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82.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2.

  “主人,我有个请求。”五虎退找到庭院里正在喝下午茶的赤霄,说完这句话后,就抬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赤霄,额前的刘海一颤一颤的,脸上的小雀斑为他增添了几份无害。
  
  赤霄拿起一块肉松饼,吃了一口,听到五虎退莫名的请求,“恩?”了一声。
  “主人……我……我想要藤四郎的兄弟们可以早日团聚……”五虎退这句话说的十分不好意思,说完,垂着脑袋默默反思。
  
  主人已经帮过他,乱酱,药研尼和一期尼很多了,还让他们有了家,他的要求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从某种角度上来看,称得上是得寸进尺。
  赤霄看着五虎退垂着的脑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快要埋进土里的时候,才施舍一般,吐出了一个字:“好。”

  “谢谢主人!”五虎退抬头的速度过于激烈,星星眼地看着赤霄,一点也不怀疑赤霄是不是在骗他。
  主人答应了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五虎退心中自有一柄秤。

  让一旁旁观的清光不由得有些担心了起来,五虎退的脖子那么纤细,一不小心大概会折断了的吧。
  “哈哈哈哈,时政这边不是又在进行极化修行吗?老爷子还以为退酱是来提出极化修行的请求呢。”三日月宗近笑道。

  “我不需要修行,主人给的修行方法很有用!”五虎退一脸骄傲。
  “嗯嗯,时政那边的极化修行,没有主人给我们的修行方法的万分之一的好。”小狐丸颇为赞同地点点头:“说起时政的极化修行,你们知道时政那边极化修行的具体内容吗?”

  “极化失败的刀剑将无人记得,而审神者即使在难过,当忘记他的存在后,会再次锻造出一振全新的刀剑。”江雪左文字的脸色晦暗,然后给这个结果下了个轻飘飘的定义,“……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极化失败的刀剑的结局是什么?”不清楚这件事情的陆奥守吉行、物吉贞宗异口同声地问道。

  “三分之一死于时之政府或者检非违使的手下,三分之二成为了时间溯行军。”三日月宗近的语气十分凉薄,在咬下一口大福之后,才想起了什么,不紧不慢咽下嘴中的食物,才补充道:“哦……还有一小部分还有足够的价值,被时之政府送回所属的本丸了,同时他们会向他的审神者告知他修行失败了,需要继续努力。”

  至于为什么要继续努力,努力做什么?谁知道呢……
  听完这个残酷血淋淋的现实,太郎太刀、物吉贞宗、陆奥守吉行、除加州清光以外的新选组、藤四郎们同时感到心里一凉,对时之政府的最后一丝期待也被打破了。

  他们对于时之政府来说大概是可以随意处理的消耗品,这个印象在他们脑海中进一步加深巩固。
  三日月宗近的故意引导,只对这些涉世未深的刀剑们具有欺骗性,其他的付丧神皆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撕碎了表皮,露出了内里的凉薄。
  今日的近侍太郎太刀对诡异的气氛置若罔闻,走到赤霄身侧,弯下腰,“主殿,有新刀来了呢。”

  早在赤霄同意锻刀的那一刻,他就心领神会,在不打扰到其他人的前提下,离开了庭院,前去锻刀室,迎接新的同伴。
  “有人跟我一起去吗?”赤霄眉眼带笑,落在三日月宗近身上的目光,多了几分打量。

  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三日月宗近打了个寒颤,对上赤霄的目光,歪了歪脑袋,试图卖萌糊弄过去,“哈哈哈哈哈,主殿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是终于发现我的美色了?”
  对自己的样貌有着绝对自信,这次也不在故意自称老头子了。

  “没有。”赤霄无情地摇了摇头,把三日月宗近凑过来的脑袋,用一根手指别开了,还接过小狐丸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那根手指。
  不用多加言语,仅仅几个动作就表达出来了对三日月宗近满满的嫌弃。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
  先显现出来的是一振身材高大,还穿着高跟鞋的薙刀,如同孔雀一般花枝招展的姿态,让加州清光等几振审美不错的刃,二话不说地用手遮挡住了眼睛。

  赤霄冲这振名叫巴形薙刀的付丧神微微点头,以表欢迎。
  “退酱,你的兄弟就交给你来迎接。”

  听到这句话,五虎退慌忙地摇了摇头,努力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我不行的……兄弟们都很期待来到这个世界,但是不是主人亲手召唤的,兄弟们应该会很难过的……所以,主人你可不可以迎接兄弟们的到来?”
  这次,五虎退没有带着哭腔,只是眼底弥漫上一层雾气,因为紧张手心里爬满汗水,把内番衬衫下摆抓地皱皱的。

  对于这种乖巧的孩子偶尔的不懂事,赤霄不会多加责备。
  毕竟他没少带过孩子,至于是怎么带的,恩,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这些孩子都成为了一方霸主。

  面对赤霄的沉默,五虎退更加不安,咬着下唇,可怜巴巴地看了眼不远处的一期一振,得来的是一期一振无动于衷的态度。
  就在他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一声仿佛是天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退酱想先召唤谁?”
  “啊……”五虎退迟钝的啊了一声。

  莺丸对他笑了笑,摸了五虎退的脑袋,说:“主殿在问退酱想要那个兄弟先显现呢。”
  “……想要小叔叔。”先给小叔叔讲明本丸的情况,好由小叔叔来安抚后面的兄弟们。

  赤霄脚步停留在锻刀室唯一一振的打刀旁,手虚握了一下刀柄,樱花飘飘洒洒地再次落了下来。
  “呀呀咱是镰仓时代的打刀,名为鸣狐。吾乃追随其身的狐狸。(本体)……请多指教。”

  狐狸尖利的嗓音,令赤霄皱了皱眉,扫了几眼打刀付丧神,对这振打刀的第一印象就是有一只很吵闹的狐狸,和其不擅长与人交交际的性格。
  “小叔叔!”乱藤四郎飞快地扑进鸣狐的怀里。

  刚刚显现,鸣狐迷茫地接住怀里的短刀,试探着在短刀的背上轻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他还是柔声安慰短刀,“我来了。”
  “乱酱,你跟小叔叔讲讲本丸的基本情况吧。”五虎退体贴的没有上前,等过了一分钟后,才小声提醒乱藤四郎。

  经过五虎退的提醒,乱藤四郎才想起正事,依依不舍离开了来自粟田口刀派另一位家长的怀抱,和鸣狐小声交代着本丸的基本情况。
  “退酱?”
  “鲶尾尼和骨喰尼!”
  

——
一章写不完,下章继续,我要用巴形打破一下本丸现有的平衡

评论(9)
热度(6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