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5.
  结束了莺丸那边的事情,赤霄漫无目的地走在本丸建筑群后面的山水之间,午睡对于他来说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主殿?”
  
  走过时之政府本丸核心——万叶樱时,树上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赤霄抬头看向躺在枝干上的一期一振。
  “恩,有事?”

  一期一振突然从高高的枝干上跳了下去,赤霄眼中带着笑意,张开了双手,接住了如同乳燕归巢一般投入他怀抱的一期一振。
  他从来没有给过这振总是冷漠着一张脸的一期一振一个拥抱,第一次被名叫一期一振的付丧神投怀送抱,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与抱着别的付丧神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一期一振身上带着一股不浓烈却又迷人的冷香,一期一振被赤霄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住怀中,勾着赤霄的脖子往下压。
  双唇紧贴的一瞬间,一期一振主动微启双唇,赤霄会意按住一期一振的脑袋,就着这个姿势,勾着一期一振舌头与之共舞,唇舌交缠之间啧啧作响的水声,在这安静的一角显得格外响亮。

  因为这个姿势不太舒服,一期一振双手抱着赤霄的颈部,下半身改为双腿盘在赤霄的腰上。
  赤霄配合着一期一振的动作,单手托住一期一振的臀部,手上传来的触感软硬适中,是常年运动的成年男人的正常手感。

  单手揉捏着一期一振的臀部,另一只手插在水色的长发中,操控着一切。
  一期一振面上涨红,呼吸急促,迫切地如同吸食人类精气一般的妖物,不顾一切地继续索吻求.欢。
  
  唇齿间满是属于赤霄的气息,一期一振蜜金色的眼瞳里满是情.欲的色彩。恰好在这时,赤霄微微扬起下巴,四目相对之间,他看见赤霄纯黑色的眼瞳里满是戏谑。
  一期一振并没有感到沮丧,这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他早就明白赤霄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期一振松开圈着赤霄脖颈的一只手,挡住那双眼睛,全情投入进这场缠绵之中。
  
  漫长的十分钟后,一期一振喘着粗气,趴在赤霄肩上,胸膛剧烈起伏。
  赤霄则是轻笑着,伸出一只手在一期一振背上轻抚,帮着被欺负惨了的一期一振顺气,语气温柔似水,“今天是怎么回事?”

  “想亲吻主人,然后就这么做了。”缓过来的一期一振意外的乖顺,目光深情的注视着赤霄,平日里冰冷刺骨的眼瞳,如今变得雾水朦胧。
  “真乖。”赤霄摸着手下温热的肉.体,夸奖道。
  
  “阿鲁吉~”今剑拉着物吉贞宗和乱藤四郎的手,远远地看到了在万叶樱下的赤霄和一期一振,大声地喊了一句。
  大概是看到俩人没有来搭理他,今剑松开牵着俩位新人的手,小跑着往这边跑来,边跑还边手舞足蹈地和赤霄打着招呼,嘴上也没停,继续大声喊:“阿鲁吉~阿鲁吉~”

  一期一振听到这属于小孩的聒噪声音,眉头一皱,脸色刷地一下就冷了,冷眼看着今剑带着另外俩个小孩小跑着来到赤霄的身边。
  赤霄也知道一期一振此时的想法,自然地与之十指相扣,脸上露出笑容,“小天狗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呢?”
  
  “清光桑叫我来的,说是要阿鲁吉帮他挑去时之政府那边的审神者大会的出席衣装。”今剑边说边比划着,交代了来的目的后,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赤霄,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阿鲁吉,今剑也想去。”
  
  被忽略的乱藤四郎和物吉贞宗无措地站立在一边。
  物吉贞宗以付丧神的形式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与时之政府所灌输的记忆,完全不同的各位刀剑男士。他对审神者的第一印象很是复杂,怎么说呢,主公大人是个很可怕的人呢,不会需要幸运的。
  
  乱藤四郎看着赤霄的目光带着防备,紧咬着下唇,犹豫再三,战胜了内心的怯懦,坚强地叫了一声:“一期尼,主公。”
  “恩,一期走吧。”赤霄牵着一期一振的手,抱起因为没有得到许可,眼里含着眼泪的今剑,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万叶樱下。
  
  走出十米,发现那俩个小孩没有跟上来,回过头发现物吉贞宗和乱藤四郎站在原地不动,便说了声:“跟上。”
  以为被忽视掉了的物吉贞宗收起沮丧,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声音明亮:“恩,乱酱也一起。”
  
  不给乱藤四郎拒绝的机会,物吉贞宗拉着他的手,牢牢地跟在赤霄的身后。
  早就等待在赤霄房外的清光看到赤霄眼睛一亮,风一般地跑到赤霄面前。
  
  “主人~”
  就在他就要扑进赤霄的身上时,衣领突然被身后的人抓住,他愣了愣,未等反应过来时,便被身后那人一下子扯开了十米。

  “一期把次郎、鹤丸叫来,乱和清光留下,今剑带着物吉去找烛台切或者萤丸。”
  “……主殿。”一期一振知道这次出行名单又没有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恩?”赤霄回过头来问。
  “不,我没有怨言。”虽然话是这样说的,可一期一振的脸上明摆着都是不高兴。
  
  “那就行了,去吧。”赤霄皮笑肉不笑,对于一期一振的想法心知肚明,但还是没有答应。
  次郎太刀和鹤丸国永很快就过来了,一进门,鹤丸国永就发现了赤霄嘴角上被咬出来的疤,面色一沉。
  
  “你们来试衣服。”指了指摊在床上的衣服,语气中带着笑意。
  “哇!”
  “女装?!!?”
  
  “哈哈哈哈,人家很喜欢哦~主殿是想玩什么有趣的游戏吗?”次郎太刀的笑声十分爽朗,说话也不拘一格,动作豪放地拿起放在腰间的酒瓶,打开酒瓶盖子就往嘴里倒。
  床上摆放着小山一样高的各种各样款式女装,乱藤四郎顿时忘记了低落的心情,眼睛发亮地看着有着蕾丝、蝴蝶结样式的各种小裙子。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个瞬移来到了床边,迅速地把样式可爱的小裙子揽进怀中,舍不得放下。
  
  “晚上我带你们去审神者大会,记住你们在属于时之政府审神者眼中的人设——被变态审神者要求穿女装的小可怜。”最后小可怜三个字被赤霄加重了音量。

  “嗝……人家明白了。”次郎太刀打了个酒嗝,继续喝酒,不着急去挑衣服。
  加州清光早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穿着,走到换衣间去换衣服。
  
  “化妆不用我来教你们了,换好衣服记得出来互相化妆、做造型。”

——
赤霄穿的制服还没想好,明天应该能更新。虽然现在是隔日更,但我还是有一颗想日更的心的!
我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微笑)
咪酱车码的缓慢,我还要去找各种小玩具的用法和用户体验,一切都是为了开车⁄(⁄ ⁄•⁄ω⁄•⁄ ⁄)⁄
我捞到sada酱啦~贞宗家就差污龟了!

评论(16)
热度(6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