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64.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4.
  “哈哈哈哈哈。”今剑肆无忌惮地趴在赤霄的肩上大笑,在偶然抬头时瞧见了压切长谷部的脸色后,笑得更加放肆。
  看完这段视频的压切长谷部的脸色更黑了,三日月宗近见目的达成,将放在压切长谷部面前的光脑画面转了回来。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赤霄眉眼带笑的收回停在光脑上目光,放下今剑,盯着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压切长谷部笑了笑,走到聚集着军议成员的几位付丧神身边,半蹲下身,拿起一块牡丹饼,用诱哄的语气说:“长谷部,啊……”

  压切长谷部心里有些委屈,不过还是被主投喂的喜悦占据了上线。他乖乖地张开嘴,这次他没有他人的干涉,他没有全部一口包下,而是咬住一角,眼神带着些挑.逗的意味,用舌头在牡丹饼在舔.舐,有意无意地在赤霄的捏着牡丹饼的五指中舔过,温热的舌头给指尖带来湿润感。
  
  那一角的牡丹饼因为液体的侵蚀,变得软化。这次他不再犹豫,一口咬下那一角牡丹饼,目光黏腻地在赤霄的脸上掠过,视线往下,停留在赤霄的裤.裆处,咀嚼食物带来的声音不轻不重的水声。
  赤霄没有被这个小伎俩吓退,这种勾.引的戏码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依旧保持着这个喂牡丹饼的姿势,饶有兴趣地看着压切长谷部的当众勾.引。

  压切长谷部对赤霄的毫无反应在意料之中,并不泄气地伸手抓住赤霄的那只手,换了个角度,在距离五指的最近距离,再次咬住了一角牡丹饼,同时将赤霄的食指含住。
  舌尖在食指上轻轻舔过,带来黏稠湿润的感觉,牡丹饼彻底沦为配角,压切长谷部用尽浑身解数地百般挑.逗。

  乱藤四郎惊愕地看着这惊人的一幕,手中握着的杯子微微倾斜,流出来的茶水尽数落在了光滑笔直的大白腿上。
  坐在旁边的药研藤四郎扶正杯子,搬开乱藤四郎握着杯子的手指,把杯子抢了过来,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打开和室的柜子,拿出干净的毛巾搭在乱藤四郎的腿上,无奈地叹了口气:“乱,自己擦一下。”

  一期一振、小狐丸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穿着衣不蔽体的内番服的小狐丸抖了抖耳朵,一个健步飞奔了过来,挡在俩人的中间,将赤霄手中拿着的那块牡丹饼全部塞到压切长谷部嘴中。

  最后,若无其事的冲赤霄露出了一个笑,说:“主殿好久没来找小狐了。”
  “那我家的狐狸是寂寞了吗?”赤霄也不避讳,当着所有在座付丧神的面问。
  
  小狐丸刚想开口,就被一期一振扯到了一边,三日月宗近用着熟练的手法往小狐丸嘴里塞了一块牡丹饼,噎得小狐丸直喝水,刚刚还在笑话压切长谷部,现在就遭到报应了。
  本丸搞事最佳三日月宗近端着那一大碟牡丹饼,一个接一个的往所有付丧神嘴里塞,和室内的笑声渐无。最后只除了赤霄和他,其他人都被牡丹饼堵住了嘴。
  
  “哈哈哈哈……唔……咳咳……”被他们的表情逗笑了的三日月宗近一时不备,乐极生悲地被鹤丸国永拿起一块牡丹饼飞快地塞进了他的嘴里。
  猖狂大笑的三日月宗近被噎得眼泪都出来了。
  
  唯一的幸存者赤霄看着这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畅快的笑出了声。
  “长谷部,等会万屋那边有工作人员过来派送资源,生活物品,核对数目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话语微顿,赤霄又好像是才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我给你们都买了礼物,按照包裹上面的刀纹分配。”
  说完,赤霄也走进和室还算空旷的一个地方坐下,拿起倒扣在桌面上的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地品茶。
  
  将牡丹饼艰难咽下,太郎太刀为了遗忘之前失态的表现,少见的主动找话题和赤霄说话:“主殿给我们准备了什么礼物。”
  尴尬糟糕的找话题技巧,让趴在榻榻米上的次郎太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太郎太刀不明所以扭头看向弟弟次郎太刀,次郎太刀摆摆手,继续喝酒。
  
  “这是惊喜。”
  “哦……”后知后觉的尴尬淹没了太郎太刀。

  “噗哈哈哈,大哥你……”次郎太刀笑得花枝乱颤。
  太郎太刀有些羞恼地瞪了一眼次郎太刀,表情空白地紧盯着杯中漂浮的茶叶。
  
  “今日内番,出阵,远征全部取消。”赤霄岔开话题,不让太郎太刀继续陷入尴尬的情绪之中。
  “嗨~”今日的出阵人员今剑懒洋洋的应了一声,把身上的防具拆下来,扔置在一边。
  
  被和室内懒洋洋的气氛,本丸的梅雨季节的俩方面所影响,对于今日出阵时,在战场上可能遇到的另外俩方的审神者都失去了兴趣。
  萤丸解下军装的披风配件,坐到赤霄身后,凭空拿出一把梳子。
  
  梳子制作的很精细,由一块血玉制作而成,梳柄上雕刻着花纹,这是他曾经在赤霄衣物上最常看见的刺绣花纹,一看就知道制作人花费了不少功夫。
  动作轻柔地从上往下,梳理着赤霄随意披散着的乌黑长发,每一次动作都格外小心翼翼。
  
  “是萤丸亲手做的吗?”虽然是疑问句,可赤霄的语气却是肯定的。
  “恩,我看主殿的头发很长,就做了一个梳子,我一直想要为主殿梳理头发。”萤丸一上来就是一记直球。

  “那以后就交给萤丸了。”赤霄的手蜻蜓点水地在萤丸腿上拂过。
  被赤霄的举动惊到心脏几乎要破膛而出,萤丸铿锵有力的应了下来,“恩,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为主殿打理好的!”

  小狐丸眯眼看着这个深藏不露的萤丸,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可以说是本丸老实人队伍的萤丸,还有这种手段!
  又懊恼于自己怎么就忘了主殿的头发也很长,也是需要精心保养的。
  
  大概是因为赤霄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让他们不曾关心过这些小细节。
  由于这件事情,所有付丧神都把这点小细节谨记于心,关心主殿的个人生活,需要尽快提上计程了。

  萤丸耳尖发红,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乖巧地为赤霄梳发。
  太郎太刀若有所思的重点看向加州清光、萤丸、小狐丸……他也需要向他们学习关心主殿。

——
基友说赤霄的本丸随时都能开车,哈哈哈哈哈这个设定就是这么适合开车,但我就是不开(×
我有毒,写个长谷部吃牡丹饼写出了色情感,别的太太都是搞笑风啊,为什么,我果然是搞笑不过一章_(:з」∠)_
经过不懈的努力,我强行板回来画风了,小狐丸那本来还可以再玩一下,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安排一期强行打断 |・ω・`)
大概需要把清光女装play车开出来擦擦灰了!

评论(13)
热度(6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