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67.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7.
  今日的近侍烛台切光忠双手捧着一振比寻常胁差稍长的大胁差,对着赤霄语气恭敬的说:“主殿,这是今日的锻刀成果。”
  在昨天和室里,赤霄当众点名了明日的近侍,要求由近侍来锻一次刀。

  他们本丸锻刀从来都是由审神者来锻刀的,时之政府每日锻刀三次的日课,审神者也是经常忽略。审神者不提起,大家也不会主动去提起,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些天。至于出阵时捡到的刀,都是在外面随手销毁。从不带回本丸。
  他还记得鹤丸国永是这样说的。

  “光忠,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这座本丸内的所有付丧神都是本灵吗?”
  鹤丸国永的语气轻快,神态自然,只是说话的时候,讽刺意味十足。

  因此他对于审神者居然吩咐他去锻刀,态度是惊讶的。
  扫了一眼大胁差,指尖在桌案上敲了敲,赤霄语气笃定的说:“这振笑面青江没有付丧神依附。”

  “什么?!?!”烛台切光忠惊呼出声。
  “抬起头来,认真看看你手中的胁差。”

  在赤霄的提醒下,烛台切光忠猛地抬起头来,试图和大胁差体内的付丧神建立沟通,可是却了无回音。
  意识到这点后,烛台切光忠撩开前面的衣摆,将大胁差举过头顶,跪在地上,自责地低下头,说:“这是我的失误,请主殿惩罚。”

  “怎么?我看上去像是会惩罚你们的人吗?”赤霄挑了挑眉,打趣地问。
  “不是!”烛台切光忠听到这话,连忙摇头否认,“我的意思是……”
  
  赤霄开口打断烛台切光忠的解释,单手撑着下巴道:“好了,不逗你了。笑面青江的付丧神我自有定夺,你先去通知今日出阵的付丧神过来。”
  烛台切光忠欲言又止的看着赤霄,在赤霄的微笑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应下了。
  
  “是。”
  烛台切光忠拿起桌上的空茶杯和空茶壶,退出书房。

  压切长谷部作为第一部队的队长带着出阵人员来到门外,柔顺地低下头,喊了一声:“主。”
  “这次去一趟异世界,这个异世界是与我们这边的世界相同却又不同的,它是在某一个时间线和这里交叉偏离出来的平行世界,顺带还可以清扫一下那边的时间溯行军和时之政府军。”当然这个偏差是由他一手造成的,检非违使的弱势也是。

  听到这里,压切长谷部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佩戴在腰间的本体,明白赤霄的意思是这次是作为检非违使出阵的。
  今日的出阵成员为压切长谷部、太郎太刀、数珠丸恒次、烛台切光忠、今剑、乱藤四郎。
  
  除了作为队长的压切长谷部,其他队员都是第一次出阵,需要拥有丰富经验的队长来带领。数珠丸恒次是因为与笑面青江同位青江刀派而特意安排的,至于其他的都是正好排到他们出阵。
  “恒次,笑面青江就交由你来保管。”说完,赤霄将大胁差扔给了数珠丸恒次。
  
  数珠丸恒次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赤霄,点了点头,接过了这个任务。
  “那么废话不多说,走吧。”
  
  倚靠着冰冷墙壁的绿发青年撩起挡住视野的长刘海,迷茫地四处张望着阴暗的洞穴,洞穴内空无一人,只有水滴声。
  “我是谁?”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发现无论他怎么想都是一片混乱,还带着一阵又一阵,接连袭来的刺痛感。
  
  灵魂深处传来的饥饿,让他无暇顾及他的姓名由来。
  好饿!好饿!好饿!想要美味可口的灵魂,最好是处在黑暗与光明交接处的灵魂。

  灵魂又是什么?想到这个问题,他又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好像记得他的食物是审神者提供的灵力。
  审神者又是什么?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无聊的问题。
  扶着墙壁站起身来,试探着迈了几步,发现能够行走,脚步虚浮地扶着墙壁,一步一挪,艰涩地挪出了阴暗潮湿的洞穴。

  在走过又黑又长的隧道后,他终于走到了洞穴口,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却发现他怎么也呼吸不了,伸出戴着手套在鼻翼摸了摸,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呼吸。
  
  没有呼吸,还算得上是……
  恩?是什么来着呢?

  算了,不重要。
  他踏出洞穴,走到阳光下,灵体在阳光的照射下,传来灼烧感。闻到糊味,他后知后觉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燃烧起的火焰,歪了歪头。
  
  喃喃自语:“怎么着火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刚离开的阴暗洞穴,又向前看了一眼,最后选择了继续向前走。
  
  既然不痛,那么说明不太重要吧。
  从正午走到夜幕,最终停在了一栋城堡外。
  里面有美味的食物,抱着这种想法,他飘进了城堡。
  
  十分钟后,他再次飘出了城堡,还带着一只恶魔,一个人类的灵魂只够他垫垫肚子。
  塞巴斯蒂安为了保住自己,假意柔顺地带着他,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经过一场战斗,他本就狼狈不堪的身体,再次增添了一道道伤口,皮肉翻出对于他说不算是多重要的一件事情。
  唯一让他满意的是他终于吃饱了。
  
  这群恶魔的翅膀很好吃,可惜以后大概是不能够再次吃到了。
  就结果而言,笑容是最棒的。

  他漫无目的地飘荡在月色下,在出神的时候,余光瞥见了和恶魔外貌有些相似却是一片雪白的生物,重点是他们也有翅膀!
  有翅膀就意味着和那群恶魔一样美味,想到这点,他立马加快速度,飘了过去。

  在和他们打了个照面后,惊讶地发现他们身上的白光会让他浑身剧疼。几次试探后,发现不能够近距离接触这群美食,只能遗憾放弃。
  但是,他会记住这群食物的特征的,下次他一定会吃到。

  一个拥有奶白色短发的小孩抱住他的大腿,语气激动的喊:“青江殿,好久……好久不见!我……总算是找到您了。”
  “青江?阿拉,抱歉我不记得我名字了,请问你是?”这个小孩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应该是熟人,暂时从食物的名单上划掉。

  “又是这样……不过……没关系,青江殿请跟我来。”小孩有些沮丧,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走在前面为他带路,嘴上絮絮叨叨的跟他讲话。
  “青江殿的全名是笑面青江,是一振胁差所产生的付丧神,恩……至少曾经是。”
  
  笑面青江?胁差?付丧神?
  啧……真是让灵费解。




——
青江变成这样的原因还没交代,这段剧情里青江戏份吃重,反正他在同人里戏份少,不介意我给他加戏吧2333333

我在考虑要不要让鸣狐也暗堕,然后粟田口的小短刀们就真的变成没人疼的小可怜了,靠谱的17,药研,小叔叔都不正常了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评论(10)
热度(4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