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3.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3.
  “欸……”注意到了仪表不妥的三日月宗近正好在小溪旁清理自己,乱藤四郎落水产生的水花一下子打湿了他的衣服,三日月宗近发出一声惊叹后,就干脆走进及腰的小溪中,反正衣服都已经湿了,变得更湿也就没什么了,弯下腰把任由自己沉下去,心如死灰的乱藤四郎给抱了起来。

  “乖孩子,可不能忘记来到这座本丸的目的哦。”三日月宗近眼底含着笑意,语气温柔地对被抱上岸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失魂落魄的乱藤四郎说了一句话。
  掉入小溪中并没有给融合过鱼类基因,并拥有鱼鳃的乱藤四郎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只是那种不可置信、委屈、难过的心情一下子压地他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这句话,乱藤四郎蓝色的眼睛眨了眨,三日月宗近继续说道:“药研桑非常需要你呢。”
  这句话一出,乱藤四郎不在半躺在三日月宗近的怀里,灵活地爬了起来,来到药研藤四郎的身边欲言又止,想要向一期一振询问这么做的原因却没有勇气。

  药研藤四郎叹了一口气,拽着乱藤四郎,昂起头来,语气冰冷刺骨地质问着一期一振,“一期殿,请问乱做错了什么吗?请不要把你的愤怒发泄在无辜的人身上!”
  一期一振被这样质问,挑了挑眉,周身的气压更加低了,他的语气比药研藤四郎更加冰冷,“这振乱藤四郎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我躲开是我的事情,他没有及时停下速度是他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看你才是把愤怒发泄在旁人身上吧?”

  “乱他……”
  “药研尼,别说了。”冷静下来的乱藤四郎打断了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的对峙,拉住药研藤四郎将俩者分开。

  虽然不知道这振一期尼为什么躲开了他,药研尼和一期尼之间为什么这么火药味十足,但粟田口家族的和谐不容破坏,哪怕是粟田口的成员都不行。至于一期尼对他熟视无睹、冷漠的态度,他会去主动接近一期尼,然后了解一期尼。
  
  刘海上的水珠往下滴落,从挺拔的鼻梁,樱粉色的唇上一一划过,在弧度完美的下巴处依依不舍地逗留了一会儿,最终没入在微微敞开的内番毛衣中。
  “哈哈哈哈,一期桑,主殿有事找你。”
  
  三日月宗近一句话把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掐死在了最适当的时机,一期一振收起眼底的傲慢与厌恶,恢复了常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主殿,我先去换身衣服。”三日月宗近的语气中满是无奈,湿哒哒的刘海和毛衣贴在脸上身上,真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

  三日月宗近伸手把额前的刘海全部往后拨,另一只手则是撩了撩身上的衣服,表情很是苦恼。
  “恩。”赤霄应了一声,将视线重新移到一期一振身上,在缩小了体型缠在他手臂上的膝丸身上一点一点地抚摸着,冰冰凉凉,有些粗糙的触感让他很是喜爱。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擦身而过,谁也不搭理谁。药研藤四郎接过宗三左文字递来的毛巾,抖开裹在浑身湿漉漉,狼狈不堪的乱藤四郎身上。
  “一期,新人就交给你了。”赤霄对于他们之间的小纠纷,他并不打算多加插手,自己的矛盾自己解决,不到必要他都不会去理会。
  
  “是,烛台切已经准备好了午餐,请问主殿要用餐吗?”一期一振从善如流地接过了这个任务,自然地引开了话题,有意无意地转移着赤霄的注意力,不让赤霄想起这些由赤霄带回来的新人。
  药研藤四郎舔了舔唇,湿润着干巴巴的唇,试探着问:“大将,我能先带乱去换下衣服吗?”
  
  根据他的了解,这位审神者是不会拒绝这点小要求的。
  果然,看到赤霄不甚在意的点头后,药研藤四郎带着乱藤四郎离开了这里,去往他的房间。
  
  “恩,去把所有人都召集到这座本丸来用餐。”
  一期一振看了眼存在感不容小觑的花豹和蟒蛇,心里也明白这是从宗三原本丸里被赤霄带回来的刀剑付丧神。只是暂时不能够从外表中看出是哪俩位刀剑付丧神,按耐下想要当场斩杀的欲望,顺从地遵从命令离开了此处,去另一座本丸通知其他的付丧神。
  
  虽然不熟悉这座本丸的具体运行方式,可当他看到一期一振明显和其他本丸中的不一样时,心里咯噔一声。看一期一振的外表又和三日月和他们闲聊时画出来的天下一振差别不大,只是没有穿着华丽的和服,只是原本的黑色军装变成了白色。
  “审神者大人,您的本丸中的一期一振……”因为还没有签订契约,莺丸依旧用着最疏离的叫法。

  “一期他是暗堕付丧神,宗三和药研也是。”赤霄笑着说道。
  一直默不作声的石切丸闻言有些失态的看了眼还留在这里的宗三左文字,作为神刀的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不对劲因为太过吃惊,手中的御币都握不住掉了下来。
  莺丸勉强保持住了风度,只是脸上的疑惑和不解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宗三你来跟新人说说我们本丸的基本情况。”看他们一头雾水的模样,赤霄好心叫宗三来跟他们讲本丸的基本情况。
  “……经过暗堕,最终成为了检非违使。主人是检非违使的审神者……”宗三左文字细致地一一说明了本丸的情况,包括赤霄的名字。
  
  至于赤霄是帝道之剑的事情被他们一致地隐瞒了下去,这件事情只要他们知道就足够了。 
  这算是他们小小的私心。
  说完这些后,集体转移到了饭厅。
  
  “主人~”“主殿。”“主。”
  此起彼伏的呼唤声,从推门外传来,接着是门被推开的声音,今剑、小夜左文字、爱染国俊仗着短刀的优势第一批进入了饭厅,占据了离赤霄最近的位置。
  
  因为没有安排过固定的用餐位置,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使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争抢赤霄身边最近的位置。方式次次都有所不同,这次由于不知道赤霄会在哪座本丸用餐,所以这次全凭机动取胜。
  小夜左文字在抢到位置后,不忘给俩位兄长占位,抢座位这种事情就别指望慢吞吞的江雪左文字了。

  等他占好位置后,抬头一看,坐在主人身侧的宗三左文字对他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右手边的俩个空位,小夜左文字立马会意,放弃抢到的位置,拉着江雪左文字小跑,坐到了宗三左文字占据着的最好的位置。
  “小夜,好狡猾。”今剑跺了跺脚,眼馋地看着小夜左文字就在赤霄右手边第二位的位置,拉着长长的尾音抱怨着。

——
最近努力恢复日更,复健加想女装搞事后面的剧情
写俩章日常加调情,或许还有肉汤,然后进入女装搞事的剧情
好吧,主要原因还是我有点卡文

评论(6)
热度(8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