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6.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6.

  这种一看就是谎言的安慰,并不没有让五虎退感到轻松,反而使得五虎退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微弱的带着奶音的哽咽声,让金木研心都软的一塌糊涂。

 

  “大将,交给我吧。”药研藤四郎不知何时进入了房间,对自家不知所措的审神者轻声说了一句。

 

  看着异常可靠的短刀来接替了安慰五虎退的工作,金木研连忙让出位置,药研藤四郎半蹲下身,放缓声音,小声地安慰着五虎退。

 

  在兄长的安慰下,五虎退渐渐恢复了平静,还是抽抽搭搭的颤抖着。

 

  药研藤四郎和乱藤四郎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带着明媚的笑容的乱藤四郎,突然开口道:“阿鲁吉抱抱退酱,退酱就不会哭了!”

 

  顿了顿,补充道:“如果阿鲁吉惹哭了我们,只要给我们一个抱抱就够了~”

 

  虽然弟弟哭了,但他们还是不忘给短刀们谋求更多的福利。

 

  “恩,我记住了。”金木研同样认真的板着脸,严肃的应下了他们的小要求。

 

  如果是短刀的话,一个抱抱不会怎么样的。

 

  这样想着,金木研将爱哭的短刀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埋在审神者的怀里,在奶白色的头发遮挡下,才没有暴露出通红的耳朵。五虎退后知后觉的感到这样在主人面前哭很丢人,羞耻心瞬间回笼,不管怎么说他可是活了几百年的短刀呢,好害羞啊。

 

  边想着,五虎退将脑袋埋得更深,羞怯的开口说:“阿鲁吉,叫我退酱吧,一期尼和三日月殿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他的声音很小,如果不是金木研和他靠的近,他可能根本听不见,怀里短刀不安分的脑袋,让金木研心里感到异样。

 

  超过五秒钟没有得到审神者的回应,敏感的五虎退内心被失落淹没,果然还是他太爱哭了,惹得主人讨厌他了。

 

  不能哭,退酱是个坚强的短刀!

 

  察觉到怀中短刀从期待到低落的情绪转折,金木研在五虎退的手感极佳的脑袋上摸了摸,声音温柔地说:“恩,退酱。”

 

  “啊……好羡慕退酱啊。”信浓藤四郎踢了踢障子门,闷闷不乐的双手撑着下巴。

 

  “阿鲁吉,到下午茶时间了。”走到和室外,发现门敞开着,前田藤四郎不免有些担心审神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快步迈进和室内,就看见了五虎退通红的眼眶,和其他兄弟各不相同的神情。

 

  之前每次通知用餐的近侍都是隔着一层障子门通知的,今天通过出阵随行的短刀们,得知审神者对于他们不是抵触,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管事的付丧神立马敲定了新的方针,由各个刀派小孩模样的付丧神去和审神者先接触。

 

  慢慢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改变现在的关系。

 

  前田藤四郎在看到审神者和五虎退之间的亲昵姿势,默默为提出这个方案的明石.国行记上一功。

 

  那么,等会儿就让一期尼免去明石.国行一个月的内番任务,以作奖励吧。

 

 “哈哈哈哈,主殿是出来和老年人一起晒太阳吗?嘛……也是,年轻人就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坐在走廊边上和茶友喝茶的三日月宗近抬眸,对显得有些拘谨的审神者说。

 

  “……恩。”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性格的付丧神,金木研选择了少说少错。

 

  他一直有刻意和这种年代久远,资历丰富又足够敏锐的刀剑付丧神离得很远。少有的几次接触,都差一点暴露了,所以他对于这些平安京老刀都心存芥蒂。

 

  他怕暴露了就不能够像现在一样和他们相处了,他更怕他们会露出厌恶的表情,哪怕只是对他皱眉。

 

  三日月宗近端着茶杯,仿若未觉审神者的紧张,而是挪了个位置,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笑着说:“哈哈哈哈,主殿坐这里吧。”

 

  金木研瞬间变得更紧张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肩上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下,等他回过头发现左侧空无一人的时候,右侧又伸出一双手挡住了他的双眼。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遮挡住他视线的付丧神,自顾自的说着出场白,声音爽朗,活跃着因为金木研迟迟没有过去,而有些僵硬的气氛。

 

  三日月宗近放下手中的茶杯,扒开鹤丸国永盖住金木研眼睛的双手,敛眸含笑地说:“鹤丸,别欺负主殿,主殿可是会哭的。”

 

  “是啊,鹤丸别欺负主殿了。”莺丸附和着。

 

  被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扣了一个黑锅,鹤丸国永瞪大眼睛,反驳道:“欸,我没有欺负主殿啊,要说欺负主殿,也是三日月吧。”

 

  “哈哈哈哈哈……”三日月宗近装傻充愣,拉了拉身上的老年毛衣,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模样,说:“啊……是吗?爷爷我记性不太好呢,哈哈哈哈。”

 

  怼不过这个装老年痴呆的平安京老刀,鹤丸国永转变战术,对着金木研说:“主殿,别理他们,我们一起去玩吧。”

 

  “……”金木研沉默。

 

  “鹤丸!别带坏主殿。”正巧被路过的本丸管家压切长谷部听到,压切长谷部语气严肃的训诫。

 

  “长谷部,我会带坏主殿?!?!我像是那种人嘛!”鹤丸国永并不畏惧压切长谷部的黑脸,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的说。

 

  鹤丸国永半真半假的表演,让偷喝了次郎太刀的烈酒,而醉醺醺的不动行光抬起头来,咧嘴露出一个傻到出奇的笑容,单手撑着下巴,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这出大戏。

 

  “就是你。”压切长谷部语气坚定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在压切长谷部和鹤丸国永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背景是三日月宗近魔性洗脑的笑声,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莺丸点评。

 

  在四目相对许久之后,鹤丸国永最终忍不住笑场了,笑着拍了拍压切长谷部的肩膀,说:“感谢长谷部的配合,主殿喜不喜欢我和长谷部……的表演,主殿呢?!?!”

 

  鹤丸国永后知后觉地发现本应坐在走廊上的观看他们表演,顺便喝下午茶的审神者,居然不见了踪影。

 

  “主殿呢?主殿怎么不见了?今天的近侍是谁?怎么把主殿弄丢了?”

 


评论(7)
热度(13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