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73.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3.
  付丧神们很快回应了召唤,穿着整齐的出阵服,出现在了这个不大的房间内。
  赤霄看着人到齐了,拉开用来遮挡阳光的窗帘,目光正好和发现地狱的生物都被吃空了,前来算账的地狱主撒旦对上了。

  撒旦穿着一袭黑衣,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用藐视的目光紧盯着窗户那头的赤霄。紧抿的唇,冰凉刺骨的眼神,无一不透露出了他此刻不愉快,甚至是暴躁的心情。
  任谁回来发现自己家被打劫一空,心情都不会比他好上多少。

  赤霄觉得他过来找场子的做法并没有错,可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虽然笑面青江是在还不属于他的情况下,主动惹上的麻烦,但现在的笑面青江却是他的所有物,他自然不会继续冷眼看笑面青江被路西法收拾。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全体出阵。”赤霄说。
  听到这个熟悉的命令语气,所有付丧神条件反射地拔出刀来,紧接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到落地窗的围栏上,一个接一个地跳了下去,最后全部以一个帅气又符合他们作风的姿势稳妥的落地。

  把他们全部扔下去之后,赤霄撤回对于他们身体的完全控制权,说:“只要合理运用我教给你们的东西,就能够应对得了这位来自地狱的撒旦。”
  重新获得身体控制权的付丧神们听懂了赤霄是在和他们透露来者的身份,从善如流地开始观察对方,获取更多的信息,分析利弊,用最快的速度在脑内制定应战方案。

  “短刀负责偷袭暗杀,打刀干扰,太刀,大太刀为主要战力及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一期一振在属于他们的脑内频道说。
  其他刃点了点头,各自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地方,战斗一触即发。

  太郎太刀作为主要战力之一,和路西法直接正面对上了,他在教堂外的残壁上一个借力,挥动着手中足有俩米长的大太刀,向路西法身上劈去。
  路西法微微后仰,轻巧地躲过了这试探性志更大的一击。今剑抓住时机,幻化出极化后由灵力构成的黑色羽翼,在死角处,一个漂亮的急转弯,不等站稳,就直接用短刀意图捅向路西法的心口处。

  太郎太刀见状,配合地逼迫路西法,不让他转移出多余的注意力、精力去对付背后偷袭的今剑,紧接着发出全力一击。
  “用你的身体,来接受无双的风暴吧!”

  路西法眉头一皱,收起之前轻视的态度,单手接住向他袭来的大太刀,四俩拨千斤地借力还力,将刀锋挪向了太郎太刀,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为了不让赤霄亲手为他扎的头发和头上的发簪被打乱,太郎太刀只好硬生生地吃下来自路西法的还击。
  好在因为大太刀依附着的灵力本就属于他,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今剑见路西法消失在了原地,临时改变了主意,扔掉手中的短刀,反手一个手肘往在他身后的路西法腹部击去。
  小狐丸接过投掷过来的短刀,抛向一击成功,立刻远离路西法攻击范围的今剑。
  因为运用了灵力加以的攻击,路西法一时对这股能力产生了抵触,僵立在原地,让其他付丧神有了足够的时机。
  
  一时间,所有拥有行动能力的付丧神瞬间行动了起来。
  这样的好机会不去捅上一刀,可不像是杀敌的凶器了。

  这一系列的攻击,只用了一秒不到的时间。
  路西法身上被划出了一道道的刀痕,虽然没有流血和切破皮肤,但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体系中的灵力却在刀剑落下的那一下,注入了他的体内。

  不同体系的俩股力量在他体内翻腾,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路西法强压下不适,羽翼一震,飞在了高空中,半眯着眼。
  高高挂在天空中的太阳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乌云遮挡地严严实实,天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死一般的寂静。
  落叶声,鸟雀的叫声,风声都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啧……”
  赤霄不再观战,单手撑着窗台,在即将落地的那一瞬间,手中握着一柄不知从何而来的剑。
  
  剑身秀有花纹、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寒光逼人、刃如霜雪的宝剑,剑身镌刻两个篆字:赤霄。
  一阵大风刮过,密布的乌云被吹散,世界恢复了光明,万物活动生长的声音重新响起,为世界注入了不可或缺的活力。

  赤霄没有这个功夫去领悟什么自然,扫了一眼捂着心口的路西法,视线在已经偷偷挪到路西法背后的短刀,被路西法的突然爆发打了个措手不及,陷入重伤状态的刀剑们身上一一望去。

  环视一番后,赤霄纵身一跃,将飞在半空中的路西法强行打落到地面上,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一个侧劈把路西法背上的纯黑羽翼尽数切断,剑尖挑起即将掉落在地的翅膀,轻轻一扬,扔到了在他身后看热闹的笑面青江手上。

  不多做解释,剑刃紧贴在路西法的脖颈处,面对路西法不可置信中掺杂着不甘的眼神,眼皮都没抬,握着剑柄的手毫不手软地割破了原本无懈可击的皮层,一点点地划过肌肉层、喉管、颈椎,最后头颅落地。
  血液高高溅起,赤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却没有一滴血水溅落在他的身上。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剑刃上残留下来的几滴血很快就沿着剑身滴落在了这片土地上。
  这时反应过来的物吉贞宗连忙凑上前来,用手中的胁差在路西法的心口干净利落地补了一刀,防止对方假死反扑。

  赤霄对于物吉贞宗的谨慎做法,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战场上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杀,那么就要补刀。
  这是无数前人教训带来的结果,忽略这一点的人坟头草早就有十米高了。
  
  当然他也清楚不是其他付丧神不知道补刀的重要性,而是他们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物吉贞宗,至于他们这样做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并不在意。
  笑面青江捧着这对香味诱人的撒旦翅膀,笑得如同偷了油瓶的老鼠一般。
  
  在其他刃眼中,就是由主亲手斩下的翅膀悬浮在半空中,还时不时颤抖几下,诡异的场景让乱藤四郎害怕又心安。
  因为翅膀的存在,暴露出了笑面青江的所在地,不用继续担忧笑面青江什么时候会突然躲在他身后冒出来,幽幽地开口说话。
  
  数珠丸恒次捻着手中的佛珠,打算装聋作哑到底,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佛经。
  笑面青江他是管不了了,让他安安静静的继续探索佛道吧。
  
  “退酱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该回去了。”
  “好……好的……”

  五虎退小跑着跑进教堂,很快就带着那只大老虎和一个小包裹。
  那是来自左文字一家的遗物,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
憋了几天终于写出来,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是是我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我尽力了就这样吧,以后尽量避免这种剧情,不想在折磨自己了,开车都比写这个简单[再见]
回去就是171看见新来的藤四郎怄气了*罒▽罒*

秀有花纹、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寒光逼人、刃如霜雪的宝剑,剑身镌刻两个篆字:赤霄。[来自百度]

评论(3)
热度(3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