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更上瘾[装死中,可能诈尸]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
有事可私戳,欢迎勾搭
适当的催更有助于治疗拖延症患者

主写主攻长篇,偶尔乙女短篇
杂食,乙女腐向,all婶(审),审all都吃
刀×刀看合不合胃口
爬墙刀剑乱舞中,全职高手暂时被扔在脑后,想写甜甜的伞修

一个正剧写手,想写段子,写不来QAQ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1.
  一切尘埃落地后,莺丸似有所感对上了赤霄的眼睛。从遇见这位审神者的第一面起,他就一直都在暗暗观察审神者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在他们处理藤原里美的时候,这位审神者肆无忌惮的态度,其中自然流露出来的高高在上,与对于所有事物都漠然、冷眼旁观的态度,无一不令莺丸心惊。

  仿佛他们包括这个世界都是他的玩具。
  莺丸开始担心起宗三左文字和他所处在的本丸内的所有人的处境了,就在他忧心忡忡的时候,感觉到手背上的俩个毛球有些异常的感触。
  
  从思考中惊醒过来,莺丸对上赤霄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神,露出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随即僵硬地扭头,挪开了视线,回过头来望向小动作不断的髭切,扯了扯嘴角说:“髭切殿,有事吗?”
  髭切继续自顾自地揪着莺丸手背上的毛球,在听到莺丸的问话后,表情迷茫,歪了歪头,头顶上的耳朵顺势抖了抖,舔了舔小虎牙,语气温柔软萌的回答道:“哎呀,忘了呢。”
  
  猫科动物又仗着毛绒绒恶意卖萌了!
  有多久没有看到髭切的这副模样了?又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大概是从膝丸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开始的。最初来到本丸,一天到晚跟在兄长身后哭着向兄长纠正名字的哭包膝丸。实验结束后,身份发生调转,时刻跟在膝丸身后的髭切;不复以往的迷迷糊糊和老年痴呆的形象,逐渐记住了弟弟名字的髭切。最终成为了一名可靠的兄长。
  
  可是膝丸却再也不会对他露出那副可怜兮兮,被欺负到哭的表情了。
  “……”一期一振重新意识到了他不应该对平安京夕阳红喝茶组的所有刀抱有任何一丝一毫期待,果断清咳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这里,步伐坚定地走到赤霄的面前,慎重地对赤霄行双手礼,语气生疏又客套,暗含胁迫:“多谢大人的帮助,前主才能得到她应有的惩罚。心愿已了,别无所求,只求大人肃清本丸的任务交由我们执行,不必劳烦大人亲自动手,我们将自行刀解。”

  “我允许了吗?”听完别人家的一期一振感人肺腑的请求,赤霄非但没有被触动,还语气嘲讽地反问了一句。
  一期一振怔然,很快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语气轻快的说:“没有。”

  半是解脱半是担忧,一期一振以及整个粟田口对于继续存活在这个尘世已经不抱有期望了。既然没有办法选择轻松灭亡的方式,他只能希望能给个痛快,不要再让弟弟们继续饱受折磨了。
  “你们可以走,乱藤四郎你愿意留下来吗?”赤霄语气和善地征询着乱藤四郎极的意见。

  乱藤四郎极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赤霄指了指身后的药研藤四郎问:“你不担心他吗?你的一期尼还有别的弟弟,可我家药研的粟田口大家族只有他。”一期自然不被包括在这个粟田口相亲相爱的家族中,身为一个合格的主人应该给药研一个伙伴们,毕竟兔子太寂寞可是会死掉的。

  被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软肋,乱藤四郎极瞪大了眼睛,摇摆不定地左看右看,眉头紧皱,纠结地抠着指甲。这位不知名审神者家的药研尼的精神状态很糟糕,一看就知道那座本丸的粟田口刀派只有他一个人。可能还会不给药研尼手入,重伤放到战场上,一想到这个猜测,他就特别不放心,可一期尼他们……
  
