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番外01.

番外01.

          ——千万言语不过一句我爱你

正文

  “啊——”
  花样作死,终于让自己生病的鹤球国永半躺在
床上,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来自赤霄的投喂。
  一口吞下冷热正好的稠粥后,鹤丸国永继续眼巴巴地看着赤霄,硬挤出几点泪花,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还想要主殿喂,我浑身都没有力气拿不动碗了。”

  赤霄哪里不知道这是鹤丸国永在撒娇,装可怜,没有去戳破这点小情.趣。而是轻点了点他的鼻子,继续舀起一勺子粥,递在鹤丸国永泛白的唇前,鹤丸国永伸出舌头将粥卷进嘴中。
  赤霄摇摇头,说:“老实点,喝完这碗点睡。”
  
  这点小病其实就是动动手指就能治好的,为了让最近平淡的本丸生活增添点乐趣,这个方法,赤霄和鹤丸国永都没有主动提及。
  一碗粥在赤霄喂,鹤丸国永吃的互动中,很快就没有了,赤霄把碗放在床头柜上,把鹤丸国永只盖住了腿的被子往上拉,鹤丸国永顺从地换了个姿势,舒服的躺在了床上。

  被子,枕头上都缠绕着赤霄的味道,赤霄在鹤丸国永的眉心处落在一吻,轻声道:“我的鹤,好梦。”语气温柔缱绻。
  在赤霄快要合上房门出去的时候,鹤丸国永叫住了赤霄。

  赤霄配合地停下关门的动作,耐心地等待着。
  鹤丸国永露出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弯着嘴角说:“赤霄……”
  
  “恩?”
  “爱してる。”
  “私も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るよわたしもあなたをあいしているよ。”赤霄笑着回答道。

  听完赤霄的回应之后,鹤丸国永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嘴角带着微笑,慢慢陷入了熟睡之中。
  刚走出房门,迎面而来就是刚做完畑当番的太郎太刀。
  
  “主殿。”太郎太刀主动问好,金色的瞳孔中仿佛只能看见他一个人,高高束起的高马尾随着他微微低头的动作,滑落到肩前。
  “辛苦了。”赤霄的一只手落在太郎太刀的头上,另一只手摸了摸太郎太刀耳垂,“昨天我不是说了吗,你今天的内番取消,怎么这么不听话,恩?”
  
  太郎太刀脸上泛起红晕,一脸窘态,声音带着点颤音说:“我没事,今天的畑当番只是浇水而已,我也没有亲自动手,是用的符咒。”
  敏感点被赤霄撩拨着,平常那副优雅庄重的模样再也维持不下去,幸好赤霄的房间白天平常都是安静的,不然他真的会想钻进墙缝里躲起来。
  
  “真可爱。”就是喜欢太郎太刀被欺负到眼尾发红,声音发抖的模样。
  太郎太刀突然抓住赤霄在他身上作乱的手,异常认真地注视着赤霄的眼瞳,嘴唇动了动,手心里布满了汗水,但还是强装镇定,一字一顿的说:“我爱你。”
  
  即使在心里排练了数万次,在说出口之前,有过忐忑,有过不安,但当真正说出口时,反倒很轻松地说了出来。
  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我爱你。
  “三生有幸。”

  “主殿在想什么呢?”莺丸放下手中的茶杯,问。
  赤霄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莺丸虽然不信,但是他的性格也不会继续追问下去,看着杯子里的茶,眼含笑意的说:“嘛,茶梗立起来了呢。”
  “恩,会有好事发生。”赤霄应道。

  黄昏暖黄色的光线为这个抹茶色的男人平添了几分艳丽,察觉到赤霄的注意力回到了他的身上,莺丸回过头来。
  春风轻轻吹动着额前的刘海,带来一声:“Ti amo。”
  
  莺丸仰头,和赤霄近距离接触,最后微微一笑,主动将唇印上赤霄的唇。
  水波粼粼的水面上映射出肢体交缠的俩人倒影。

  和莺丸喝茶结束后,天几乎要完全暗下来了,在一个转角处,一股力量将赤霄扯进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赤霄神态自然地问:“一期,怎么了?”
  
  一期一振不吭声,俯下身想要扒赤霄的裤子。
  赤霄拦住他,略带无奈的说:“被藤四郎短刀们惹生气了,也别拿我撒气啊。”
  “……”

  “我会叫药研看好他们,别来招惹你。我知道我家一期不需要弟弟,我会处理好一切的。别生气了,好吗?”赤霄在一期一振的脸上落下一个个湿热亲吻,细心安抚着。
  “Ich liebe Dich。”
  “ich auch。”

  “哈哈哈哈,主殿是在赏月吗?”不等赤霄的回答,三日月宗近自顾自的继续说:“那么,主殿认为我这轮弯月如何?”
  “很美,从深邃到黎明。”赤霄在那双眼睛上摸过,夸赞道。
  
  “那主殿喜欢吗?”三日月宗近追问道。
  “自然是喜欢的。”
  
  “在三条家中主殿肯定是最喜欢我。”
  “不是。”
  “主殿这样说,会让我很伤心。”说完,就装模作样的用宽大的狩衣袖子挡住脸,发出抽泣声。

  “来,我来抱抱我们家可怜没人爱的失智老人。”赤霄轻笑着,将三日月宗近揽进怀中。
  三日月宗近这时候反倒不顺水推舟的继续装哭了,顺势躺在赤霄的膝盖上,眼眸里藏着抵挡不住的情愫。
  
  “嗯——这就是所谓的肌肤接触吗? ”
  将三日月宗近搭在屋檐边沿的手伸进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的里面,回答道:“这才是肌肤接触。”

  “主殿身材很棒,怪不得每次都能够让小狐丸露出那副表情。”三日月宗近的手不安分地在肌肤上游走,从最上面的锁骨到下三角的重要位置。
  赤霄扣住三日月宗近的手在自己身上某个地方揉捏,调侃道:“明明三日月也是这样的,是害羞了?”
  
  “嗯嗯,爷爷害羞了呢。”三日月宗近厚着脸皮点头称是。
  “貌似今晚的寝当番不是三日月呢。”
  
  “哈哈哈哈哈,正好鹤丸身体不舒服,就由我来为鹤丸代劳吧。”三日月宗近一副很勉强的模样说道,双手不停歇地四处点火。
  “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呢。”
  
  “恩?”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死んでもいいわ。”


——
番外乱取的,别在意,想到更好的随时改!

莺丸的那种感觉好难写啊啊啊啊啊,他的篇幅最少,我尽力了_(:з」∠)_
三明描写起他,我就觉得词穷,写的好挫败。莺丸,三日月最后写出来的,跟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画面差远了!躲到角落里画圈圈。我知道ooc了不用提醒我,就当是我流刀男吧[自我安慰]

应该有后续,因为还有不少心尖宠没写到呢。
我继续去抢救我的清光车,这次放弃写拿手的前戏,直接切入正题,卡到怀疑人生。

评论(11)
热度(10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