的密藏子抱进怀里,敌短模样的信浓身上的骷髅并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乱也要~信浓太狡猾了!”乱藤四郎在信浓藤四郎奔向审神者后,就有所警惕,结果发现信浓果然是跑去撒娇了,连忙追上来和金木研撒娇要抱抱。

  金木研沉默着把一起拥进来的藤四郎们都抱了一下,藤四郎们闹腾地互相吐槽。

  烛台切光忠接收到了魂之助的信息,打断了他们的亲昵,“别闹了,时之政府的高阶审神者带着付丧神来了。”

  “嗨~可以大干一场了~之前的太废物了!”乱藤四郎嘟囔着小声抱怨。

  “大将,你藏好,不能让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们发现我们也有审神者哦。”仗着敌人的侦查没他们高,信浓藤四郎带着金木研到屋檐,细心地叮嘱着。

——
因为我看的是动漫版,所以可能会和漫画版有些出入,漫画版看了剧透不敢看,完完全全的虐主流,所以改动会很大。
这里的金木研是独眼之王,然后所有同伴全部死亡的背景(二改),所以会比较沉寂

这边是和检非违使联动的,但是你们会发现这里时间溯行军的设定和检非违使审文那边的时间溯行军的设定有矛盾,不急,我会在后面解释的
又是一个庞大的设定_(:з」∠)_
时之政府的所有审神者是在同一个地图里击败敌刀的吗?一张图里每一个点的溯行军都来自一个本丸吗?溯行军该怎么升级?林林总总的需要我慢慢补充设定

评论(40)
热度(29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