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58.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58.
  别墅内外到处都是来不及脱身的付丧神碎刀后留下的残刃,加州清光、鹤丸国永面色如常,不被这充满着血腥暴力的场面所为之触动。
  在成为检非违使的这十几天里,每一次出阵就意味着将又有付丧神、时间溯行军在他的刀下碎刀。
  
  没有绝对的善恶,有的只是阵营的不同而已。
  检非违使、时之政府、时间溯行军本来就是对立的存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残忍与否并不重要。

  但是对于乱藤四郎来说,这是他第一次面临昔日同伴碎刀的场景,更何况在这残刃中,还包括藤四郎短刀,胁差双子,打刀鸣狐以及太刀一期一振,乱藤四郎忍住眼眶中的眼泪,不让自己发出抽泣声。
  赤霄没有在意乱藤四郎的小情绪,跟着时间溯行军的头领走到了别墅不远处的咖啡厅中,再把他们送到门口后,所有时间溯行军停下了脚步,自发围成了一个圈,高度戒严着时之政府增援的到来。
  
  咖啡厅内,除了橱窗外坐着的一个男人外空无一人,到处整洁的反光,一看就是有人提前清理了现场。
  在看见他们的到来后,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右手摘下帽子,行了一个英式的标准绅士礼。
  
  “我的女王,好久不见。”戴着金丝边眼镜,一副斯文败类模样的英俊男人,语气亲昵熟捻地向赤霄打着招呼。
  “别跟我来这套,有什么事直说。”赤霄不耐烦地瞥了一眼男人,不打算和男人你来我往地继续寒暄下去,直接切入了主题。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英俊男人朝生笑着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宠溺的意味,继续说:“这次来找你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通知你,接下来组织的一些行动,需要你的协助。”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还有你说的别的目的又是什么?”伸手把次郎太刀一直抱在怀里的一大罐酒水抢走,语气敷衍地说了一句,注意力完全没有在朝生的身上。
  
  依然在状况外的次郎太刀抱着酒瓶死活不肯撒手,在被赤霄一个大力直接拿走之后,直接耍赖地抱着赤霄的腰,拉着长长的尾音撒娇:“阿鲁吉~人家还没有喝够嘛,阿鲁吉~人家还想在喝十口,就十口,喝完了人家就不喝了,好不好嘛,阿鲁吉~”
  看不过次郎太刀的死缠烂打,加州清光黑着脸把手上握着的本体交给旁边的鹤丸国永,然后就气势汹汹地冲上前。鹤丸国永看了看手上握着的俩把刀,又看了一眼加州清光的背影,最后视线落在了距离他一米外的乱藤四郎身上,将俩把刀高高抛向乱藤四郎的位置。
  
  嘴角噙着一丝笑,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乱藤四郎听见,“那就麻烦乱酱帮我们拿一下本体了。”
  被鹤丸国永随意扔自己本体的动作吓了一跳,乱藤四郎一脸懵逼,强行脱离了刚才伤心绝望的情绪之中,差点没抓住抛过来的俩把刀,连忙伸出双手惊魂未定地抓在手心。
  
  本体摔在了地上,付丧神也是有感应的。
  加州清光拽着次郎太刀后领的衣襟,想要将次郎太刀强行拽离审神者的身上,次郎太刀圈着赤霄的腰不动如山地继续环着,丝毫不受加州清光的干扰。
  
  鹤丸国永跟过来后,看到这个情况,眼睛转了转,将次郎太刀环着赤霄的手指一根根扳开,最后皮笑肉不笑地对次郎太刀笑了笑。
  喝得脑子混沌,不大清醒的次郎太刀接收到来自鹤丸国永的威胁之后,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原本圈在赤霄腰间的手立马松开了,还往后接连退了几步。
  
  因为本丸中管事的就是鹤丸国永他们最先来到本丸的付丧神,万一他们不给他小判买酒喝怎么办,他不是怂,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看到鹤丸国永的时候,加州清光就收回了拽着次郎太刀衣领的手。

  “咳咳……”见红莲说着说着注意力就不在他身上了,朝生清咳几声,想要把红莲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一年不见,他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朝生近乎是贪恋地看着红莲的每一处,从弧度适当的卷发到那张妖艳的脸。
  
  赤霄定定地看了朝生一眼,不言不语。
  朝生看出了红莲的不满,私心作祟,几步走到红莲身边,想要伸手触摸红莲的脸,却被红莲一巴掌拍开,他没有失落,只是继续温柔地说道:“组织那边交给你的任务是……”
  
  他的声音温柔轻缓,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就像是在娓娓道来一个温馨的故事,可话语中的实质性内容却充满了血腥味。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我就回去了。”听完任务的具体内容后,赤霄一副不耐烦想要离开的模样。

  “不,我还有事,想要带我的女王去一个地方,女王殿下能够赏脸陪我去一个地方吗?”朝生单膝下跪,保持着这个动作,右手捧起赤霄的右手,在手背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将自己在双方的关系中,完全变成了下位。

  赤霄冷笑一声,心里很明白这位情深似海的来自时间溯行军的审神者朝生,对于红莲的爱意。因为红莲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甘愿变成浑身长着骨刺,面目全非的暗堕审神者的人怎么可能不深情呢。
  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代价,变回了正常的模样,可这都与他无关。
  
  “好啊。”
  得到同意后的朝生站起身来,牵着赤霄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向一旁恭候多时的牛车上,和加州清光等付丧神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给了他们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
  
  “你们都上来,带你们去见见世面。”赤霄巧笑嫣然地说道。
  朝生笑容一滞,眉眼冷了几分,万千思绪在脑海里打了个转,临时改变了去的地方,“恩,都上来吧。”
  
  加州清光他们当然不会推拒,直接跟着上了车,牛车在灵力的操控下走进了不远处的鬼道中,在穿过一个又一个本丸的坐标后,最终停在了一个编号为2539的本丸大门前。
  “这是组织的一个据点。”朝生介绍道,身后的牛车在所有人都下来后,化成灵子分散在了空气中。
  
  “叮——”清脆的门铃声响起,本丸内传来一阵沉稳,慢悠悠的脚步声,一步步向大门靠近。

——
红莲这个身份一开始就有问题,应该有小天使看出来了吧,在朝生的视角称为红莲并不是错字,说明一下。

想弃坑了,陷入看着大纲文档可以发一下午呆,就是不码字的状态_(:з」∠)_
不过,我会尽快调整好状态的,毕竟我还有好多伏笔没给大家看呢,调整好状态就可以恢复日更了[无力趴]

评论(7)
热度(5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