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刀剑乱舞]似曾相识


*第二人称
*关于前面修行失败脑洞的扩写
*基友评价很平淡,不怎么虐,但我把自己虐哭了。
*用平淡的口吻来讲的这个故事




以下是正文

  桌面上搁置着俩份信件。

  第一张信件里没有多做言语,只有冷冰冰的四个字。

  修行失败。

  你颤抖着双手,心底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但还是拆开了那份信件。

  尊敬的审神者大人,您好。

  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未能及时召回今剑,从而导致三条反派短刀——今剑碎刀于京都城,全体工作人员对你表达最大的歉意,特送1000玉钢,五张加速符,一张御扎富士以表心意。

  祝君武运昌隆。

                     时政后勤部。
                     20xx年x月xx日。

  你看着手中那张薄薄的纸张,感到一阵眩晕,摔倒在地。

  晕倒之前,你听到了药研藤四郎的惊慌的声音。

  “大将!”平时总是冷静的短刀,无措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审神者。

  “呐,阿鲁吉,我有个请求想要跟你说……”活泼的小天狗拽着你的手,万分郑重地诉说着他的请求。

  “今剑想去的话,那就去吧。”你摸了摸今剑的脑袋,笑着答应了今剑的请求。

  “谢谢阿鲁吉,我最喜欢阿鲁吉了~”今剑将脸埋在你的怀里,眷恋的依偎着你。

  你将小天狗修行所需的衣装,生活用品集体装到一个背包里,就像是担心孩子第一次出门的老妈子一样,一一嘱咐它们用途,最后摸了摸小天狗的脸,半蹲下身,认真的板着脸说:“……要平安回来,我会在家等小天狗的归来。”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今剑可爱的脸上满是疑惑,有些生气的反问道。

  “对对,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改口。

  最后,你从三日月宗近的手中接过你早就准备好了的礼物,一束薄雪草。

  花语为念念不忘。

  “一路小心。”千言万语,最后化为一句轻飘飘的小心。

  今剑摇了摇头,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真是拿阿鲁吉没办法呢,我先走了,阿鲁吉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和大家操心啊。”

  送别今剑后,天下最美三日月宗近看着你伤心落寞的模样,安慰道:“他终究是会回来吧,要是没有惨死荒野的话。”

  你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着床边目露关切的药研藤四郎,刚想问今剑回来了吗,还没问出口,突然就想起来那俩份信件。

  千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你想起昔日小天狗总是能够准确无误的猜出你昨晚有没有熬夜通宵玩游戏、看小说。在你屡教不改后,小天狗干脆离开三条部屋跑来睡在你隔壁的房间,然后每天半夜都会来检查,时间不固定。

  在发现你果然没有听话时,会没收掉你手上所有消遣时光的小说、手机、电脑,藏起来,不让你轻易发现。看着你陷入熟睡之后,才回到房间里休息。

  第二天一早,就会把没收掉的所有东西还给你,语重心长地一遍又一遍教训,你则像是被长辈训斥的小孩一样,不敢抬头。

  最后,以压切长谷部过来送早餐结束,无一例外。

  你想起小天狗出阵回来后,你担心的皱紧了眉头,小心的给小天狗手入。在小天狗情绪低落的时候,你会想方设法让小天狗重新开心起来,为此你向清光学习了如何使用刀。

  最后,你想起了小天狗出门前信誓旦旦承诺一定会平安归来的话语,联想到那份残忍宣告今剑死亡的信件。

  你怎么都不明白,小天狗为什么会死在修行途中,小天狗不可能会去篡改历史的啊。

  想着想着,泪水顺着脸庞流出,打湿了枕头。

  药研藤四郎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给缩在被窝里泣不成声的你顺气。

  “哭吧,大将你还有我们,我们会一直陪伴在大将身侧的。”已经极化修行,平安归来的短刀柔声安慰道。

  你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不自觉开始迁怒起了时之政府,理智上你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时政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感情上,你不想原谅时之政府的这次过失,他让你失去了那振活蹦乱跳的小天狗。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你开始一点点遗忘掉关于小天狗的记忆,你惶恐不安,四处询问,可是无人应答。

  你不想就这么忘记小天狗,你也不能这么遗忘掉小天狗,你想要留住这段记忆。

  本丸内的其他刀剑也开始一点点遗忘掉了今剑的存在。

  今剑的存在正在一点点被抹杀。

  最后,只剩岩融一刃还记得今剑的存在。

  “长谷部,为什么我们本丸没有今剑?”你问。

  “不知道。”压切长谷部摇了摇头,同样困惑不解,好像记忆缺失了一部分一样。

  你跑到锻刀室,找到了一振短刀,再次召唤出了名叫今剑的短刀。

  奇怪,为什么是再次呢?

  你的手一顿,感觉到了这个词的怪异,就在你要继续思考下去的时候,今剑欢快的和你打了个招呼,撒欢的抱住了你。

  “阿鲁吉,我等你好久了,阿鲁吉你终于来召唤我了,好开心!”

  “恩,我也找今剑很久了。”思绪被打断,你摸了摸今剑的脑袋回答道。

  手感好像不对,你……应该叫今剑小天狗的,这是你刚上任就为他取好的昵称,为什么叫不出口呢……

  在你们的背后,岩融目光复杂的看着今剑,久久没有出声,神情中的悲伤无人理解。

  很快,今剑就满级了,主动向你提出了前去修行的请求,你虽然不安,但看着今剑期待的眼神,还是同意了。

  “一路小心。”你接过三日月宗近手中递过来的礼物,送给了今剑,嘱咐道。

  这是你为今剑用心准备的修行礼物,一束薄雪草。

  花语是念念不忘。

  这一切的场景和过程都仿佛似曾相识。

  送别今剑离开后,你回到房间,陷入了睡眠之中。

  在梦中,你看见了一振银发短刀,他哭着对你说:“阿鲁吉你怎么不来找我啊,阿鲁吉是不是抛弃小天狗,不喜欢小天狗了啊……”

  面对小天狗的哭诉,你刚想说不是,就被敲门声所惊醒。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睡梦中总会有一振短刀在哭着说不要抛弃他,他只有你了。

  每次醒来,你看着湿透的枕头总是不解,你好像朦胧中记得有人在等你接他回家。

  可你却只有个朦胧的印象,其他全无。

  四天后,今剑修行归来,换了一身全新的出阵服,说:“我稍微变得成熟一点回来了哦。”

  “欢迎回家。”

  你看着今剑的模样不自觉再次落下眼泪,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

  胸口闷闷的,就像是有人在对你的心脏施以暴行。

评论(18)
热度(6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