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8.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8.

  “山姥切?山姥切?”

 

  在他失神的时候,金木研不放心的继续安慰他,直到透过被单,看见了山姥切国广涣散的瞳孔之后,金木研这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在听。

 

  他也不再安慰,同样坐在地上,沉默地发着呆。

 

  回过神来的山姥切国广,看见审神者随意坐在地上,不再丧,连忙站起身来,牵起金木研的俩只手,将金木研拽了起来,不认同地摇了摇头。

 

  作为付丧神的他,怎么能够让审神者坐在地上,万一审神者身体感冒生病了怎么办?这真是太失责了!

 

  山姥切国广半拉半拽地将金木研从草丛里带出来,药研藤四郎瞧见连忙上去帮一把手。

 

  从呆愣中回过神的金木研哭笑不得地看着拉着他左右俩只手臂的付丧神,定下心神,说:“我没事。”

 

  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帽檐,遮住微红的耳垂,为自己刚才的阴暗想法感到了愧疚。

 

  看来他还需要继续和山伏国广一起修行,如果连这点暗堕带来的后续影响都无法抵抗,他又怎么敢自称国广的杰作。

 

  “是我打扰到你们了吗?”不知何时重新回到这里的宗三左文字站在他们的身后,幽幽的说了一句。

 

  “没……没有。”金木研吓了一跳,条件性反射想要攻击躲在背后的‘敌人’,隐藏在体内的赫子差一点就架在了身后付丧神的脖子上,好在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危机四伏的现世,而是安全的本丸。

 

  差一点就暴露了,金木研不无后怕地绷紧了神经,背后冒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在这一个星期安稳平静的本丸生活里,他的警戒心不知不觉地大幅度下滑,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有人靠近。

 

  这真是太不应该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个再浅薄不过的道理,他绝对不能够忘记那个惨痛的教训。

 

  审神者如同炸毛的表现,让宗三左文字在心底暗自自责,在发现审神者额头上的汗水和微微颤抖的身体之后,结合现在本丸是冬日景趣,审神者又是人类的情况下,给审神者的异样表现,觉得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导致审神者冷到出冷汗的地步。

 

  得出结论后,宗三左文字面露紧张地问道:“主殿很冷吗?”

 

  不等金木研回答,宗三左文字接过山姥切国广递过来的被单,或者说是披风,给金木研披上。

 

  失去被被的被被不自在地用双手挡住脸,这次他没有低下头去自哀自怨,而是用那双澄澈清亮的碧绿双瞳安静又认真的注视着他。

 

  “主殿请为了我们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句话是山姥切国广用少见的强硬语气说的。

 

  “是呢,大将要保重身体啊,我们啊……可是要和大将永永远远在一起的。”

 

  “厚酱真狡猾,如果阿鲁吉出了什么事,我啊……会在阿鲁吉的埋骨之地碎刀的呢!”

 

  “我……我也是……我会永远追随着阿鲁吉的……”

 

  “很喜欢阿鲁吉,比喜欢人妻和点心还要喜欢阿鲁吉。”

 

  “小天狗只有阿鲁吉了,阿鲁吉不会抛弃我的吧……”

 

  “不会让大将一个人的。”

 

  金木研从最先开口煽情的山姥切国广一一看过去,最后停在药研藤四郎身上。

 

  用同样郑重的语气说:“为了大家,我保证会注意身体的。”

 

  药研藤四郎这才收敛起不认同的神色,露出一个笑容,如同教训不听话的孩子一样的态度。

 

  至于为什么不冲上前为审神者测量体温,是因为审神者之前以一种很严肃的语气和他说过,他不喜欢被测量体温,身体不舒服他会记得吃药的。

 

  虽然担心,但是碍于审神者倔强的态度,他没有违背审神者的命令。

 

  “宗三是有什么事情吗?”金木研感觉到药研藤四郎虎视眈眈的眼神,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

 

  “啊……是这样的,烛台切说晚餐准备好了,叫我来喊你们去吃饭的。”差点忘记了来时的目的,宗三左文字连忙补救。

 

  听到吃饭俩字,金木研脸色一僵,想拒绝。

 

  宗三左文字幽幽的说:“烛台切要我必须把主殿带到饭厅里去,否则一个星期的畑当番就是我的了。”

 

  如果金木研执意不去,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金木研听到宗三左文字这句不算威胁的威胁,想到他确实有事情要在所有刃都聚集的场合宣布,也就默认了。

 

  宗三左文字也清楚按照审神者心软的性格,是不会让他被烛台切光忠惩罚的,但看到审神者真的为他改变了主意,还是忍不住偷偷别过头,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如同暖阳一样的微笑。

 

  今剑逮到机会,牵起金木研垂着的右手,说:“就由我来带阿鲁吉去吧。”

 

  趁着其他刃没有答应过来,今剑牵着金木研的手一溜烟地离开了这条小道。

 

  “?!?!”山姥切国广呆愣地看着今剑绝尘而去的背影。

 

  短刀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群拥着追今剑。

 

  “我也要和阿鲁吉牵手!”

 

  “今剑今天中午和大将一起午睡了。”

 

  “现在还不让阿鲁吉和我们牵手!”

 

  “好过分……”

 

  山姥切国广、宗三左文字目光茫然地看着短刀们一声接一声的抱怨,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他们没听错的话,今剑是开启寝当番的第一人,又是说服审神者出来和他们接触的第一人?!

 

  意识到这点,他们不再原地发呆,用有史以来最高的机动赶到了饭厅中。

 

  饭厅中所有刃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短刀和金木研正撒着娇,其他成年体型的付丧神则和左右俩侧的同座小声说着话。

 

  看着被抛下的俩刃回来了,金木研安抚下还要继续撒娇的一干短刀,清咳几声,将所有刃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冲着主位下面的所有付丧神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这段时间感谢大家的照顾。”


评论(14)
热度(12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