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69.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69.
  笑面青江到达餐厅的时候,本丸的所有付丧神都已经到齐了,个个坐在位置上,等待着笑面青江的到来。
  餐厅内无人出声,都只是默默地垂着头,神色麻木地盯着眼前的食物。没有刃出声,连最爱热闹的短刀们也都闷不吭声地坐在监护人的身边。如果细看还能发现几振最为胆小的短刀,藏在桌下的手在发抖,其余的成年体型付丧神皆是面色惨白如纸的模样。

  主位上穿着华丽洋裙,裹得严严实实的审神者,在看见笑面青江的身影后,美艳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慌乱地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小镜子,再次确认了一下是否妥帖,才俩步并一步地走到笑面青江身前,如同私会恋人的少女一样羞涩。
  轻声说:“你来了啊,我等你好久了。”
  
  手套下的手因为过于接近笑面青江,而带来刺痛感,审神者皱了皱眉。
  又腐烂了,糟糕,青江他应该没有闻到这股恶心的味道吧。

  笑面青江仿若未觉地应声道:“恩,主人我来了。”
  听到笑面青江的回答,审神者激动到微微颤抖,微微抬下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扭曲,原本美艳的面庞上,突兀地平添了几道裂痕。

  笑面青江脸上厌恶的表情转瞬即逝,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主动牵起审神者的手,绅士的将审神者送回到座位上,随后在旁边的位置上落座。
  哪怕是再厌恶,都不能表现出来,让‘主人’看见,他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其他付丧神就不一定了,为了保全住本丸里的大家,笑面青江一次又一次地退一步,从最开始的勉强,到现在的淡定,都是‘主人’的功劳。

  神刀、佛刀以及涉及到治退妖物此类的付丧神尽数被安排在餐桌离审神者最远的末端。
  笑面青江在视野最为宽广的位置上,和山姥切国广对视一眼,微微点头,重新将视线收了回来,温柔体贴的小声关心着审神者的身体。
  
  审神者受宠若惊地摇了摇头,笑面青江微微一笑,说:“主人,我有些饿了呢。”
  “那……那开饭吧。”审神者结结巴巴的说,无论如何,她都不舍得让笑面青江遭受到一点伤害,哪怕是无意间被拽掉了一根头发丝,她都要去报复。

  用餐过程中,审神者全程只喝了高脚杯中黏稠的红色液体,其余时间都在用痴迷、疯狂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笑面青江,脸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癫狂,让短刀们发抖地更加厉害了,要哭不哭地吃着这份让他们备受煎熬的晚餐。
  餐厅内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交谈,没有碗筷碰撞敲击出来的声音,也没有咀嚼食物的声音。像是在演一场默剧,而在座的所有付丧神包括审神者都是默剧的演员。

  又是一天筋疲力尽的周旋,离开审神者居住的地方,笑面青江回到独属于自己的房间里,轻轻关上门,悄悄地松了口气。
  就在他准备休息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笑面青江关灯的手顿了顿,凝神听外面的动静。
  
  从门缝里传来鲜肉的血腥味,和令人头皮发麻的大口咀嚼肉质的声音,笑面青江迟疑了片刻,披上外套,拉开障子门。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主人怎么还不入睡?”他半蹲下身,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审神者,将之前的厌恶掩藏得干干净净。

  发现笑面青江出来了,审神者连忙低下脑袋,不想让笑面青江看见她现在的丑陋模样,她现在的样子,她自己看了都会恶心,更何况是别人呢,她也想在心上人面前露出自己最美丽的模样。
  一阵微风吹过,拨开了长长的卷发,从笑面青江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审神者的面容从原本的美艳,到现在的恐怖。脸上的皮肤东一块西一块地摇摇欲坠,露出血管和蠕动的蛆虫。

  笑面青江强压下作呕的欲望,死尸和活尸的区别,令即使是身为刀剑的他也无法忍受。
  联想到这位‘主人’的所作所为,作呕的感觉又再次涌了上来。

  “我……我饿了,想要边看着青江边吃,哪怕只是青江的一个影子。”这段话,审神者说得格外可怜,如果不清楚她的所作所为,他可能真的会被她骗过去。
  只能吃人肉才能饱腹不是问题,他们可以接受,因为付丧神本就不是人类,而是刀剑,不会有太大的感触,更何况那是他们的主人啊,可……

  “青江,你能不能喜欢我?哪怕只有一丝一毫。”无法再压制住内心的爱,审神者终于表白了,抬起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笑面青江。
  进食而带来的能量,很快就修复了丧尸化的面庞,在暖黄的灯光下,审神者美得惊人。
  
  “……付丧神不会喜欢上人类。”笑面青江说。
  听到这个回答,又看见了笑面青江漠然的表情,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被彻底打碎。明明知道是这个结果,她还是说了出来,因为她已经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

  想要吃掉他,想要和他的血肉融为一体,这样他就不会厌恶她,排斥她的接触了,明明她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不惜克制本能,可他为什么就是不能够爱她。
  至于那个借口更是无稽之谈,付丧神能够和审神者相恋结缘的,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因为怕她伤害到本丸中的其他付丧神,所以甘愿和虚与委蛇地用温柔一点点将她侵蚀,然后毫不留情地一脚踏碎她的所有心意。

  她的爱,难道就这么令他不屑一顾吗?
  曾经的爱一点点变成了怨恨,笑面青江的拒绝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审神者阴鸷的注视着笑面青江,露出一个诡异癫狂的笑容,一个虎扑将笑面青江扑倒在了地上,尖利的牙齿想要咬断笑面青江脖颈处的血管。
  笑面青江闭上双眼,放弃了抵抗,任由审神者咬断他的血管,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审神者在吸食他的血液,身体因为血液的流失一点点地变得虚弱,意识变得虚无,最后完全丧失了生命特征,放在和室内的本体也随之破碎。

  血液吸食完后,审神者转为啃食他的皮肉,从锁骨到小腿,最后只剩下空荡荡的骨架,再将骨架用坚固的牙齿咬碎,吞进肠胃。
  审神者将笑面青江全部吞之入腹后,带着笑意,推开本丸的大门,打开鬼道,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再也不会分开了,也没有人能够将我们分开,永远。

——
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别怀疑,渣婶就是丧尸。
写的很不满意,没有把渣婶的心理变化完美地表述出来,果然文笔,笔力还是不行啊_(:з」∠)_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自我厌弃]
还有这个故事好俗啊啊啊啊啊!!!

评论(16)
热度(6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