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78.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8.
  不管身后‘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的种种猜测,赤霄领着俩刃回到了本丸。
  本丸灯火通明,大门敞开着以便迎接主人的归来。

  庭院内,髭切、膝丸、三日月宗近、莺丸、小狐丸围坐在一起,看着次郎太刀借着酒兴站在最高点,跳着用于祭祀的舞蹈。
  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庄重肃穆的气息,次郎太刀跳着祭祀舞,还不忘趁机偷喝一口酒,他挥舞着本体,及其尽兴地伴随着伴奏舞动,最后以一个是非常潇洒的收势结局了这次的表演。
  
  一舞毕,台下的观众们很给面子地鼓起了掌,掌声持续了足足一分钟才停歇,期间参杂着新选组刀剑们没心没肺的打闹嬉笑声。
  同他们的热闹相比,本该闹腾的短刀们却显得十分安静。
  
  小夜左文字坐在俩位兄长的中间,小口喝着果汁,不时瞄几眼不远处孤零零的粟田口短刀。
  江雪左文字摸了摸小夜左文字的脑袋,说:“想去就去吧。”

  “恩。”小夜左文字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口喝完剩余的果汁,将杯子交给宗三左文字,迈着小短腿,走向气氛低迷的粟田口短刀的小群体。
  板着张包子脸,他格外认真地说: “你希望……对谁复仇……?”

  “欸?问我吗?”五虎退指了指自己。
  小夜左文字点了点头。
  
  五虎退停下给老虎顺毛的动作,笑得有些羞涩,说:“主人已经帮我复仇了,我和清光殿来自同一个本丸。”
  药研藤四郎身形一顿,他不知道五虎退和这座本丸的初始刀是来自一个本丸的。
  
  至于加州清光变成检非违使的原因,是他从新选组其他刃的交谈中得知的,不多,却已经足够了。只是他没有想到退也是来自那座本丸,他不知道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还有多少付丧神正在经历这种折磨,最终投身进入黑暗,成为时政审神者口中必须清除的时间溯行军。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他没有办法去庇护更多的短刀,弱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罪,因为弱小,短刀所经历的磨难已经太多了,哪怕后来开启的极化修行都无法挽回。

  他甚至质疑起了所有短刀和其监护人的‘本灵’,为什么要答应人类加入刀剑乱舞计划?
  ‘一期一振’面对他的质疑哑口无言。
  
  “刀总归是渴望上战场的,现世刀剑已被淘汰,我们除了作为工艺品,美术品别无用处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投身加入刀剑乱舞计划,为了保护历史而战。更何况如果没有加入刀剑乱舞计划,我们可能永远不会认识大家。”所有短刀的‘本灵’神情复杂却又无悔地说。
  刀剑几经人手,哪怕是同一个刀匠锻造的刀剑都有极大的可能性是相见却不相知,像来派家长和粟田口的小叔叔,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相遇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们还有亲人。

  “药研尼?”乱藤四郎推了推发愣的药研藤四郎,关切地叫着不省事的兄长,“小夜和你说话呢!”
  “复仇当然要由自己亲手完成,才有成就感。”药研藤四郎的声音低沉有力。
  
  “……明白了。”小夜左文字的眼神有点凶恶地呆呆看着药研藤四郎,起身想走,不知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语气认真地说:“如果药研的复仇对象是主人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药研藤四郎冷静地推了推眼镜,回答道:“不是。”
  
  “恩。”小夜左文字酷酷地扔下一个字,回到了左文字的专属空间里。
  在不经意地一个抬头,小夜左文字正好对上了不知何时归来的审神者,刚想张嘴叫“主人”,赤霄摇了摇头。
  
  明白主人不想暴露听到了刚刚他和药研的对话,小夜左文字贴心地闭上了嘴,若无其事地继续吃着兄长端过来的小点心,表现的十分乖巧。
  出门前,主人和一期殿的衣服好像不是这样的……?

  宗三左文字同样敏锐地察觉到了审神者的归来,看了眼懵懂的弟弟,低声解释道:“他们是在外面的樱花祭弄脏了衣服。”
  小夜左文字立马相信了这一说辞,虽然一期殿的走路姿势和前主妻妾承.欢后的走路姿势差不多。
  
  鹤丸国永冲围坐成一圈的平安京老刃们点了点头,拖拽着要离开的赤霄一起挤了进去。
  “一期殿辛苦了,请先回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三日月宗近的语气有些不悦,脸上却一派平静。

  一期一振摸了摸酸痛的腰也没强撑,他需要尽快回房间去清理一下自己,快要含不住了。
  “主殿,我先回去了。”

  赤霄目光饱含深意地在某些地方打了个转,懒洋洋地说:“路上小心。”
  他的眼底还蕴藏着未散的笑意,每个毛孔都散发着餍足,使得一期一振脚步匆促地离开了庭院。
  
  “主殿可真是宠爱一期殿,不知我的这张脸能不能得到主殿的垂青。”没有继续自称老人家,在赤霄的目光依言落在他脸上时,三日月宗近配合月色,找了个最能显示出他的美貌程度的角度对着赤霄,全方位地展示着无数审神者被称为盛世美颜的脸。
  赤霄分外挑剔地看了一圈,说:“不如我。”

  三日月宗近怔然,随即反应了过来。
  “哈哈哈哈,主殿的美貌确实比我胜上一筹,如果不是最近没有新实装的刀剑男士,大概会有不少审神者认为主殿是新刀剑男士吧。”

  “主殿的美貌是及其富有侵略性的,让刃见了就一见倾心,难以忘怀,不像我平淡如水。”莺丸眼含笑意,饱含深意的说道。
  手上一晃一晃地小毛球,让髭切的目光不自觉的随之摇晃。

  猫科动物的本能是不可抗拒的,髭切趁着莺丸不注意,揪下那俩个毛球,握在手心,心满意足地摆弄了起来。
  莺丸习以为常地解下另一只手腕上系着的毛球,扔在髭切的身侧,全程眼皮都没有抬过。

  “莺的声音令我魂牵梦萦。”赤霄不客气地收下了他们的夸赞,你来我往地夸赞起了莺丸,故意忽略了三日月宗近。
  “主殿,为什么不夸夸我呢?”三日月宗近久久没有等到赤霄夸他,有些傻眼。

  “没有值得夸赞的地方。”赤霄摇了摇头说。
  “主殿这样说我可会很伤心的。”三日月宗近故伤心地挤出几滴眼泪。
  
  “你的眼眸如同万丈星河,令我沉溺不醒。”

——
变成周更了……
最近几章会不会太甜腻了,感觉我好像哪里不对_(:з」∠)_

评论(4)
热度(7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