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7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1.
  “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赤霄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含笑看着他。
  见赤霄没有被激怒,反而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只是因为外表所限,一笑看起来就更不像个好人了。

  笑面青江动作一滞,感觉到了赤霄笑容下暗藏的杀机,心知这次挑衅无用,默默在心里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赤霄顿了顿,继续说:“可是大部分人类受寿命、生长环境、性格所限,都跳不出这个庇护着他们,同时也在圈禁着他们的囚牢。所以人类对于我们这些非人类种族来说,只要手段得当,不是不可以掠夺这份属于人类的‘恩宠’的。”
  
  他曾在某次主神任务中将属于人类的气运尽数掠夺,转接到妖、魔、鬼、灵的身上,强行改变了所有物种原有的命运轨迹。
  一个被世界意识当做肥料,供养人类的命运。

  在这一切上演之前,他真诚地邀请了世界意识一起来欣赏他精心策划的真人3D电影,可惜世界意识不领情。最终,他只能遗憾放弃了这个方案,开启另一方案,用道具将世界意识囚禁在了他精心挑选,能够全方位看清人类是怎样一步步走向最底层的好位置。
  恶趣味十足的带着世界意识欣赏非人类物种翻身做主,用着最残酷的刑罚,一点一点地折磨原本作为玩家的人类。

  不能不说,它歇斯底里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很完美的取悦到了他,所以他决定给世界意识一个奖励。
  ——与被折磨的人类一起共情。
  
  直到人类彻底沦为底层生命不得翻身,他才动手抹杀掉了世界意识,重新制造出了一个焕然一新,全心全意为非人类种族谋求福利的世界意识,最后功成身退地离开了那个他一手创造出来的乐土。
  笑面青江诧异地看向赤霄,听对方的语气,他耳朵没出问题的话,那么对方肯定是已经干过类似的事情了?!
  
  这可真是……一个大惊喜啊……
  “恒次,太郎你们去处理掉门外那个吵闹的家伙。”依照一般的标准,外面的那只家伙就是丧尸王。
  
  可为了那俩的安全起见,他还是给随手加了个能够抵挡一次致命攻击的道具。毕竟,俩者之间的实力差距悬殊挺大的,吃亏的很大可能是他家的那俩付丧神。
  数珠丸恒次和太郎太刀接过玉坠后,推开房门,直接和门外的丧尸对上了,百忙之中还不忘关上房门,留给房间内的其他成员一个安静的场所。
  
  “能力不够,做不成您所说的这种大事。”笑面青江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每一个微表情都表明了他的雀雀欲试。
  “我可以教你。”赤霄摸了摸食指上的玉戒,一派风淡云轻地再次发出邀请。

  笑面青江闻言歪了歪脑袋,在赤霄身上打量了片刻,直接说:“不了,我觉得还是自由更重要。”
  赤霄嘴角上扬,抬眼时,正好对上了笑面青江也在看着他的目光。
  
  他将食指竖在唇前,说:“不要拒绝的那么肯定,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强迫别人的人吗?”
  顿了顿,他在笑面青江摆明了不信的眼神中,继续说:“我从来都是让我看中的目标自己送上门来的。”
  
  这个回答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笑面青江并不怀疑这位审神者的魅力。
  每一个靠近这位审神者的人,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吸引力,漫不经心却又转瞬即逝的温柔,让人甘愿站在这个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与他缠绵,为他疯狂,直至粉身碎骨。
  
  哪怕明知是陷阱,却还是心甘情愿踩下去。
  只是不知道这座悬崖之下,埋葬了多少无名的尸骨了。

  笑面青江的心跳因为这个风险不小的游戏而加速跳动着,心底翻涌着狂潮,脸上也不自觉地透露了出来。他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在虚幻之中,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好啊,我愿意成为主殿您的刀剑,学习怎样将这个世界搞的天翻地覆。”
  每一字每一句都在他的脑海中清楚地回响着,久久不绝。

  最后,他还是答应了这个令他无法抗拒的邀请。
  “这才是乖孩子。”赤霄赞扬地看了他一眼。
  
  “接下来,可能对你来说会有点痛,但是没关系,很快就会过去的。”
  赤霄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笑面青江不再抗拒大胁差所带来的吸引力,放空大脑,任由大胁差将他拽进刀身中,在被拉进去的最后一秒钟,他看见了赤霄嘴角绽放着的那抹邪肆鬼魅的笑容。
  这个笑容在他往后的无尽岁月里,都不曾被忘记。
  
  赤霄的手在俩振一模一样的大胁差上轻点了几下,指尖燃起适度的火焰,就这样开始了刀剑的融合重锻。都是做惯了的事情了,对他来说并没有丝毫难度,很快就完成了这次的工作,在和刀剑内的付丧神定下了契约之后,就直接把笑面青江给召唤了出来。
  “我是にっかり青江。嗯嗯,你也觉得这名字很古怪吧?”
  
  虽然重新拥有了本体,但是其他付丧神还是没能看见他的人形。
  然而他还并不知道,扫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付丧神脸上平淡的表情后,小声抱怨了一句:“这儿的付丧神可真是冷淡呢。”
  
  “他们看不见你,除了我。”赤霄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告诉了他。
  笑面青江的眼睛在赤霄身上打转,没有在别的无关人员身上下功夫,直白的说:“嗯嗯,我明白了,是主殿故意的,这是想要我染上你的颜色吗?”

  “没错。”赤霄并不否认,反而一副引以为荣的模样。
  笑面青江隐晦地看了一眼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的压切长谷部,在赤霄耳边小声呢喃:“长谷部桑看起来很不开心呢。”

  这振压切长谷部看起来是只随时可能反咬饲主一口的狂犬,而且是很残暴凶恶的那种。
  赤霄同样在他的耳边低语:“这样才能证明我是出色的饲主。”

  笑面青江意会地点点头,养成一只足够疯狂的狂犬,看起来确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前提是不要被反噬,他暂时没有这个能力,只能遗憾放弃。

  “主人……为什么我还是看不到青江殿?”五虎退怯怯的开口道。
  他在发现赤霄融合俩振大胁差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一直没有吭声,只是当赤霄做完一切后,却没有看见该有的付丧神后,不由有些惊慌。


——
赤霄作为主角的尊严终于被我找回来了,好好的苏了一把赤霄。总是写着写着就让赤霄失去控场权的我表示这真不容易啊!

评论(7)
热度(4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