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6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1.
  木下雅一先带着烛台切光忠走进密室,关闭机关,过了一会儿,他探出头来,因为密室内的温度过高,苍白的脸上变得通红,软绵绵地说:“红莲尼,进来吧。”
  “恩,你先下去。”赤霄指使着身侧的朝生。

  朝生微微点头,孤身走在了中间的位置,时间溯行军带到这里来太过显眼了。
  赤霄牵起身边俩侧加州清光和鹤丸国永的手,外放出灵力包裹住作为中间阻隔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俩位付丧神,走在了最后面的位置。
  
  密室门在所有人进入密室后,重新合上。密室里面的坏境昏暗潮湿,因为密室大多数时候是用来关押不听话的付丧神,给他们一个惩罚的,所以并没有给予舒适温暖的环境。
  惩罚之所以是惩罚,当然需要他们吃些苦头。那些审神者被组织临时派遣过来,关押在他的本丸中,他又无法拒绝。无奈之下,只好收拾出了一个单独的大隔间来安置这些呆不久的审神者们。

  “吱呀——”
  隔间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就一直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的审神者们在听到外面的人特意发出来的脚步声时,一致将目光对准了那扇不论她们怎么努力都打不开的门。失去了灵力的她们,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几乎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她们只能期盼时之政府的高层能够尽快找到她们。
  “你……”绮月颤抖着双唇,看着不久前和她们呆在一起的赤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虽然她对红莲的各种猜测不计其数,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会在被时间溯行军捉住后,还能够再次见到红莲。

  其他审神者当然也都认出来了,这就是她们之前一直有在偷偷观察的黑暗本丸审神者——红莲。
  单纯并不意味着蠢,她们都清楚的明白了过来。
  
  审神者红莲叛逃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勾结的这一事实,否则为什么她还能以光鲜亮丽的模样站在她们面前审视她们。
  “组织那边送来的付丧神都在这了,剩下就交给你了。”木下雅一说完,就嫌恶地用羽织袖口捂住口鼻,这个坏境不适合他久呆,会加重病症,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亲自下来的。

  烛台切光忠适时地拿出口罩,挽起木下雅一披散着的散发,半蹲下身,动作轻柔而迅速地为木下雅一佩戴口罩。
  木下雅一闻到口罩内他爱闻的平淡香味,眼底全是笑意,亲昵地和烛台切光忠牵起了双手,将全身的重量施加到了烛台切光忠身上。

  “不舒服就先出去吧,朝生你也出去,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木下雅一很快速地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拉着烛台切光忠的手离开了空气不流畅,潮湿的隔间,这里面的味道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
  
  朝生深深地看了一眼赤霄,抽回视线,离开了隔间并带上了门,守在了门外。
  梨白松开流月和流光的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她们,站起身来,严肃认真地叫了他一声,“红莲。”
  
  “嗯哼。”赤霄视线投向第一个主动站出来的梨白,微微点头,眼神认真地看向梨白。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历史修正主义者达成一致,但……我想你能够放过她们,我知道我的要求很天真,不过,我会抹去她们这段时间的记忆,不会对你构成任何威胁。而我留在这里。”

  赤霄听到这个要求,一脸匪夷所思地挑了挑眉,过了一会儿,嘴角扯起一抹讽刺的笑意,轻蔑地上下扫了一眼梨白,“你?”
  梨白抿了抿唇,没有被赤霄的大笑打击到,还不忘用眼神安抚流月、流光。
  
  流月握着流光的手不让她轻举妄动,对梨白点了点头,让梨白能够放心地和赤霄对峙,不用担忧流光。
  “我是时之政府高层人员的女儿。”梨白镇定地抛出了自己的筹码。

  赤霄轻笑着摇了摇头,扬声道:“我知道。”
  梨白心猛地一紧,她和她父亲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和审神者她们之间的父女关系,包括流月、流光。
  
  这是她第一次告诉除了家族以外的人,那红莲又是从何得知的。
  “啧……”赤霄不耐烦地啧一声,不在和梨白废话,直接切入正题,“你们应该都从各种渠道听到过暗堕吧。”
  
  绮月意识到了不妙,暗堕这一词对于所有审神者来说都并不陌生,甚至还有不少审神者参与过肃清黑暗本丸的任务,碎在她们手下的暗堕付丧神更是不计其数,她也参与过不下十次肃清行动。
  暗堕程度过深,无法进行净化转手的付丧神的下场不外乎俩种,一种是杀死审神者后逃离本丸,另一种是被时之政府及时发现,派遣高阶审神者进行肃清,碎刀。

  “那你们知道审神者也可以暗堕吗?”赤霄刻意将审神者,暗堕俩个词加重了音量,戏谑地扫了一眼四周面色各异的审神者。
  “这不可能!我从来见到过暗堕了的审神者!”绮月的面色十分难看,声音有些发颤,说到最后变成了吼。

  “你们难道不好奇把你们捉来的时间溯行军,为什么和你们在战场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赤霄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梨白回想起曾经在高级战场遇见的时间溯行军,反驳的话哽在喉咙口,脸上的血色消失殆尽。

  她曾经在陪同付丧神出阵时,遇到过与今天的时间溯行军战斗力相差无几的敌刀,那一次出阵,第一队伍的六位付丧神无一幸免,全部都在碎刀的边缘。
  敌刀像是猫捉老鼠一般戏弄着他们,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些敌刀一瞬间变得紧张的神色,随即不再搭理他们,脚步匆促地离开了。

  回到本丸后,不论她怎么给第一部队成员手入都无效,在濒临绝望的时候她给她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她父亲派来了一群裹得严实的‘人’给她的刀剑手入,才得以恢复。
  事后,她每每想起那些时间溯行军的神情时都会做起噩梦,在梦中一次又一次的情景重现后,她不得不相信时间溯行军中也有拥有神智的。

  “看来有人想起来了,那些在你们口中的时间溯行军,历史修正主义者就是你们曾经的同伴。至于暗堕审神者为什么没有人知道,那是因为暗堕后的审神者全部成为了时间溯行军的审神者。”赤霄声音不温不火地述说着。

——
又是一章水章_(:з」∠)_
不行,我要尽快解决这段剧情,然后写日常!我要让长谷部吃牡丹饼!

评论(5)
热度(6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