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5.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5.

  “没事的话,你们也回去午睡休息吧,今剑在这里就够了。”金木研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委婉的赶人。

  压切长谷部暂时按下内心的困惑,严肃着脸和烛台切光忠端起咖啡壶和一碟吃完的点心离开了房间。

  “慢点吃,小心别呛到。”金木研看着今剑一口一个的模样,皱着眉头说。

  话音刚落。

  “咳咳……”今剑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就想了起来。

  金木研拿起今剑的茶杯倒上一杯水,一只手在今剑的背上轻轻拍打,给结束咳嗽的今剑喂水。

  “啊……”

  今剑顺从地张口嘴,喝下这杯由审神者亲手喂的水。喝完一杯水后,今剑说:“阿鲁吉真好。”

  金木研握着杯子的手一顿,反驳道:“我不好,一点也不好。”

  “怎么会?阿鲁吉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审神者!会把被抛弃、暗堕的我们当成自己的刀剑的主人怎么可能不好!我跟阿鲁吉说啊……”不明白审神者自我否定的原因,今剑认真又喋喋不休的和金木研讨论起了关于审神者是不是好主人的话题。

  金木研差点被今剑高超的吹主技巧所洗脑,也只是差点,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来。

  今剑从激动的情绪中回过神了,发现审神者的低落,手慌脚乱的问:“阿鲁吉,你怎么了?”

  “……没什么。”

  “是不是我惹阿鲁吉生气了?”今剑泪眼汪汪地看着金木研,只要他说是,眼泪就会掉下来。

  需要被哄的金木研的注意力立马被今剑要哭不哭的样子吸引了回来,暂时忘记了失落,用睡衣袖子给今剑擦眼泪,语气温柔地哄着:“不是,我只是想到了一些现世的事情,不是今剑的错。”

  计划通。

  今剑在金木研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笑容,同时眼泪还在如同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流。

  在金木研僵硬的哄孩子技巧快要用完的时候,今剑选择了适可而止,转为破涕而笑。

  三条家的大佬无所畏惧。

  “今剑想休息了吗?”金木研给今剑擦干眼泪,学着记忆中母亲的动作,在今剑背上轻轻拍打顺气。

  今剑有些意动,瞥了好几眼金木研,犹豫着开口:“想和阿鲁吉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哟!”

  不忍心拒绝,金木研沉默了一会儿,应道:“……好。”

  “太好了!信浓,乱酱他们肯定会超羡慕!”今剑适当的拉出藤四郎短刀们来溜溜,好继续降低审神者对他们的防备之心。

  至于为什么叫的是审神者而不是主人,因为他们想要在心里和审神者更加亲近一些,但是审神者却连代号都没有跟他们说过,更别提姓名了,所以他们只能在心里用审神者来称呼主。

  “信浓他们也……”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今剑打断了,今剑说:“除了用饭的时间,阿鲁吉总是呆在房间不出来,偶尔就算是用饭的时间阿鲁吉也是不出来!大家都很想像其他的本丸一样和阿鲁吉整天呆在一起。”

  语气中满是控诉。

  金木研在今剑可怜兮兮的控诉之下,真的开始思考起了他是不是真的做的不对,只要不在他们的面前进食,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

  抱着这种想法,金木研有些忐忑不安的说:“那我以后就经常出来和大家一起玩。”

  声音虽然有些小,但是以短刀的机动,还是很轻松的听到了。

  卖惨见效后,今剑转移话题,说:“时间不早了,阿鲁吉我们一起午睡吧。”

  说完了就从柜子里拿出俩套铺盖被子,在地上铺好,钻进属于自己的被子中,拍了拍隔壁的铺盖。

  极短的机动不是金木研能够阻拦的,等他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被今剑准备就绪了。

  金木研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

  觉察到身侧的审神者已经熟睡过去了,今剑爬起来,摸了摸审神者外露出来的面部皮肤,手搭在面具的边缘许久,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在金木研的耳边轻声道:“阿鲁吉,好梦。”

  “小老虎……不可以打扰阿鲁吉,阿鲁吉在休息……”五虎退慌乱地想要叫冲进房间的五只小老虎出来,可是碍于审神者和今剑正处于熟睡之中,不敢大声叫,只敢小小声音的叫。

  四只跑的稍慢的小老虎被五虎退,乱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他们分别抓到,只有一只调皮狡猾的小老虎成为了唯一的一只漏网之鱼。

  门稍微拉开了一点小缝,小老虎就是从这个门缝里钻进去的。他们因为怕打扰到审神者,所在停在门外没有进去,眼睁睁地看着小老虎跑进房间里。

  小老虎虎一小跑到金木研的枕头旁,用肉垫在金木研的睫毛上轻轻地摸了摸。金木研拍来小老虎的肉垫,被拍开的小老虎好奇地歪了歪头头,这次没有用肉垫,而是伸出舌头试探着舔了舔金木研外露出来的上半张脸。

  带着倒刺的舌头刮着脸的感觉,并不好受,金木研睫毛颤了颤,就要苏醒过来,五虎退急忙跟着跑进了审神者的房间,抱起纠缠不休的小老虎,走出房间。

  边走边朝生训斥着,声音中带着点哭腔:“虎一,阿鲁吉刚刚出阵回来,你这样就打扰到阿鲁吉休息的。”

  小老虎摇摇尾巴,死不悔改。

  五虎退看到就要被真的气哭了,他本来就是个害羞胆小的性格,兄弟们又照顾他,虎一对他的训斥自然没有不大听。

  “五虎退,怎么了?”金木研问。

  “阿……阿鲁吉……对不起……小老虎打扰到阿鲁吉了。”意识到审神者醒了,五虎退连忙鞠躬道歉,心里不免开始自责起自己。

  如果不是没有看好小老虎,那么阿鲁吉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了。

  五虎退越想越自责,泪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五虎退的眼泪吓到了金木研,金木研连忙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略显僵硬地安慰道:“不是五虎退的错,我早就醒了,只是不想起来而已。”

——
退酱虽然爱哭,但是超可爱,萌到心肝颤,特别是带着哭腔的小奶音,短裤下的大白腿,五只伴生小老虎都是人间至宝。
接下来就是刀子精们一个个出场了,写的特别顺,想到他们的名字,脑海中就自然而然地想好了他们的出场方式,这本的日常真好写!不用担心写着写着就开车!好开心!

评论(6)
热度(14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