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60.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0.
  “宗三桑,请松开这位大人。”在朝生发怒前,龟甲贞宗先蹲下身来,扒开了宗三左文字抓着赤霄小腿的手,一只手掐着宗三左文字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宗三左文字的脸上轻轻拍打,告诫道:“忘记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了吗?要听话。”
  
  宗三左文字屈辱地垂下眼睫,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插在手掌的肉缝中,努力克制住内心愤恨不甘地情绪,全身颤抖地说了声:“明白了。”
  赤霄本打算用灵力震开的,但是因为注意到朝生的神色,和龟甲贞宗的及时阻止,所以收回了蓄势待发的灵力。
  
  “等会儿自己去领罚知道吗?”龟甲贞宗阴柔着嗓音道,手在宗三左文字的脸上流连。
  宗三左文字闭上双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没有人会来救他的,这个事实他早该明白的不是吗?
  转为似笑非笑地看着龟甲贞宗名为警告,实为劝戒的行为。
  真可惜,被庇护的一方不但没有领情,反而倍感屈辱呢。
  
  加州清光冷哼一声,白了一眼假模假样的龟甲贞宗,半蹲下身,掏出随身携带的湿巾,认真地擦拭着被宗三左文字抱过的地方,然后一点一点染上属于自己的气息。
  鹤丸国永冷眼旁观着龟甲贞宗的所作所为,对加州清光的一番行动,给予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龟甲殿。”
  “恩?”龟甲贞宗保持着掐着宗三左文字的动作,回过头来问。
  
  “可以走了,他应该等急了。”朝生看在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最宠爱的付丧神的面子上,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眼睛如同刀子一样在宗三左文字、加州清光的手上剜了一遍又一遍。
  第一次见面时斯文败类的模样荡然无存,嫉妒可是会让人变成恶鬼的。
  
  “哦呀,这次是我招待不周,请俩位大人不要生气。”龟甲贞宗笑嘻嘻地道歉,言语中却没有半分歉意。
  话是这样说的,可一开始带着他们走这条人多眼杂的路线的也是他。不是没有更加幽静隐蔽,适合主人的好友前来造访的路线,只是他想要刁难一下这俩位审神者而已,所以故意选了这条路。
  
  主人是绝对舍不得惩罚他的。
  次郎太刀牵着乱藤四郎的手,不让他轻举妄动。虽然不明白这座本丸的付丧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既然是主殿的命令,次郎太刀必将达成。
  
  “到了,就是这里,我家主人就在屋里等待着俩位大人。”龟甲贞宗在和室外停下脚步,转过身对赤霄、朝生俩人说道。
  在看到俩人点头后,龟甲贞宗推开障子门,对着俩人露出了一个温柔敦厚的笑容。
  
  在加州清光等付丧神即将一起迈进的时候,龟甲贞宗拦住了他们,说道:“我家主人吩咐了,付丧神不得入内,请几位殿下随我来。”
  作为今日小队伍中的领头羊的加州清光,鹤丸国永没有立刻离开,在得到赤霄的点头后,才领着次郎太刀和乱藤四郎离开了和室。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隔挡在外,面色苍白如雪的少年跪坐在神像下,泛白的唇一开一合,在小声地念叨着什么,像是朵不堪一折的菟丝花,令人心生怜惜。
  听到障子门被推开的声音,少年并没有立刻回头,而是割开手腕放满一碗血,浇灌在神像的凹陷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虔诚。
  
  等做完每日的神礼后,少年无力地撑着神像站起身来,冲着站在门口的赤霄、朝生露出了一个纯然无害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红莲尼,我好想你。”故意忽略掉朝生,脚步虚浮地跑向了赤霄,深吸一口气,在赤霄面前站定,努力平复内心的激动之情。

  “我也很想你。”
  木下雅一听到这句话显然十分兴奋,他拽着赤霄的手臂,将赤霄拉到和室的榻榻米上,絮絮叨叨的和赤霄讲述着他最近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被冷落的朝生几次想插话都被木下雅一不着边际地拦了下来,只好端起桌上的热茶喝。
  他们的关系倒是一如既往的好,也是,都是在本丸开后宫的审神者,当然有共同话题。
  朝生不无讥讽地想着。
  
  “这次临时找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在刚才的对话中,赤霄已经套出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打断了木下雅子越讲越高昂的性质,切回正题。
  朝生来这里也不全是临时起意,当然还有木下雅一的重要因素。
  
  “咳咳……”木下雅一还没有开口回答,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双手颤抖着想要在桌上拿起茶杯,几次手滑没抓稳。
  朝生先赤霄一步,端起茶杯,给木下雅一喂茶。
  
  喝下烛台切光忠和药研藤四郎特意为他调制,可以缓解病症的茶水后,木下雅一咽下了最后一口茶水,脸上恢复了些许血色,语调温软地说:“组织把那些审神者送到我这边来了,说是我这边来往的审神者人流量大,不容易被检非违使方所察觉。我记得红莲尼是负责处理这批审神者的,通讯器又联系不到你,就发简讯给了朝生拜托他来通知你。”

  至于时之政府?不是威胁,高层早已被组织成员所一点点渗透。时间溯行军乐的看时之政府的审神者被掠走,绝对不会前来阻止,更何况又有朝生坐镇,也不是威胁。
  只有检非违使是唯一的威胁,检非违使那边的态度一向暧.昧不明,组织一直无法派人进入,需要做多手准备,决不能放松对检非违使的警惕。

  “恩,她们在哪?”赤霄眸光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神像,继续问道。
  “在密室。”木下雅一拿起一旁的羽织披在身上,冲着门外叫了一声:“光忠,你进来。”
  
  障子门再度被推开,烛台切光忠穿着黑色的浴衣跪在门外。
  除了出阵远征外,本丸内的所有付丧神几乎都是真.空穿着一身方便脱下的浴衣,好来满足木下雅一的一时兴起。

  “主公。”烛台切光忠恭敬地低下头,叫了一声。
  即使体内的玩具被木下雅一再度调高了一个档,他也保持着波澜不惊的面部表情。

  “把红莲尼的付丧神带过来,接下来的任务还需要他们的辅助。”木下雅一笑吟吟地吩咐着。
  烛台切光忠接到命令后,重新合上障子门,避免木下雅一的病情再度加重,离开了和室。
  
  “接下来,我们需要挪下位置了。”木下雅一唇角含着一丝笑,说道。

——
这个本丸的审是个扮猪吃老虎的白切黑,他的故事挺带感的,写出来就是个小h书,车技不好我就不挑战了。
他是个病弱总攻,人生格言是我凭本事×的刀,为什么会有愧疚感。

这次不求评论,只求还在追更的人点个小红心,让我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看,看着最近的评论小红心,我都快要气馁了,感觉完全是我在自嗨_(:з」∠)_

评论(16)
热度(9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