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7.
  “乱酱就放心啦,有主殿在这呢,没事的。”次郎太刀刚安抚完乱藤四郎,就把目标转向了赤霄,“主殿,人家想喝酒。”
  有记住出门前赤霄对他们的要求,收敛起了以往的豪放,如同一位平安京贵女一样优雅端坐在沙发上。可是被强迫几个小时没有喝酒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赤霄看了眼次郎太刀,摇了摇高脚杯中的红酒,在杯壁落下了一个口红印,食指在印着口红印的位置敲了敲,伏身下去,手指捏着次郎太刀的下颚,将他的脸往上抬。
  “次郎今天好乖,这是奖励你的。”握着手中的杯子,给次郎太刀喂酒。
  
  次郎太刀会意地对准那个口红印,唇碰在杯壁,一口气饮下了那杯红酒。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一位本就压制着愤怒的审神者再也不忍受不下去了,强行挣脱开随行近侍的压制,运用契约所带来的言灵让他们暂时不能行动,义无反顾地冲到了赤霄他们面前。
  
  “你……”少女刚说了一个字,就看到赤霄歪了歪头,突然从卡座上站起身来,单腿跪在桌子上,看着那张妖艳邪气的脸,女孩一时失去了声音,她听到‘女人’酥麻入骨的笑声在她的耳畔响起,身上传来麻麻的感觉。
  ‘女人’和她渐渐拉开距离,带着浓郁花香的发丝扫过她的面庞。
  
  少女精神恍惚间,被迟来的近侍抓住手腕,蜂须贺虎彻面色不善地将少女护在了身后,恢复行动能力后,他就立刻赶了过来。
  自家审神者的性格作为初始刀的蜂须贺虎彻最清楚了,就是一个热血上头的傻白甜,就这样冲上去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的。他们已经存在不少时间了,不可能还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一开始不让少女上前也是为了她好,可少女趁他们不备直接冲上前了,他们也只能想办法护住少女了。
  
  可当看到少女被‘女人’戏弄时,他还是不收控制的拉下了脸,努力按耐住内心的怒火,语气尽力保持着平静:“我代表姬君向大人道歉,还请大人不要在戏弄我家姬君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说明。”
  与人交谈不是他的强项,如果是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亦或者是鹤丸国永都会比他擅长交谈。可今天随行近侍就是他,他也只能努力想着出门前本丸的交际好手交给他的技巧来跟‘女人’交谈。

  因为普通没有特权的审神者只能够带一位近侍,不是所有审神者都能够像她一样肆无忌惮地带来超过俩位以上的付丧神的。
  赤霄食指在唇上点了点,说了一句:“你家姬君很可爱。”

  少女面红耳赤地看着赤霄,完全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乖乖被蜂须贺虎彻带离了备受瞩目的中心位置。
  蜂须贺虎彻在听到赤霄这么说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是不计较的意思,赶紧将少女半拖半抱着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少女原本带着的小团体中。
  
  小团体中的审神者们集体对着神情恍惚的少女一顿安慰,刚脱离沉迷美色不可自拔状态的少女,又被她们接二连三的驱寒问暖给搞得晕头转向了。
  
  别墅内很快恢复了歌舞升平。
  就在这时,别墅外传来了一阵轰鸣声,伴随着警备敌袭用的哨声,离门近的审神者走到门口向外望去,错愕地发现门外涌来如同潮水一般连绵不绝的时间溯行军。

  时间溯行军前进的速度很快,短短几秒就进入到了别墅内,挥刀直指呆愣在门口,手脚冰冷,不受控制的几位审神者。她们的付丧神发现敌袭的第一瞬间就赶到她们的身边,同时注意到了这群时间溯行军的目标是审神者,想要先?带着审神者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拦住这群时间溯行军,等待时之政府的增援。
  
  可机动上的不足,不是他们所能够摆脱的,时间溯行军最前方打头阵的就是被审神者戏称为枪爹的高速五花枪。
  在意识到这点之后,他们同时松开了紧握着各自姬君的手,奋力一推,将她们推回人群之中,躲过一劫。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来,拔出随身佩戴的本体,打算与时间溯行军进行殊死一搏。情况危急之下,大半的付丧神自发拔刀向前,希望能够将时间溯行军暂时挡在门外,为审神者们的逃脱增加一份希望。

  梨白在听到轰鸣声的第一时间就领着流月,流光站在偏僻的地方。三名随行近侍从刀鞘中拔出刀,将三人围在中心,防止遭到偷袭。

  混乱之中,绮月仍不忘盯着中心位置的赤霄五人,她拽了拽一期一振的披风,“一期尼,我们去她们那边。”
  直觉告诉她,那里才足够安全。
  
  “啊……原来时间溯行军这段时间忙进忙出是为了这个。”加州清光失望地撇了撇嘴,坐在赤霄的右手侧,小声嘟囔。
  “不然你以为他们能够做些什么?”鹤丸国永给手中的枪.械装上子弹,语气嘲讽至极。
  
  乱藤四郎手放在裙摆中绑着的本体上,方便见势不对,随时发动攻击。
  次郎太刀心大地继续一瓶又一瓶喝着酒,对于混乱的局面过耳不闻。
  
  “乱。”赤霄点名叫道。
  “主人有事吗?”乱藤四郎歪头问。
  “等下不要说话。”看着已经突破重围的时间溯行军将反抗的付丧神一个个碎刀,审神者打晕扔做一堆的情景,赤霄说道。

  虽然不明白原因,乱藤四郎还是选择了遵从主命,认真地点了点头。
  时间溯行军很快就来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显然是头领的时间溯行军看到他们之后,突然收起了刀,声音嘶哑难听:“我家主殿邀请您一起聚聚,大家都在。”
  
  “不去,你是大俱利伽罗没错吧,我要你的审神者过来亲自请我。”赤霄态度轻慢,站起身来将杯中红酒泼在了大俱利伽罗的头顶上,嚣张气焰十足。
  大俱利伽罗的眼神中闪过凶恶,视线停留在赤霄身上,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哦。”

——
我对药总突然有了糟♂糕的想法,在做一些让人愉快的事情,比如本体play,然后×进去的时候,赤霄说药总会心一击的台♂词。
后面的剧情没想法,卡文了!前面的伏笔忘光了!不知道怎么写了!我要啃一遍自己的文_(:з」∠)_

评论(10)
热度(6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