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2.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2.
  赤霄点头同意了髭切的请求,髭切见目的达到,蓦地一下拉着膝丸凑到赤霄面前,伸手在膝丸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诱哄着膝丸开口说话,“弟弟丸,叫主殿。”

  膝丸懒懒地白了一眼髭切,摇着尾巴尖游到赤霄身侧,赤霄发现膝丸的尾巴上有明显要蛇蜕的痕迹,凭空拿出一杯水,递给身侧软弱无骨趴在他肩头的膝丸,“喝了这个。”
  
  本丸在失去审神者的灵力持续供给后,为了能够减少灵力的消耗,自动转换了季节,从春季一下子转换成了白雪皑皑的冬季,本就处于蜕皮期的膝丸顿时变得更加无精打采。

  审神者凭空变出来的水,属于蛇类的直觉告诉他那是好东西,膝丸没接过杯子,几乎
  是本能地就着赤霄的手,半搭着眼皮恹恹地喝了一口。第一口入口后膝丸眼睛一亮,忙不迭地喝了一口又一口,在喝完一大杯水后,恢复了精神。
  “谢谢,主殿。”诚恳的道谢,在赤霄的手臂上用脸蹭了蹭表达亲近。

  过了一会儿,有了精神的膝丸终于抽出时间来搭理髭切,他不屑地瞥了一眼髭切,怼了回去,对于髭切像是哄猫猫狗狗的语气,表现出了十万分的嫌弃,“那样会很蠢。”

  预料之中的没有哭,还被怼了。髭切有些遗憾地摇摇头,解开披在肩上的制服外套前面的链子,盖在了膝丸的蛇尾上,语气悲切:“弟弟丸不听哥哥的话了,哥哥很伤心。”说着长长的睫毛泛起了湿润,一副低垂着眼睛掩盖住失落的模样。

  面对髭切半真半假的演技,膝丸沉默着想要去抱住了髭切。
  髭切在膝丸即将被抱住的时候,笑了出来,语气轻快:“哎呀,被骗到了呢,好骗丸。”

  膝丸冷漠地瞥了他一眼,完全变成了蛇的模样趴在赤霄身边昏昏欲睡,没有继续搭理髭切的逗弄。
  髭切见状也变成了花豹的模样,趴在了膝丸的身边给他取暖,浑身薄绿的巨蟒盘成一团和只有两米的花豹一起打瞌睡,画面分外温馨。

  鹤丸国永见有机可乘,改了主意,凑到赤霄的身边,抑扬顿挫地毛遂自荐:“既然大人都收留了源氏重宝了,我也可是不逊色于源氏重宝的稀有刀,还是一只真正的鹤呢。大人觉得怎么样?”
  
  一说话,原本的高贵优雅,出尘脱俗,仙气满满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鹤丸国永饱含期待的眼神中,赤霄无情地摇了摇头。
  
  鹤丸国永失落地耷拉着脑袋,不知想到了什么,连忙追问道:“为什么?难道大人已经有鹤丸国永了吗?如果是鹤丸国永的话多少鹤丸国永,他都不会在意的。”
  “不能……”赤霄继续拒绝,说起家里的那只鹤,语气中带着一些宠溺,直白地说明了原因,“我家鹤很敏感,不会喜欢另一个鹤丸国永出现在本丸中。”
  
  “哦……”知道没有希望了,鹤丸国永没有在做纠缠,退回了伊达组所在的位置。
  “莺丸、山伏国广、石切丸、蜻蛉切、日本号、御手杵留下,没被报到名字的每人在我这里领一份物品就可以自行离去了。”宗三左文字看着没被点名的昔日同伴,临时决定给他们一些能够自保的物品,以及不用继续依附审神者得到灵力的入门功法。
  
  他能够为他们做得也只有这些了。
  赤霄对于宗三左文字的决定没有反对,饶有兴趣地邀请着无所事事的山姥切国广、药研藤四郎和乱藤四郎一起来撸猫。
  
  三日月宗近惊讶地发现名单里没有自己,看了一眼赤霄,没有多说什么,和被留下的同伴道别后,从宗三左文字那里领了一份物品,领着小狐丸、鹤丸国永他们离开了本丸。
  毕竟稀有刀也不是人人喜爱的,有人喜欢就会有人厌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目送三日月宗近他们洒脱离开的背影,锻刀室一时更加寂静了,留下来的付丧神大多都不是多善于交际的,没有人站出来缓和气氛。
  乱藤四郎见气氛不妙,停下撸猫的手,站起身来,刚想开口。

  莺丸苦笑一声,指了指锻刀室窗外一点点崩塌的建筑,说:“大人,这座本丸就快要崩塌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回到您的本丸再说吗?”
  赤霄想到本丸里的那些翘首以盼的付丧神也就同意了,至于检非违使举办的那场派对?他不记得了。
  他带着这批新得到的付丧神们回到了在时之政府的本丸。

  赤霄中途离开派对,并没有让检非违使的工作人员感到意外,只以为他是回本丸了,毕竟已经有不少审神者因为玩够了中途退场了。
  恰好在这座本丸做畑当番的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听到本丸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三日月宗近本就是半划水的,看到赤霄回来了干脆扔下农具,一副解脱了的模样,和赤霄打着招呼,“主殿,你终于回来了。”
  本丸管事的一直是第一批来到本丸的付丧神,都是不会照顾体谅老人家的,不故意针对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不能在指望别的了。

  “主殿。”一期一振摘完这块地仅剩的蔬菜,并且放置好后,才不疾不徐地跟赤霄打招呼。
  “恩,我回来了。时之政府官方有下达新的任务吗?”赤霄看了眼明明没有干多少活,偏偏身上的内番服和头上的头巾都沾染上了泥土,又看了看旁边浑身干净的一期,深刻地意识到了天下五剑——三日月宗近的不靠谱。

  “下次不要给三日月安排畑当番了,给他安排别的内番吧,哪怕是马当番都好过畑当番。”
  “一期尼!”乱藤四郎看见一期一振立马飞扑了过去,没有极化的药研藤四郎拦都来不及拦。

  就在刚不久一直陪伴着的一期尼他们全部当着他的面跳入了刀解池,再次看见一期尼的乱藤四郎可控制不住激动、失而复得的情绪,如同一阵风一样来到一期一振的面前。

  就在他要扑进一期一振的怀里时,一期一振自然地向左挪了一步,走上前去迎接赤霄,没有管身后扑通一声掉入小溪之中的乱藤四郎。
  “恩,我也不希望三日月殿再来帮倒忙了。”一期一振穿着一身内番服,水色的长发被高高盘起,避免做农活时头发掉进田里水里引发出来的尴尬场面。

  乱藤四郎一脸错愕看着一期尼没有理睬自己,任由他掉进后面的小溪中,小溪不深,水也不冷,却让他的心一下沉入了冰点。

——
恩解决了这段剧情了,再去锻把次郎差不多可以女装搞事了。忘了最初想要搞事的感觉了,求推荐点搞事类型的文看,找回最初的感觉,现在处于有搞事的梗,偏偏写不好的状态[苦笑]

关于髭切的动物化,狮子长得不好看,头重脚轻[嫌弃]默默选择了花豹这个体型优美流畅,充满了爆发力的品种,颜值和实力都有了
有人还记得三方阵营的狐之助分别是怎么称呼的吗?我忘了又懒得往前翻_(:з」∠)_

评论(6)
热度(7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