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63.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3.
  景趣被切换成了梅雨,在阴雨绵绵的天气,夕阳红小分组不得不退回到室内喝茶。
  本丸内现有的付丧神无所事事的聚集在同一间和室,从敞开的障子门往外望去,灯光点亮了阴沉沉的景色,雨水滴落在庭院的溪流上。

  “久等了,现在是下午茶时间,光忠特制:牡丹饼。”烛台切光忠双手托着一大碟牡丹饼脚步轻快地走到和室内,目光在穿着内番服坐在一边书案的压切长谷部身上停留了一下,挪回视线。
  加州清光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赤霄给他们的光脑能够流通不同位面的网络。在一个平行世界中,有款手游就是刀剑乱舞,是时之政府为了广捞鱼而投放的游戏项目,从那个平行世界中招到了不少资质不错的审神者。

  牡丹饼这个梗是出自平行世界中刀剑乱舞的舞台剧。
  除了一直忙于公务的劳模压切长谷部,其他付丧神都看过,压切长谷部的忙碌是他自己给自己没事找事,所以他们能够毫无心理负担地看着压切长谷部忙碌的样子。

  目光一瞬间聚焦在了压切长谷部的身上,和室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敏感的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压切长谷部从高高一打的公务中抬起头,对上他们的视线,眼神微微一沉,冷硬着嗓音问:“都看着我做什么?”
  “长谷部。”烛台切光忠严肃着脸,叫了一声。

  “恩。”
  “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牡丹饼。”说着,烛台切光忠端着一碟牡丹饼走了过去,轻轻地放在了书案上,用眼神示意压切长谷部尝尝。

  压切长谷部狐疑的看了一眼格外热情的烛台切光忠,他和烛台切光忠的关系不算多好,只能说是不冷不热的同事关系。
  三日月宗近不知何时拉着同样参与了军议的鹤丸国永、山姥切国广坐了过来,自觉找到了属于三日月宗近的座位。
  
  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山姥切国广、烛台切光忠围着这个书案坐下,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背后一寒,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其他付丧神一脸看戏的表情,绷紧了神经,这座本丸的付丧神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让他不得不防备。

  “……”
  在他们目光的压迫下,压切长谷部脱下棉质的手套,拿起一块牡丹饼,放在眼前近距离观察,想要看看是不是他们在牡丹饼上做了什么手脚,否则他们怎么会这么殷切。

  毕竟他和绝大部队的付丧神的关系都称不上好。
  不管他怎么闻看,都没有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反而听到了今剑、爱染国俊憋不住笑意,发出来的笑声。
  
  迟疑的放在嘴边,咬下一小口,发现只是单纯的牡丹饼的味道而已,三日月宗近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猛地一个用力将他手中的牡丹饼尽数塞在了他的嘴里。
  压切长谷部猝不及防地被这块不小的牡丹饼堵满了嘴,连咀嚼的余地都没有,食物哽在喉咙口的感觉并不好受,压切长谷部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
  
  牡丹饼的份量不小,无法吐出来,只能用茶水帮助吞咽,在努力咀嚼的同时,压切长谷部不停的往嘴里灌水,在咽下一部分后,终于咳出了声。
  “咳咳咳……”

  三日月宗近笑得趴在书案上,一副典型失智老人的模样;山姥切国广精致漂亮的脸上一脸冷漠,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mdzz;鹤丸国永性质高昂地拿出光脑,记录下压切长谷部的狼狈;烛台切光忠露出和善的微笑,脑内思考着下次应该做些什么食物。
  围观群众笑作一团,神刀们保持着矜持,没有笑出声来。
  
  江雪左文字和小夜左文字一时忘记了悲伤与复仇,嘴角上翘。
  短刀们除了小夜左文字都笑倒在一起,新选组和陆奥守吉行依旧是吃红薯群众,机智的他们在光忠端着牡丹饼进来的时候,就停止了进食。

  莺丸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呛得直咳嗽,体贴老年人的物吉贞宗帮着莺丸顺气,“莺丸殿,您没事吧。”
  在物吉贞宗的努力下,莺丸缓了过来,用桌上的纸巾擦被祸害到的桌子,说话的声音如同在唱歌一般,“没事没事,谢谢物吉。”
  
  明石.国行抱着软绵绵的抱枕躺在安静的角落里,被这动静吵到,也只是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抱枕中接着睡。
  阴雨天就是用来睡觉的。
  
  等压切长谷部艰难地咽下了这块牡丹饼后,三日月宗近又重新拿起一块牡丹饼,放在压切长谷部的唇前,说:“长谷部,啊……”
  压切长谷部别过头,用行动证明他的拒绝,不是他不想还手,只是他明白赤霄的底线。平时的小动作赤霄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涉及到真刀实枪,会引起赤霄的不满,他本来在赤霄那里的好感度就不高,不能继续消耗下去了。

  “长谷部。”赤霄的声音由远至近。
  压切长谷部听到赤霄的叫喊,想要出去迎接,被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一人一边拉住了手臂。
  “长谷部桑,请不要浪费我的一番心意。”烛台切光忠郑重其事的说。

  压切长谷部不为所动,和烛台切光忠僵持着。
  赤霄走到了和室门口,看着和室内一片混乱的情景,环绕了一圈,最后目光在即使拽着压切长谷部,依旧笑得一脸春意的三日月宗近身上停留住。
  
  “发生了什么?”赤霄问。
  小狐丸连忙走了过来,不忘将有些凌乱的头稍作打理,省略前因后果,解释道:“三日月殿他们喂长谷部殿吃牡丹饼。”

  “牡丹饼?”
  “平行世界中的一个梗,出自刀剑乱舞衍生舞台剧。”小狐丸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拿出光脑点进名为军事演绎之打刀没人权的视频,播放给赤霄看。
  
  闻风而动的今剑终于停下了笑声,揉揉笑痛的肚子,继续凑到赤霄身边,赤霄和小狐丸是站着的,任由他怎么蹦跶,都无法看到光脑中播放的画面。
  今剑拽着赤霄的衣袖,撒娇道:“阿鲁吉,我还看。”
  
  并且怎么看都不会感到厌倦。
  赤霄抱起抱着他大腿撒娇的今剑,一起看。

  鹤丸国永停止录制,保存下这段视频,蹭地一下跑到了赤霄的身边,邀功请赏:“主殿,我录下了我们本丸长谷部殿的。”
  压切长谷部一扬眉,脸色青白交加,贴心如三日月宗近也在同一时间给压切长谷部播放起了那段视频。


——
迟来的更新,摸鱼太好玩了!
这章的梗出自刀剑乱舞舞台剧,打刀没人权系列,小天使们应该都看过哈哈哈哈哈哈长谷部硬生生被喂胖了哈哈哈哈哈哈
毫无内容的一章日常,试图走搞笑风,貌似没成功,文风太正经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_(:з」∠)_

评论(7)
热度(71)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