  一期一振明白乱的不放心,经过一段时间的思量,最终对于弟弟们的爱护之情占了上风,他保持着行手礼的姿势,语气沉重的说:“既然是大人的要求,那么乱就留下来吧,希望大人能够善待乱,乱是一个很好的孩子,能够帮到大人……”絮絮叨叨的跟赤霄说着乱藤四郎极的可靠和能干。
  
  忧心忡忡的态度让赤霄抽了抽嘴角,他这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有必要嘛,想想自己家的一期和这位弟控一期一振对比了一番,他决定要好好对待家里的稀有品种。

  一期一振不是不担心乱会不会再次受到伤害,可是那振药研明显是为了不知名的目的苦苦强撑,如果没有家人在他身边陪着,迟早会撑不下去的。选择性地忽略掉了赤霄他们是检非违使,他仔细地琢磨这位强大的大人为何没有锻出一振同样爱护弟弟的自己,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主动承担起照顾好每一振短刀的义务。他有些遗憾大人为什么要求留下来的不是自己这振稀有太刀……但如果是乱的话,相信他一定能够照顾好药研的。
  大人的命令他也无法拒绝,各种思量之下,一期一振最终下了这个决定,粟田口的其他人也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这个决定,包括药研藤四郎极。
  
  “这座本丸的鹤丸殿请不要再添乱了。”在这凝重的气氛之下,宗三左文字突然出声叫住想要偷偷跳入刀解池的鹤丸国永。

  被戳穿了意图的鹤丸国永眨眨眼睛,满脸无辜地站在刀解池的边缘处,应急能力极强地一把把躺在刀解池摇摇欲坠的明石.国行拽了下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我只是在帮萤丸殿把想要私自行动跳入刀解池的来派的监护人拦住!”
  
  宗三左文字笑而不语,看着宗三左文字的笑容莫名有点怂的鹤丸国永伸手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拖着慢动作的明石.国行躲到了角落里。
  噫,那位大人家的付丧神都好可怕!

  乱藤四郎极和兄弟们依依不舍的分别后,乖乖来到了赤霄的身后,和药研藤四郎攀谈,药研藤四郎再多疑,面对粟田口刀派的兄弟还是持着友好的态度的,一期除外。
  再和乱藤四郎极分别之后,一期一振、鸣狐领着粟田口的其他短刀,秩序井然地俩俩结伴跳下了刀解池,最后垫底的俩位监护人最后望了一眼乱藤四郎极,微笑着跳下了刀解池,回归本灵之中,等待下一任审神者的召唤。

  左文字一家自行站了出来,赤霄没有再次阻拦,任由他们跳下刀解池。红蓝俩色在火焰的照耀之下形成了凄美壮丽的场景。
  “两次被锻冶,之后又被重新锻造……不过,没有下次了。啊……终于自由了。”

  同样经历过被藤原里美改造,却没有飞出笼子中的笼中鸟终于迎来了终结。
  “还有谁?”赤霄问。
  
  胁差组,初选刀组连带另外几振打刀同样站了出来,纷纷跳入刀解池。
  山姥切国广看着另一个世界披着脏被单的自己,说了一句:“退治山佬的是你,不是长义。”

  这座本丸的山姥切国广惊讶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意气风发,不见阴霾的自己,点了点头,拉了拉兜帽,轻轻地说一声谢谢,同样跳入了刀解池。
  原本拥挤热闹的锻刀室一下子空了出来,在场的只剩太刀、大太刀、打刀的龟甲贞宗还留在锻刀室,没有选择结束这段并不快乐的一段经历。

  “我和弟弟愿意跟随大人去往你的本丸。”髭切知道时机差不多了,第一个带着弟弟膝丸投诚。

——
我的魂之助,狐之助下线了多久?珠子、新选组的戏份都好少,emmmmm新选组大概是因为我除了清光都不打算嫖吧(你走)珠子是把握不住他的性格,加上我没有(微笑)所以戏份少。
给大家对比了一下赤霄家的一期和其他无私奉献的一期一振,应该能明白俩者的差距之大了吧。渣婶家的刀子精的内心戏都很足(×
源氏兄弟的互动被拖到下一章了[囧]
补充说明我的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19)
热度(51)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