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1.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1.

  趁着洗澡后的热气,金木研躲在温暖,散发着热气的被窝里,合上双眼。

  窗外传来敲打玻璃的声音,金木研悄无声息地睁开眼,感知着窗外的来客。

  “……睡了吗?”加州清光踢了踢墙角,万分失落地小声嘀咕。

  他都一天没有见过主人了!从新选组其他刃听说了主人下午没有继续呆在角落里,房间里,而是呆在外面和他们一起玩耍!没有带上他!他难道不可爱了吗!?

  在这种又嫉妒又委屈的心理下,刚出阵回来,连衣服都没换的加州清光直接跑到了金木研的窗外,眼巴巴地看着黑漆漆的室内。

  除了大家都在的场合,比如饭厅、会议上,他从来没有和金木研单独接触过,可是他也是很想要和主人更亲近一些的。

  试探性地敲了敲窗,没有人应答,这下倍感委屈的加州清光,眼含泪水地望着这个阻隔了他和主人亲近的结界。

  “……加州清光?”金木研有些不确定。

  “恩,是我,主人。”加州清光泪眼汪汪地望着亮起灯光的室内,和走到窗台另一边的金木研对上了视线。

  “怎么哭了?”

  在同一天,他好像弄哭了不少付丧神了,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们啊……

  金木研拉开玻璃窗,让加州清光进来,正门是来不及开了,红眸少年的衣服上血迹斑斑。因为天气寒冷,伤口的血液刚流出就被冻住,可是这并不能缓解他没有及时手入所带来的伤害。

  加州清光把本体打刀从拉开的窗户里扔进去,单手撑着窗沿,轻巧地进入了温暖如春的室内。

  金木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将加州清光按在榻榻米上,冷着脸,严厉地嘱咐道:“坐好,不许动,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就急匆匆地披上厚实的睡袍,拉开推拉门,脚步生风地赶去手入室,拿手入的用具。

  手入室内,第二部队的其他成员看见急忙的审神者推门而入,目标明确的拿了手入用具就跑。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光肯定是跑去找主殿撒娇了。”最了解加州清光的大和守安定送了耸肩。

  手入室内的所有用具都被金木研每天早上附着灵力,风雨无阻。只等出阵归来后,就可以自行使用。

  而加州清光在从饭厅夜谈讲鬼故事的其他刃口中,得知审神者竟然一下午都和他们在一起,不顾自己的伤势,就跑去找审神者了,希望得到安慰。

  所以,审神者半夜跑来手入室找手入工具,肯定是为了帮那个笨蛋手入。

  一般情况下,藤四郎家的短刀药研藤四郎都会呆在手入室内,给某些重伤的付丧神进行手入。

  “是清光的作风。”陆奥守吉行点了点头,将本体打刀收入刀鞘中,将打刀架在肩头,十分潇洒的说:“我先回去休息,晚安。”

  “恩,晚安。”伤势最重的同田贯正国道。

  他还一时半会不能回去休息,需要泡在修复池里呆个半小时,虽然外伤已经恢复了,但是内伤还需要慢慢调节,而且不能够用加速符。

  金木研匆匆忙忙地回到和室,放下手中拿着的手入工具,接过加州清光呈上来的打刀,熟练地开始了手入工作。

  手入室内的其他刃都很靠谱,不需要他去刻意操心,但是,加州清光这振刃却是十分令他头疼的一把刀。

  骂不得打不得,只能无限制包容。

  “主人……对不起……”通过主人此刻的脸色看出主人的心情并不好,而且源头还是他,加州清光低垂脑袋,声音不大不小的道歉,到了这个关头,还不忘撒娇,“我不应该不手入就跑来找主人的,我知道错了,主人能不能原谅我?就原谅我一点点。”

  金木研默不作声,继续手上的工作。

  “阿鲁吉别不理我啊……”加州清光再接再厉。

  “别吵,安静。”金木研不为所动,冷着一张脸,将修复完成的打刀重新装起。

  审神者亲自手入的刀剑,不需要泡修复液进行修复。

  “主人不原谅我,我……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加州清光红玛瑙一般的眼珠子一转,耍赖了起来。

  “哦。”金木研冷漠地应了一声,收起手入用的工具,从一直就没关着的推拉门走了出去,给加州清光留下了一个无情的背影。

  在确定金木研走后,加州清光用双手挡住脸,偷笑出声。

  他绝对是第一个在审神者房间里留宿的人!

  抱着愉快的心情,加州清光跑向和大和守安定合住的和室内,抱着干净的衣物和被子,又颠颠地跑了回来。

  洗了个战斗澡,换好了舒适的睡衣,铺好了柔软的被窝,加州清光撑着下巴,翘首以盼。

  手入室内,金木研放好失去灵力的普通工具,目光投向留下来的付丧神,他们或中伤,或重伤。

  轻伤的例如陆奥守吉行早就手入完成,回到房间休息了,只有他们还留在手入室内。

  看着付丧神们脸上的疲劳,金木研问:“还差多少?”

  “……还剩二十个小时。”没有意料到审神者的去而复返,石切丸有些苦恼,下意识地回答道。

  “恩。”金木研拿起长得过分的大太刀,细致地用打粉棒在刀身上拍过,同时用灵力修复着刀身。

  一分钟后,金木研说:“辛苦了,石切丸殿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侦查数值及低的大太刀这才意识到拿起他本体手入的人不是同伴,有些呆愣地看着金木研,一副没有料到金木研会出来给他手入的模样。

  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谢谢主殿,我会为您祈福的。”

  金木研点点头,看向蓝衣长发的打刀。

  大和守安定爽快地把手上的打刀交给金木研,认真地看着他手入的动作。

  在所有修复完成的刃走后,金木研将目光放向呆在一边的打刀身上。

  “……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大俱利伽罗酷酷地说。

  “……”

  虽然天天和山姥切国广,大典太光世混在一起长蘑菇,呆仓库,但不懂得和这振刃相处的金木研,夺过大俱利伽罗手中的打刀,快速而细致地进行手入。

  “好了,大俱利伽罗?也没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不太确定该怎么称呼这振打刀,金木研选择了最保险的叫法。

  叫全名。

  “叫我大俱利就好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恩,晚安,大俱利。”

  这是大俱利伽罗别扭的关心,说完,他就带着本体,慌乱地离开了手入室。

  金木研收拾好有些杂乱的手入室,关上灯,门,回到了自己的和室。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啊,我等你很久了!”加州清光抱怨道。

  “我去帮他们手入了。”这是解释。

  “嗯嗯,所以主人我们也应该早点休息了。”加州清光殷切地说。

  金木研拉上门,为了加州清光特意留了一个小夜灯,才回到被窝里。

  “主人对我们真好,我们会被宠坏的,如果主人抛弃我们的话,我们会将主人神隐的。”加州清光说。

  “不会抛弃你们的,我保证。”只要你们不会厌恶我是食人的喰种。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耍赖,我会跟安定他们说的!”

  “恩。”


——
这边进度落后了好多,一下子发出来好了

评论(3)
热度(10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