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 012.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2.

  “加州清光——”今日的近侍大和守安定叉着腰,在沉睡中的加州清光耳边,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大声地喊道。

  震耳欲聋的声音令加州清光从睡梦中惊醒,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睡意朦胧的红宝石眼眸正半眯着打量着周边的状况,一只手摸到了睡前放在一边的打刀上,下意识的防备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飘忽不定的视线最后落在大和守安定身上,和除了他们俩刃之外空荡荡的和室,加州清光脑子刷的一下清醒了过来。

  看到大和守安定脸上的惊怒,加州清光立刻明白了他昨晚偷偷爬床,和主人一起同眠共枕的事情暴露了。

  为了避免迎接安定的责骂,他先发制人地揪住大和守安定的围巾,一脸严肃地问:“主人呢?”

  在加州清光异常严肃的态度之下,大和守安定不自觉地将质问的话咽下去,改为回答加州清光的提问:“主人早就醒来了,现在正和大典太殿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啊……嘛嘛我先去找主人了,我的铺盖就交给安定来整理啦~”说完,加州清光就扔下铺盖,转身飞快地跑了,不给大和守安定反应过来后揍他的时间。

  看着加州清光渐渐离去的背影,大和守安定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自己被耍了,惊愕地瞪大眼睛。

  三秒钟后,整座本丸都响起了大和守安定愤怒的吼声。

  “加州清光你给我站住!”

  “站在原地让你打吗?我才不傻呢!白痴安定!”

  加州清光并不上当,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回到部屋,回头瞄了一眼五十米开外的大和守安定。无情的关上了门,还嫌不够的用大衣柜顶住门,在“碰碰——”的配乐下,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装,从窗户爬了出去,飞奔向审神者所在的位置去寻求庇护。

  他前脚刚离开部屋,后脚门和大衣柜就被大和守安定暴力拆除了,左不过是被罚半个月的零用钱而已。

  看着敞开的窗户,大和守安定就知道加州清光已经跑了,根据之前加州清光问他主人在那里,可以推断出加州清光肯定是去找主人撒娇了。

  想到这里,大和守安定调了个方向,跑去找粟田口部屋,论起撒娇卖萌的本领,清光不如短刀,虽然短刀们是劲敌,但是他绝对不会让主人被清光一刃缠上的,主人是属于大家的。

  “主人~安定他要打我!”加州清光恶人先告状。

  “……那大和守安定呢?”金木研等了几秒钟,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追上来的身影。

  “就在我身后啊。”加州清光理所当然地说,等他转过头来往后一看,发现身后空荡荡的,本应紧追不舍的大和守安定早就不见踪影了。

  “刚刚都在的啊。”加州清光挠了挠脑袋,安定在搞什么鬼,过一会儿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和主人多多相处,“哎呀,不管他了,主人你起的好早啊。”

  “习惯了。”金木研眼帘轻垂,貌似风轻云淡的说。

  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

  密切关注审神者的狮子王细心地发现了金木研的微小的动作,关切地上前握住金木研的手,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金木研。

  “好冰,主殿是冷吗?”

  狮子王温柔勇敢的性格就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更加衬托出了他如同地沟里的老鼠一般的人见人打。

  “恩,有点冷。”金木研说。

  如果不承认下来,会被敏感的髭切所察觉的,他不想被其他人知道他的秘密。

  “主殿要多穿些衣服,不然感冒的话,弟弟会很担心的,对吧……爱哭丸?”最后三个字,髭切说的很迟疑。

  他又想不起来弟弟叫什么名字了,不过名字并不重要,是弟弟就够了。

  他真的不是故意弄哭弟弟的,刀活千年不记得的事情太多了,更何况他们好像换过不少名字,忘记名字是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恩,把弟弟欺负到哭出来,确实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没有哭,不是爱哭丸……”膝丸对于兄长髭切的不拘小节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但还是炸毛的小声抗议了一句,他才没有为兄长不记得他名字而哭出来!

