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76.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6.

  “要开始了。”
  赤霄拿出干净的衣物,为浑身乏力的一期一振穿戴,一期一振伸手伸脚,配合着赤霄的动作。

  穿戴整齐后,一期一振借力,站了起来,感受到了体内液体的流动,夹紧了后臀,脸上的潮红褪下,重新恢复了冷漠傲慢的模样,衣领克制的系到了最上面的扣子,长发被赤霄扎成了高马尾,笔挺修身的西装裤包裹着挺翘浑圆的臀部,和那双笔直销.魂的腿。
  如果不是那双眼含春色的眼,一切看上去就跟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可赤霄却注意到了在之前一直架在他肩上的那俩条腿在偷偷地打颤,轻笑一声,为一期一振缓解了腿部的酸痛感,毕竟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还需要一期一振的帮忙。
  让他就这么一副被疼爱过的模样出去,他可舍不得。

  “时之政府怎么会让那些‘本灵’出来?”一期一振问。
  赤霄指尖燃起火焰把先前当作垫被的披风烧得一干二净,才回答道:“他们想借此威慑住最近大小动作不断的时间溯行军。”
  
  一期一振微微点头,跟在赤霄身后,离开了这座幽静的竹林。
  喧哗的人群中,一期一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中央舞台上的几位‘本灵’。

  ‘一期一振’的目光温柔似水,包容的看着台下欢呼雀跃的少女审神者,一副好像无论她们做错了什么事情,他都会无条件原谅的模样。
  可台下理智的审神者们却知道,只要她们一有伤害到藤四郎短刀、胁差的念头,这位‘一期一振’的本灵或者是分灵都绝对不会放过她们。

  已经有人因此受到‘一期一振’的报复了。
  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期一振’露出惊愕的表情,紧盯着人群中的那个有着一头水色长发,与众不同的一期一振,人群后知后觉的循着‘一期一振’的视线,看到了神色冰冷的一期一振。

  台上台下是鲜明的对比,一光一暗,虽然是一模一样的长相,可她们却能清楚地分辨出俩者的差异。
  台上的是风光月霁的光,台下是波涛汹涌的暗。
  
  这一瞬间,猜疑四起。
  出现了一振能够让本灵紧张的疑似暗堕分灵的付丧神,这意味着什么?
  
  人群中,有人神色难掩兴奋,也有人神色灰暗。
  时之政府负责本次樱花祭的工作人员,在察觉到不对时,想要掩盖过去,可当他们刚踏出一步,就被无形的力量挡在了舞台下,只能慌乱地用眼神示意台上的其他本灵来救场。

  可处于一种微妙状态下的‘本灵’并没有接收到他们想传递的信息,但他们还是本能地感到了不妙,目光在俩者之间徘徊。
  ‘三日月宗近’收起失智老人的招牌笑容,轻垂眼帘,似是在思量着什么。

  ‘一期一振’紧皱眉头,他的灵体告诉他,他们是一体的,他们应该融合。可不知何处而来的厌恶,排斥着与之融为一体,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还是遵循着最真实的想法,拒绝了融合。
  “啧啧……原来最纯粹的善也会被染黑啊。”赤霄凉凉地打趣道。

  一期一振并没有因此发怒,解释道:“来到主殿的身边后,我没有再将他所有的恶念转移到我的身上。”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源源不断的恶念,最终将纯白的‘一期一振’的‘本灵’染黑,这自然是要问问腐朽的时之政府刻意制造出一座座黑暗本丸的目的。

  气氛一时有些僵硬,台上的‘本灵’神色各异,前来围观‘本灵’的审神者和付丧神或晦涩,或懵懂。
  让气氛从热闹变成僵持的罪魁祸首,正在亲昵地做着小动作。

  “咳咳……”最终‘小狐丸’打破了沉默,扶着麦克风试了下音,若无其事地说:“一期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带他下去休息,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鹤丸国永、今剑和万众期待的三日月宗近。”
  ‘一期一振’扶着脑袋,面色苍白如雪,汗沿着鬓角流下,一副十分不舒服的模样。

  在所有人的眼中,这是他为了避免气氛继续僵持下去,而故意装出来的虚弱。
  可‘一期一振’知道,这不是他装出来的,在和台下的一期一振对视,并拒绝融合之后,脑中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地捅了进去,然后一下又一下地顺时针,逆时针来回搅拌。
  
  额前的刘海挡住了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在‘小狐丸’的搀扶之下,步步艰难地走下了舞台,进入了后台的休息室。
  “好痛……”除了脑袋,浑身的血管像是被注入了滚烫的火焰一下,精神上又是一道又一道的鞭刑,种种剧痛加起来,足以让他吃尽苦头。
  
  哪怕是被磨短,被火烧,都不及这份痛楚的十分之一。
  “我是小天狗今剑!”‘今剑’踩着单齿木屐,健步如飞地在舞台上调动着气氛,“这是我的弟弟——三日月宗近,刀剑乱舞企划中的看板郎,是不是超级好看!我可是有听说阿鲁吉们都是被三日月吸引成为审神者的,难道今剑就不可爱了吗?”

  ‘今剑’眨巴着那双红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十分委屈地撇了撇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台下被‘今剑’可怜巴巴的模样,激发到母性爆发的审神者们,发出惊叫声,“不不不,今剑最可爱了,比起三日月,婶婶们当然更喜欢你啊……”

  “真的吗?”
  “真的!今剑最可爱,是比清光还要可爱的世界第一可爱。”
  
  “主人!”随行的加州清光们气急败坏地跟各自的审神者对峙。
  “欸欸欸——清光和今剑并列世界第一可爱。”毫不犹豫的改口。
  
  “好吵。”一期一振对于这个混乱的场面,态度十分不厌其烦。
  赤霄动动手指,帮一期一振阻隔掉喧哗的人声,自己陷入了神游的状态。

  后台内‘一期一振’的剧痛难忍在他意料之中,残缺的灵魂所造成的影响不容小觑,如果一不小心遇上另一半,势必会想要与之融合,可‘一期一振’却抗拒这种本能,所带来的影响会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不止一倍。
  而他的一期一振,在修炼他给的功法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对于残缺灵魂的修复与重造。还剩半个月的时间,这个残缺的灵魂,就能拥有一个全新却又独一无二的一期一振,将彻底脱离付丧神所带给他的束缚。

  每一个过程都是他一手促成,这是独属于他的私人定制。

——
准备完结了,番外有可能巨多。

评论(10)
热度(7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