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83.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3.
  五虎退迈着小短腿,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热情的招待着俩位兄长,寒暄的差不多了,他推了推一旁的药研藤四郎。
  “药研尼,骨喰尼和鲶尾尼就交给你了。”五虎退略显强硬的给药研藤四郎安排了工作。

  不能让药研尼继续抱着奇奇怪怪的想法了,要尽快把药研尼搞定,要是惹出了事情,主人肯定会惩罚药研尼的。
  “……好。”药研藤四郎怔了怔,随即答应了下来,在动身前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一期一振的后脑勺。

  这位‘兄长’从进入锻刀室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给出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模样,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看着审神者不说话。
  一期一振敏锐的觉察到了有人瞥了他一眼,结合现在的情况,立刻推断出了是谁,却头也没回。

  这次不等赤霄提问,五虎退就拿起了几振短刀递给他,笑得特别傻,用亮晶晶的目光看着赤霄,万分期待的喊了句“主人。”
  赤霄索性将剩余的短刀一次性召唤了出来。

  “哟……我是厚藤四郎,在兄弟中被归为破甲武器的刀。”
  “我叫平野藤四郎!如有护卫的工作,请交给我。”
  
  “我的名字是前田藤四郎,长长久久,侍奉于您。”
  “我是信浓藤四郎。是藤四郎兄弟中最被秘密珍藏着的孩子。”
  
  藤四郎短刀们怀着喜悦的心情,伴随着樱花与突兀出现的音乐,语气或轻快或认真的说着各自的入手台词。
  “你们好,我是你们的主人,赤霄。”

  “主人……”信浓藤四郎不等五虎退拉住他,就格外兴奋的冲上前,“就这么告诉我们真名不怕被神隐吗?”
  赤霄看着信浓藤四郎那双红绿俩色的异色瞳,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回答道:“如果你们能够做到的话。”

  “我会努力哒!所以,大将我能藏进你的怀里吗?”说完,信浓藤四郎十分期待的看着赤霄。
  “不可能!”

  信浓藤四郎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个踉跄,全靠厚藤四郎的及时伸手,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迷茫之中,循声望去,信浓藤四郎瞪大了双眼,看见形象与他认知里的一期尼完全不一样,以为是眼花了,用手揉了揉眼睛,几次反复之后,发现面前的刃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才不可置信的高呼出声:“一期尼……?”

  五虎退用手捂住信浓藤四郎的嘴,扳过他的脑袋,确保视线对准了之后,对他摇了摇头,小声地在信浓藤四郎的耳边说:“一期尼不喜欢我们这样喊他……”
  在看到其他藤四郎短刀失落的眼神之后,五虎退露出一个腼腆羞怯的笑容,补充道:“我们可以在背后悄悄的喊一期尼,不要惹一期尼生气。”

  “好吧……”信浓藤四郎在一期一振冷漠的态度之下,只好失落地接受了这一现实。
  听着那边的动静,赤霄扬了扬眉,视线在脸色莫测的药研藤四郎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最终看向了角落里无动于衷的一期一振。

  时刻盯着赤霄的一期一振自然地与其对视上了,嘴唇几开几合,无声的说了一句话后,赤霄会意一笑。
  他俩的小动作和默契的言行举止自然没有瞒过其他刃,表面是阖家欢乐的假象,底下暗潮汹涌,不用言语,仅仅一个目光就透露出了各自的势在必得。

  笑面青江仗着除赤霄外没有人看得见他,挨个凑近观察他们的神情举止,内心暗暗惊奇。
  为了争宠,各自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不是碍于赤霄的吩咐,恐怕早就你死我活了。
  
  这可是无论哪方的本丸都少见的一种情况,说出去可能会被当做黑暗本丸中最危险的那种立刻肃清掉。
  或许,那些审神者们该庆幸在座的本灵都与他们本丸的分灵切断了彼此之间的所有联系,否则的话,啧啧……全体暗堕可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呢。

  至于本丸内的刀剑付丧神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包括他。
  嗤,当然是因为物似主人形。

  在即将碰触到山姥切国广的时候,被似真似假的一挥手,导致笑面青江一时无法近身观察他了。
  “呵呵。”见此,笑面青江发出诡异的笑声。

  山姥切国广置若罔闻。
  笑面青江看着这振与众不同的山姥切国广,不断捣鼓出奇奇怪怪的声音,婴儿的啼哭,女人的笑声。

  刚刚显形的秋田藤四郎吓得眼泪盈眶,躲在鸣狐的身后瑟瑟发抖,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握着手中的短刀,警惕地看着四周,信浓藤四郎趁机跑到赤霄身边,悄悄牵起了赤霄的小指头。

  不等一期一振做出反应,赤霄就阻止了。
  “笑面青江!”忍无可忍,山姥切国广眉眼间尽是冰冷,出声呵斥。

  笑面青江不知从哪里找了个椅子坐着,懒洋洋地支着下巴,有气无力的应声:“嗨嗨,我就在这儿。”
  “停下你的小动作。”山姥切国广说。

  “为什么?”笑面青江的回答无辜极了。
  “很吵,吓到那些小孩了。”山姥切国广指了指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短刀们。

  “唉呀。”笑面青江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然而他却没有如言停下小动作,没心没肺的说:“正好可以锻炼锻炼胆子嘛,你看,原本最胆小的五虎退都不害怕了。”
  他也是仗着一期一振不会庇护这些短刀,才会这样做,至于粟田口的另一位监护人,威胁不大。

  双方僵持不下,藤四郎短刀们手足无措。
  最后是喝茶老刃莺丸打破了僵持的气氛,目光瞄向笑面青江所在的位置,气闲神定的制止道:“青江殿,别闹了。”

  “看在莺丸殿的面子上,我就不闹了。”笑面青江还是挺给莺丸面子的,依言停止了屋内的鬼哭狼嚎声。
  山姥切国广在心里给笑面青江记了一笔,等着日后偿还。

  在一边的角落里,压切长谷部和巴形薙刀的争执声越来越大,引得大家的侧目而视。
  压切长谷部的神情越来越激动,巴形薙刀神情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俩刃旁若无人的对掐了起来。

  “……让给我。”
  “我拒绝!……咳,还是要主自己来决定才可以……”压切长谷部的嗓音拔高了几个度,响彻云霄。
  
  这句话成功的将在座所有刃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赤霄也难得的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除了回声以外,锻刀室再无其他声音。
  这位新人很大胆,压切长谷部也很大胆。


——
被黑恶势力包围的藤四郎短裤hhhhhhh
还有我暗搓搓期待已久的回想

评论(6)
热度(5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