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72.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2.
  “因为……”
  “因为我只想被主殿一个人看见。”笑面青江抢先回答道。

  赤霄闻言挑眉一笑,不置可否,任由笑面青江忽悠单纯的五虎退。
  五虎退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因为这次他连笑面青江模糊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只能听到他那轻松愉悦的声音。
  
  如果是主人的话,那一定没问题的,而且青江殿的语气听起来很开心,这样就足够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青江殿应该会很开心吧,除了主人,大家都看不见他,恒次殿也是。”五虎退一直有在注意别的付丧神的视线落脚点,发现在主人完成重锻后,大家的眼神都开始漫无目的地发飘了,确定了除了主人别刃都看不见笑面青江的这一事实。

  听着五虎退全然为他感到开心的模样,笑面青江突然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再和一直嘴角含笑的赤霄对视一眼后,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默契的相视一笑。
 
  “退酱……”乱藤四郎神色不安地四处张望,试图找到笑面青江藏身的地方。
  在和兄弟久别重逢后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他开始感到有凉凉的风在他没被衣服遮挡住的皮肤上轻轻吹过,寒意渗透进他的身体内部。

  虽然难得遇见正常的藤四郎兄弟,但是……
  他怕鬼啊!

  乱藤四郎战战栗栗的表现,惹得五虎退有些摸不着头脑,很快他就想起了短刀的胆小,反应了过来:“乱酱,不用怕,青江殿是只好鬼。”
  一个吃空了地狱的好鬼。

  赤霄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话,不知道这个世界地狱那边的神明什么时候会找过来,和笑面青江这个让他们加大了工作量的罪魁祸首算账。
  他当然是不会怕的,等下把清光他们召唤过来,这次的和西方神明所发生的战斗,有利于提高自身的能力和找到自己的不足,如果他们搞不定,他就上手。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里可是有小天狗和主人在保护你呢,一只鬼而已,有什么可怕的!”一直在撸大猫的今剑终于抽出了时间,来安慰几乎瑟瑟发抖的乱藤四郎。

  明明付丧神都不是人了,为什么还要害怕别的非人类物种呢,真奇怪。
  今剑的安慰对于乱藤四郎来说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让他更害怕了,这座本丸里的审神者和付丧神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鬼怪跟他们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赤霄笑看抖得更加厉害了的乱藤四郎,胆子太小了,看来接下来给他们安排的课程里还需要再加一条,有关克服所恐惧事物的训练。
  想要成为能够拥有绝对独立性的强者,必须要战胜所恐惧的事物。
  
  烛台切光忠义不容辞地主动承担起安抚害怕到快哭出来的短刀的责任,随行的其他付丧神和主殿是指望不上了,五虎退又明显对于这种情况手足无措,今剑添乱,只能由他这个帅气又可靠的前辈来安慰这振委屈巴巴的短刀了。
  “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微微颔首,收回一直握在打刀上的手,表明自己对看不见的笑面青江没有敌意,一脸无辜地静静地注视着赤霄。
  看着那双紫藤色的双瞳中的虔诚,赤霄冰凉的手指压在了他柔软的唇上,轻声在他的耳边低语:“乖一点。”
  
  赤霄的声音凉凉的,压切长谷部垂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即使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压在心底。
  毕竟,他又不是那些受主喜爱的刀剑,没有向主撒娇的权利。

  “这段时间辛苦了。”
  他在压切长谷部的眉间落下了一个吻,这个吻一触即离,犹如羽毛不经意拂过,如果不是眉间温热的触感犹在,压切长谷部都不敢相信赤霄会这么温情的对待他。

  压切长谷部未戴手套的手摸自己的眉间,脸上泛起红晕,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红晕一点点染上耳垂,背景是凭空出现的樱花。
  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才是驯兽的正确方式。

  “主殿,我们回来了。”太郎太刀径直推开门。
  被压切长谷部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好像破坏了气氛。
  
  偷偷地瞄了一眼各自忙活的其他同伴,期盼能够得到答案。
  烛台切光忠正在给五虎退收拾行李,今剑、五虎退、乱藤四郎围在一个角落里,小声地交流着什么,时不时发出一俩声惊呼。

  而和他一起回来的数珠丸恒次则闭着眼睛,小声呢喃着:“妙法莲华经者,统诸佛降灵之本致也……”
  视线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这群同伴的不靠谱,转为默默看着赤霄不说话。

  赤霄失笑,走上前,亲昵地为太郎太刀整理着凌乱的长发和在刚刚战斗中被划破的衣服。
  “低头。”

  早在赤霄接近他的时候,就已经有些紧张的太郎太刀,在赤霄和他近距离接触后,直接僵立在了原地,听到赤霄的提示,才像卡带的发条一样,一顿一顿地低下头。
  赤霄解开他头上的发绳,乌黑的长发因为失去发绳的束缚,从指尖掠过,赤霄一把握住长发,以指为梳,细致地为太郎太刀梳理着凌乱的长发,等顺畅之后,扎成高马尾。

  赤霄拔下头上的发簪,插在发间加以固定。
  “恩,好了。”

  太郎太刀动作缓慢地抬起头来,赤霄不经意地一个抬眸,正好看见了他眼尾的那一抹红,久久不曾移开视线。
  这一个瞬间太郎太刀仿佛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了起来。

  太郎太刀疑惑地回视赤霄。
  “主,敌袭。”压切长谷部怀着报复的心理,故意打破了这美好又刺眼的画面。

  “知道了。”从那段记忆中抽回心神,赤霄把本丸里修炼小有成果的付丧神一并召唤了过来。
  他从不沉迷于过去,既然是他选择的,他不会去后悔。

  “哎……”本来正在做着内番的小狐丸被这突然的召唤,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还有换衣服呢!
  
  “浑身都是泥土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了!”同样今天是内番工作的加州清光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
  “主人他不会嫌弃的。”大和守安定笑着说。

  加州清光像泄气的气球一样,对大和守安定翻了个白眼,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拍了个清洁的符咒,同时换上了出阵服。
  大和守安定知道和加州清光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就是自讨没趣了,不再多言,果断离开,凑到长曾弥虎彻身旁和陆奥守吉行说话。

——
虽然不知道下一辆车什么时候开,但是车型我已经定好了,17的蒙眼+野外[没看错]
微博那个大火的项圈式领带,基友说更适合咪酱,那就留给咪酱吧[咪酱:??]。按照计划接下来还有药研本体,源氏3p[不3p的源氏车是不完整的]太郎神庙[某位神明的眼皮底下,刺激]
其他的没有想好,大家对于宗三,萤丸,三日月,莺丸的车有什么建议跟我说啊!

评论(13)
热度(4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