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80.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0.

  “大功告成,萤丸殿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审神者和外来客出现在现世胡作非为吗?”陆奥守吉行转了转手中的枪,扭头问正在处理战场的大太刀。

  “时之政府有意放任,外加现世多个世界正在融合,恰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因此给了他们可趁之机。”萤丸收刀入鞘,皱了皱,他刚刚感觉到有人在默默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时之政府真是……”和泉守兼定神情带着些许厌恶,生气地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兼桑别生气。”堀川国广腾出一只手来给和泉守兼定顺气。

  对于本丸实际年龄除了审神者(?)最小也是最耿直的刃表现出来的直白厌恶,其他刃也都表示理解,当然有一部分的因素,是他们也一致认为时之政府是被猪油蒙了心。
  “我们只要完成我们的任务就够了,其他的没必要操心。”即使那些无辜死去,失去审神者的付丧神,是他们的分灵。

  和泉守兼定等刃对于萤丸时不时表现出来的冷漠态度,并不意外,反倒习以为常。毕竟本丸里的付丧神大多都是这样的态度,想不习惯都难。
  清理完战场后,他们像往常一样,正要打开通道,瞬移到下一个目标人物所在地时,一个红发的男人带着身后一群混混一样的人,走出藏身楼房,姿态慵懒地向他们一步步走来。

 “你们是什么人?所谓时之政府和审神者又是什么?”红发男人的声音是烟酒腔,低沉中略带沙哑,浑身散发着低气压。
  “在问别人之前,你们难道不应该先报上名来?”萤丸右手搭在刀柄上,不悦地皱了皱眉,反问道。

  他们并不畏惧红发男人有意散发出来的威压,态度甚至可以说是漫不经心,毕竟有那样一个总是看戏、搞事却又气势磅礴的主,习惯了比对方更强的威压,自然不会对此有所反应。
  草薙出云看见这一行人镇定的表现,暗自疑惑,理智冷静地观察着这一行穿着与众不同的‘人’,可能不是人类的生物。

  之前双方离得距离有些远,因此不能够更加准确的判断出这些人的威胁性。
  刚一凑近,浓厚的血腥味就冲鼻而来,根据这群人的走路、站立的姿态,敏锐的警惕性与侦查能力,可以得出他们训练有素的结论。

  从这一结论中,可以看出这是一群非常棘手的敌人,草薙出云冷静的得出最终结果。
  “你们好,我是十束多多良,这片区域隶属于我们赤之氏族吠舞罗,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十束多多良主动上前进行着自我介绍,还友善地伸出了一只手,做出握手的动作,在被拒绝后,没有任何的尴尬地用食指,指了指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少女。

  “只是私人恩怨而已。”萤丸冷淡地回答道。
  “好吧,那么我能问问时之政府和审神者是什么吗?”知道问不出什么,十束多多良若无其事的再次重复了周防尊之前的提问。

  “……”
  付丧神们丝毫不配合的态度,令周防尊眉头一皱。

  萤丸等刃不想搭理他们,就要继续打开通道离开,却被周防尊拦下,萤丸冷漠地看着周防尊,周防尊同样冷漠回视。
  就在气氛僵持不下的情况下,赤霄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十束多多良看见熟悉的身影,瞪大了眼睛,“清鹤,你怎么在这里?”
  赤霄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等走到萤丸等刃身边站定时,才回头来,扬了扬下巴,指着身后的刀剑男士,说:“我是他们的主人。”

  说完,就扭过头来问萤丸。
  “任务都完成了吗?”

  “没有,还差一个。”萤丸摇了摇头,剥去冷漠的外表,他依旧是那个可爱的大太刀,哪怕脸上的婴儿肥全部褪去,变成了菱角分明的成年男人形象。
  “时间点?”

  “一年后的今天。”自从赤霄到来后,萤丸眷恋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不曾转移。
  “那走吧。”赤霄摸了摸萤丸的脑袋,指尖如同蜻蜓点水地在他的唇上拂过,徒留遗憾。

  见他们要走,十束多多良拦住想要动手恩周防尊,再次重复了之前的提问。
  “这个问题你们不需要知道,如果非要知道的话,不妨去找找阴阳师世家,或者其他的王权者。”赤霄看十束多多良实在是急切,难得好心地提供了解惑的渠道。

  当然,他是没有那个心思去亲自给他们解答的。
  在清理完最后一个任务目标后,赤霄扫了眼莫名兴奋的陆奥守吉行、和泉守兼定,干脆放任他们自由行动。

  早就对现世雀雀欲试的陆奥守吉行将本体扔进玉戒里,换了一身休闲风格的衣服,跟赤霄说了一声,就扬长而去了。
  和泉守兼定还算淡定,保持住了风度,但就在他也要混进人群时,却被堀川国广喊住了。

  “兼桑,你的衣服还没换,本体还没收起来,这样混入人群太起眼了。”堀川国广拿出现世的衣服,交到和泉守兼定的手上,分外操心地一一嘱咐道。
  “嗯嗯。”和泉守兼定胡乱点头,在先前陆奥守吉行换衣服的角落里,用最快的速度换了一身衣物,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堀川国广只需要把本体收起来,就足够了。
  最后,这里只剩下萤丸和赤霄了。

  萤丸依旧热切地注视着他。赤霄则是打开通讯器扫了几眼,不知看到了什么消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只剩我们了,接下来可以带你去处理一些关于你的个人恩怨了。”

  闻言,萤丸平静的表面再也无法掩藏,脸上是藏不住的惊讶与……惊喜。
  “他正好在现世,又正巧在做一些历史修正主义者所做的事情。”赤霄意有所指。

  萤丸并不愚笨,他点了点头,握住赤霄的手,说:“我要去亲手杀了他。”
  为了那位成为高层博弈中的炮灰,无辜被牵连了大半辈子,最后死于他人手中的前任审神者报仇。
  
  “当然可以。”赤霄点了点萤丸的额心。
  萤丸握紧了那只十指相扣的手,眼中有泪光闪烁。

  对于萤丸全然信赖的态度,赤霄很是满意,自然不会多去在意他的失态,反倒为萤丸擦去了他眼角的泪珠。

——
晚安

评论(3)
热度(4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