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0.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0.

  金木研一时有些哭笑不得,暗自松了口气,开始缓解压抑的气氛,澄清道:“我不是吸血鬼,所以鹤丸也不要继续搞事了,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我不会再护着你了。”

 

  “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作为惩罚本丸接下来五个月的畑当番,和一个月的远征、出阵任务就交给我吧,如果这个惩罚还不够的话,主殿还可以再加惩罚。”

 

  想到五个月的畑当番,鹤丸国永就心里只剩苦涩,但还是诚意满满地主动提出了惩罚。

 

  他最讨厌的就是畑当番了,一身白染上泥土,可就不像鹤了,但是如果是惩罚的话,不去做他所厌恶的事情,怎么能说是惩罚。

 

  压切长谷部看他识相,勉强给了鹤丸国永一个好脸色,虽然在鹤丸国永看来还是很凶恶。

 

  “这些惩罚已经足够了。”金木研没有为难这振喜爱恶作剧,鹤发童颜的千年老刀,转移了话题:“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家继续进餐吧。”

 

  “如果是主的话,称呼我为压切也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主和那个男人不一样。”见审神者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压切长谷部稍微放下心来,给金木研找了称呼他的方式。

 

  “恩……压切。”金木研有些别扭地叫着压切长谷部的名字。

 

  “主。”压切长谷部脸部线条柔和下来,低声应道。

 

  在座的其他付丧神仿佛看到了压切长谷部后面疯狂摇晃的尾巴。

 

  虽然对审神者的身体状况非常担心,但所有付丧神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食之无味的吃着晚饭,吃一口望一眼金木研。

 

  整体气氛变得十分奇怪,鹤丸国永坐如针毡地吃着晚饭,接下来的日子他会十分不好过,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去面对其他刃的责怪。

 

  主殿/大将原谅了鹤丸,不代表他们原谅了,所以接下来的手合,请鹤丸务必要参加!

 

  吃过晚餐后,金木研匆匆离开了餐厅,烛台切光忠、药研藤四郎紧随其后。

 

  鹤丸国永迅速吃完晚饭,换了一身出阵服,自觉地和今夜远征的小队一起去远征。

 

  今夜的远征小队吃饱喝足后,带着需要得到教训的鹤丸国永前去远征,一路上少不了要被蜻蛉切、石切丸这些成熟稳重的付丧神训话。

 

  五条刀剑只有鹤丸国永已实装,长船以实装刀剑又属鹤丸国永最大,能管得住鹤丸国永的也只有三条家的那几个大佬了。

 

  一下子走了一大半付丧神,餐厅内寂静无声,剩余的付丧神各自沉思。

  有药研和光忠在,主殿一定会没事的。

 

  就抱着这种迷之信任,浦岛虎彻岔开话题,转移同伴们的注意力,高举起手来,问:“吸血鬼又是什么?很可怕吗?是鬼?”

 

  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短刀们也兴致盎然地环视一圈,期待有刃得到解答。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髭切若有所思地放下手中的筷子,喝了一口味增汤,才不急不缓地说:“吸血鬼是西方的超自然生物,畏光,食物为人类或其它生物的血液,能活很久,目前的天敌是狼人。”

 

  他在来到这座本丸之前,带着弟弟丸四处流浪时,曾在西方遇见过这种生物。

 

  “这不就是妖怪吗?”今剑自顾自的给吸血鬼下了定义。

 

  “恩……就是妖怪,没错!”记性不太好的髭切也不记得太多了,干脆替吸血鬼这个种族安上了妖怪的定义。

 

  “妖怪的话会不会长得很丑?”虽然害怕,但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秋田藤四郎抱着一期一振的大腿问。

 

  “长得挺好看的。”

 

  “欸——可是我见过的妖怪都长得很丑。”今剑说。

 

  “那是最底层的妖怪,越厉害的妖怪幻化出来的模样就越好看,比如茨木童子、酒吞童子……”

 

  “是这样啊……那髭切殿……”

 

  “恩?”

 

  “茨木童子长得好看吗?”

 

  髭切沉思了一会儿,说:“不记得了。”

 

  看着短刀失望的眼神,顿了顿,“好像长得挺好看的。”

 

  “我就说吧!”

 

  “真的有鬼吗?”五虎退怯怯的问。

 

  “既然有付丧神,有妖怪,那么当然有鬼啦,笨蛋退酱。”

 

  “好……好可怕……”五虎退眼中含着泪水。

 

  话题越扯越远,小孩子心性的短刀本就喜欢热闹,笑面青江配合着外面越来越暗的月色,说起了鬼故事,吓得短刀连连惊叫。

 

  宗三左文字、江雪左文字、一期一振三刃对视一眼,收拾起了桌上的残羹冷炙。

 

  弟弟们爱听就让他们听吧,只是晚上睡着之后,又需要一起睡了。

  “大将!”药研藤四郎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抓住金木研的手,就要对他的身体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金木研速度极快的拍开了药研藤四郎的手,闪到一边,拒不接受他的看诊。

 

  药研藤四郎盯着小孩的相貌,老成地叹了口气,试图跟金木研讲道理。

 

  “大将你能不能懂事一点,不要让大家操心,虽然不知道大将为什么会因为饮用了鹤丸的血液之后,脸色会这么苍白。但是我绝对不会去问,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其他人所知道的秘密,我明白。我只是不放心大将,所以大将过来让我检查一下,好让大家安心,好吗?”

 

  最后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了。

 

  面对药研藤四郎半指责半美疚的语气,金木研有些动摇,但很快稳住了,他固执的说:“我没事,休息一晚就好了。”

 

  “唉……”审神者拒不合作的态度,真是令刃头疼。

 

  “药研就听主殿的吧,如果明天主殿的状态没有好转,我们再来收拾主殿也不迟。”烛台切光忠说,看起来是为了他说话,但是最后的那句话完全是暗含威胁了。

 

  金木研算是看出来了,他俩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就为了让他听话,乖乖照顾好自己,如果再照顾不好自己,那么就交由他们来全权照顾。

 

  “恩,我答应你们。”金木研说。

 

  得到金木研的保证之后,药研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才勉强点头,然后又勉为其难地收起医药箱,边收边用眼睛盯着金木研。

 

  皆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金木研哭笑不得地送走了俩刃,窗外弯月爬上枝桠,为夜晚的本丸披上一层银装。





=======

申明一下,刀男之间友情,亲情向,当然如果你们非要想,我也拦不住

宣群675042797,欢迎找我玩,催更也行[只要催的动]

评论(15)
热度(12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