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刀剑乱舞]小甜饼吃吗?

@今止 的联文,乙女向
与第一章时隔了一个多月,第一章在阿止那里,不太适应吐槽的画风,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02.

  烛台切光忠看着莫名发怒的审神者,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想要凑近,却碍于审神者的脸色不太对,只好跪坐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挺直了腰,关切的问:“姬殿?你怎么了?”

  “别岔开话题,我问你们口中那个人是谁?!”我才没有被烛台切光忠的美色所诱惑到,更加没有注意到他衣领那边半露不露的春光呢。

  别说,烛台切这振刃的身材真的超赞!特别是穿制服上演制服诱惑和真剑必杀特意摆姿势的时候。

  “姬殿,你在看什么?”烛台切光忠可没有忽视审神者可以说是炙热的目光,不过他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反而换了个他认为更帅气的姿势,方便审神者‘偷窥’。

  “看你。”我口中的话压根没过脑子,眼皮都不带抬的回答道。

  烛台切光忠听着审神者直白不过的话,偷偷扬起了嘴角,“那么,姬殿可满意?”

  “当然满意!”说完这句话,我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被带跑了,红晕不受控制的爬上了面颊,顶着所有付丧神的目光,我板着脸,强行转移话题,“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呵呵。”烛台切光忠轻笑出声,突然凑近了过来。

  烛台切步步逼近,我越加紧张,却动弹不得,浑身僵硬地呆坐着,男人的气息在鼻尖徘徊,将我整个人罩在了他的怀抱下。

  我整个人像是被煮熟的鸭子一样,呆呆地看着对方。

  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烛台切却只是用手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宽慰道:“不论姬殿变成什么模样,姬殿仍然是姬殿,也是我的主人啊,别担心,我烛台切光忠会一直陪伴着您的。”

  漫长的寂静,除了我和烛台切以外的刀剑仿佛不存在一样,集体缩在角落里,几个躁动不安的刃也被其他刃暴力镇压住了。

  过了一段时间。

  woc我是被调戏了吗?

  后知后觉意识到这点的我差点原地爆炸,可又不敢将目光瞄向烛台切光忠。

  此时姗姗来迟的石切丸,成为了我恼羞成怒之下的沙包。

  “你站住!我听说你擅长祛除脓包对吧?”

  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突然叫住,石切丸用眼神询问三条家的其他兄弟,得到的是一个个友善的微笑,果断放弃了从兄弟们身上获取情报的想法。

  放下手中拿着的东西,石切丸回答道:“是的,姬殿。”

  “那么,麻烦你帮我把这颗痘痘祛除掉吧。”恼羞成怒之下的我撩开了额前的刘海,指着那颗痘痘说。

  我不是不知道这是在迁怒,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记几啊。

  对不起papa,我之后会去道歉的。

  “……”石切丸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脸懵逼地对那颗红艳艳的痘痘行注目礼。

  这是他第一次被人问会不会祛除痘痘,刃身考验。

  “你不会?这也太逊了吧,你这把神刀的招牌不就是祛除脓包吗?居然连个痘痘都祛除不了,啧啧……”我不等石切丸反应过来,一连串的毒舌加吐槽就说了出来。

  “……”石切丸错愕地看着与往常截然不同的审神者,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之中。

  我唱作俱佳的上演了一出独角戏,等我费劲九牛之力,将内心的洪荒之力封印了起来,看了眼四周发现所有付丧神都陷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

  “……”尴尬瞬间席卷而来,我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也不愿去面对这一切。

  石切丸注意到了我的尴尬后,终于悠悠开口:“祛除痘痘我没有试过,但我会尽力为姬殿解除烦恼的。”

  石切丸此刻识相的举动,让我在内心默默给他上涨了至少10好感度。

  “事不宜迟,就现在吧。”破罐子破摔,我光棍的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石切丸过来。

  糙汉不畏惧任何挑战。

  石切丸迈着稳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用分外庄重的态度神情,拿着手中的御币,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话语,郑重地对待着我脑门上的——痘痘。

  因为业务不熟,石切丸花了几分钟,才让那颗痘痘完美消失。

  我摸了摸脑门,不吝啬赞美之词,夸赞道:“万一辣鸡时政倒闭了,papa可以去考虑开家美容院,肯定会很火爆的!”

  “谢谢,姬殿的夸赞……?”面对这副模样的审神者,石切丸一时适应不过来,只好顺着审神者的意思道谢。

  “乱酱——”

  “嗨!”

评论(3)
热度(3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