  如果他的眼眶里没有含着泪水,他说的话应该更有信服力,虽然脸上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膝丸手上脚下的动作却很快,脱下西装外套,凭借着本丸除极短外数一数二的超高机动,给审神者披上了外衣。

  还十分细心体贴的拿出了一床被子,用被子裹住了审神者。

  “反抗无效。”髭切笑着说,从暖壶里倒出一杯热水,交到金木研手中让金木研借此暖手。

  “主殿喝点热水暖暖身体吧。”

  面对髭切半眯着眼的神情,金木研莫名打了个冷战,松开清光握着他的手,乖乖地接过杯子。

  隔着一层瓷片,即使是刚烧开滚烫的热水,也并不烫手,正适合捧在手里暖手。

  “谢谢。”

  “不用谢,主殿如果真的感谢我的话,不妨答应我一个请求?”髭切问。

  “什么请求?”金木研有些紧张,没有一口答应,长久以来的教训告诉他,千万不要做没有把握的承诺。

  “我以源氏重宝髭切的身份,请求主殿……”髭切顿了顿,看到金木研一瞬间紧张的神色,嘴角含笑,继续说:“……主殿叫我髭切,或者跟弟弟丸一样叫我阿尼甲,我会很开心的。髭切殿、髭切君听起来太过生疏了,我不喜欢。”

  金木研听完髭切所谓的请求,暗自松了口气,看髭切这么郑重的表情与语气,他还以为是什么过分的请求,原来只是称呼问题。

  叫阿尼甲他叫不出口,所以金木研果断开口说:“恩,髭切。”

  “哎!主人也叫我清光吧,叫全名太生疏了,我难道不可爱了吗?”加州清光说着说着,最后又扯到了关于他可爱不可爱的问题上。

  “清光很可爱,头发,口红,指甲油都很可爱。”金木研格外认真地夸赞道。

  加州清光被夸到面颊通红,用手捂住脸,暗自偷乐。

  嘴上还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我哪有主人说的那么可爱。”

  我加州清光才是世界第一可爱!

  陆奥守吉行用手戳了戳金木研的后背,晃了晃手里握着的黑色物体问:“主殿吃地瓜吗?俺刚刚烤好的。”

  看着陆奥守吉行亮晶晶的眼睛,一副急于分享宝贝的模样,金木研不忍拒绝,感觉他拒绝了,陆奥守吉行就会如同缺水,快要濒死的植物一样奄奄一息。

  金木研接过有些烫手的地瓜。

  耳边是陆奥守吉行不放心地叮嘱:“主殿小心点,很烫的。”

  金木研将地瓜放在由膝丸拿出的托盘上,回答道:“恩,我等下吃。”

  试图拖延时间。

  “阿鲁吉~”

  “阿鲁吉!”

  “阿鲁吉。”

  “大将。”

  门被蜂拥而至的短刀堵得水泄不通,却又谁都进不去,每当有短刀摆脱别刃的拖拽,旁边就会有一双手再次拽住,强行塞回大部分。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之际。

  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和不堪重负的门框,跟在最后的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将谁都不愿意后退的短刀们一个个拎出来,挨个做疏散工作,不让他们继续挤做一团。

  “……”金木研还能说什么。

  “家务丸,短刀们这是在玩游戏吗?”髭切歪了歪头,问一旁端茶倒水忙个不停的膝丸。

  “……不是。”膝丸倒水的动作一僵,回答道。

  “那是做什么呢?”髭切继续问。

  面对化身好奇宝宝的兄长,膝丸瞄了眼混乱的状况,说:“他们是在争夺谁一个扑进主殿怀抱。”

  “是这样啊……”髭切恍然大悟状,盯着短刀们若有所思了一会儿。

  过了几秒钟后,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站到金木研的面前,说:“主殿我可以抱抱你吗?”

  “……可以。”金木研呆愣了几秒,点头同意了。

  髭切将瘦弱的审神者抱进怀里蹭了蹭,就像是一头正在撒娇的大猫一样,让自己的气味能够更加长久的留在领地上。

  “主殿身上好香。”髭切说。

  “……”

  足足抱了一分钟后,髭切还嫌不够地将脑袋放在了金木研的大腿上,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这是膝枕吗?!?!”加州清光看着这离奇的走向,嘴巴都快要合不拢了,愤愤道:“平安京的老刀真的是太狡猾了!”

  由于声音太大了,引来了门口短刀及其监护人的注意。

  短刀们看见髭切趁虚而入,堂而皇之膝枕在金木研腿上的样子,一致地松开了手,将目标投向了髭切。

  拉足了仇恨的髭切连眼皮也没抬,半点不担心短刀们对他即将实施的‘报复’。

  大和守安定双手抱胸,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隔岸观火。

  膝丸站出身来,挡住享受膝枕的兄长。

  一期一振拖住反应最为激烈的几振短刀,不让他们肆意妄为。

  此时的气氛如同绷紧的弦,只要一点动静就会一触即发。

评论(4)
热度(12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